内地基金决策机制存在两大问题

    从近期公布的2002年第四季度基金投资组合看,基金整体的操作策略是以减仓为主,因此,可以基本上断定:基金在“1·14”行情中处於一种相对踏空状态。在去年的“6·24”行情中,基金也是明显踏空,行情启动之后才开始追高却高位被套。
  那么,造成基金这种踏不准节奏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主要是它的投资决策机制出了问题。
  基金投资决策机制概况
  目前,各家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决策机制一般是这样的:基金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拥有各项投资事务的最高决策权,负责决定公司所管理基金的投资计划、投资策略、投资原则、投资目标、资产分配及投资组合的总体计划。基金经理作为基金公司的投资部门人员,负责投资决策委员会的投资计划。这是目前国内大多数基金公司实行的投资决策机制。
  这种机制的最主要特点就是投资决策委员会具有最终的投资决策权力,而基金经理的权力则有所限制,他们的权限主要是在投资决策委员会确定的仓位中选择一定股票进行建仓的权力。
  决策机制导致基金慢半拍
  这种决策机制之所以不适应目前的市场形势,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这种投资机制不太适用於目前国内的证券市场。中国股市目前还不是一个成熟的股市,仍是一个“新兴+转轨”的市场。尤其是近些年,由於制约股市发展的一些根本问题,如国有股减持、全流通问题等已经到了一个非解决不可的程度,在这种背景下,任何有关这些政策变化的传闻都会影响到行情的发展。而在这种投资机制下,基金公司在每年的年初和年中都会对其后的总体投资做出一个预测,然后,再依据这个预测进行具体的投资计划,这往往错失了市场机会。这也是“6·24”行情之后,基金增仓被套的一个最主要原因。
  其二,这种投资决策机制对基金经理素质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而现在的基金经理素质还难以达到这个要求。
  在投资决策委员会规定一定仓位的限制下,基金能否跑赢大盘与基金经理的市场感觉有很大关系。如果基金经理的市场感觉良好,就会在相对的弱势区进行建仓,而在强势区,可以减仓操作。这是跑赢大盘的关键。而现在的一些基金经理大多是做研发出身,他们并没有一种特别良好的市场感觉。再加上权力受到一定限制,因此,从操作上讲,它们更类似於一个散户投资者,追涨和杀跌这类手法屡见不鲜,这也是造成基金持仓总是慢市场半拍的一个原因。
  券商操作模式相对较好
  再从券商的角度看,也会发现这种投资决策机制存在一定的问题。券商等机构投资者虽然也会遇到基金面临的问题,但是,它们在操作上要相对好一些,至少从“6·24”行情来看,一些券商是成功出逃了。那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化,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些券商在自营和资产管理业务中,採用的主流模式还是由公司决策层随时调整的模式,再加上券商的做庄模式也并没有改变,这样,他们就会有较大的主动性。而基金就不可能这样。它们的基金规模已经制约到这种投资决策,再加上近一两年来流行的这种分散化投资模式,更加使得这种炒作的节奏难以踏上节拍。
  当然,我们并不是否认目前这种投资决策机制的积极意义。这种决策机制下的基金经理制可以有效地防止基金黑幕事件的再次发生。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既要防止一些联手做庄、高位接盘等事件的发生,更为重要的是要发挥基金经理的积极性,给予基金经理更大的自主性。
  从总体上看,我们认为在当前的形势下,由投资组合反映出的基金投资决策机制还是存在一定问题,不解决这一问题,基金能否跑赢大市还可能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