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银行业发展趋势分析(上)

  一个时期以来,伴随着全球经济不景气,财富缩水严重的形势,人们对国际市场的关注点集中于汇市、股市等资金流动领域,而对投资和资金流动具有重要影响的银行业谈论较少。全球经济金融的资金基础在银行,银行业发展战略与经营水平的变化,对全球生产、投资和国际资本流动与资金效益具有直接的影响。尤其是美国近年复苏迟滞,大公司丑闻迭出,证券市场遭受重创,直接加大了银行经营的风险与压力。全球银行业走向再次引起人们的忧虑。

  全球银行业态势基本稳定,对各国和地区经济发展和国际金融交易起到一定的保障与支持作用,促进了世界经济下降与减速中的相对稳定。但随着全球经济金融环境的变化,近年全球银行业经营步履艰难,全球银行利润受到不利经济环境与信心弱化氛围的影响,已超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的程度。

  美欧主导大势稳定

  总体来看,全球银行业尚属稳定,美欧大银行实力依然突出。2002年全球银行业的发展状况与动荡的金融市场相比,处于平缓状态,受制于经济环境变化,谨慎操作与策略调整成为重要选择。

  全球银行业的核心部分是国际大银行。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国际大银行的资产总额持续上升,税前利润和资本则随世界经济和美国经济的变化有所起伏。国际大银行整个90年代一级资本平均水平为4.51%,而2000-2002年分别为4.86%、4.67%和4.62%,均高于90年代平均水平,保持了趋强的态势。

  尽管2001-2002年美国经济发生较大的变化与调整,但是美国银行业在全球银行业中地位稳固,盈利水平较为稳定。美国银行业整体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稳中趋升。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监管的商业银行的核心资本比率1997年为7.56%,1999年和2001年为7.79%。2002年第一季度则为7.95%,远高于10年前的4%-5%的水准。据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统计显示,2002年美国银行净收入第三季度继续增长233.44亿美元,比2001年同期的173.65亿美元增长34.4%。这些数据说明美国经济下降,银行利润也有所下降,但银行的资本、资产在增长,资本平均回报率依然达到22.6%,高于欧盟国家的资本回报率16.4%。全球银行业依然突出美国影响,国际银行业的发展受到美国银行业相对稳健与波动性的带动明显。

  从欧洲看,欧盟各国大银行的利润2001年占全球1000家大银行税后净利润的49%,比上年的42%有较多提高,状况较好;一级资本比例占到1000家的36%(美国为24%);总资产占44%(美国为16%)。

  近年来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影响了国际大银行的业绩。国际大银行资本资产上升,业绩有所收缩。其一,银行资产增加,规模效益依然是银行实力的重要体现。据2002年英国《银行家》7月份的统计,2001年全球1000家大银行资产总额为39.63万亿美元,比上年37.9万亿美元上升4.6%,而前两年的资产总额仅上升3%。其二,巴塞尔协议作用强化,资本充足率上升。2001年前25家银行的一级资本为6276亿美元,占世界1000家银行18314亿美元资本总额的34.3%,相比较上年为30.4%,两年前为33.1%,这说明各大银行愈加重视巴塞尔协议所规定的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比例。其三,银行业绩萎缩,银行越大亏损越多。2001年1000家大银行的税前利润总额为2228亿美元,比2000年利润总额3170亿美元下降29.7%,降幅超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所造成银行利润14.9%的降幅,并成为近十年来的最大降幅。其中全球最大的25家银行的利润总额减少一半,2000年利润总额为1181亿美元,而2001年仅为635亿美元。2002年主要国家银行业绩有所变化,其中美国银行业出现连续3个季度盈利增长趋势,但第四季度大型投资银行业绩有所下降。由于美国多家上市公司发生财务丑闻以及阿根廷危机的冲击,欧洲三大国际银行———德国德意志商业银行、英国巴克莱银行和法国巴黎银行,相继出现大量坏账,导致盈利水平下降明显。日本121家大银行损失惨重,达501亿美元,占到整体税前利润净额的25.5%。2002年9月份虽然日本7大银行已实现盈利2万多亿日元,但因打呆拨备估计将有3万亿日元,到2002年末日本7大银行预计亏损约1万亿日元,约合近100亿美元。未来亏损趋势将会继续。日本银行业连续多年的亏损,不仅对自身金融体系稳定与信誉具有冲击,而且也导致国际银行业的盈利下降。

  在发展中国家中,银行发展水平差异明显,金融资源趋向集中。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商业银行在全球银行业中的地位依然薄弱,世界1000家大银行按一级资本、总资产和税前利润中排列,拉美、中东和其余国家和地区商业银行合起来也仅占9%、7%和11%,不过发展中国家银行业也在发展。在2002年7月份的《银行家》杂志全球1000家大银行的排名中出现79家新银行,均是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轨国家银行,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轨国家还有41家银行跃进排名100位之列。2002年俄罗斯银行业的发展比较突出。俄罗斯入围1000家大银行的共计12家,有7家银行是第一次入围;东欧有21家银行上榜;拉美有所下降,从43家减少到41家;亚洲从155家减少到151家;而中东地区则从84家增加到86家;东欧地区从95家减少到90家。从入围数量看略有变动,基本持平,说明发展中国家银行业的兼并重组并未成势,而且国家间不均衡差异明显。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非洲地区的银行比经济更加边缘化,难以与国际银行业接轨。

  从资产上升中地区结构倾斜可以看出,全球银行业依然为发达国家大银行所主导。而国际大银行一级资本、总资产和税前利润的比例分配表明,金融资源向少数大银行集中突出。2001年在全球1000家大银行资产总额中,欧盟占44%,日本占18%;美国占16%;三大主要板块占国际大银行整体比例为78%,与上年79%相比基本持平。同时全球银行业一级资本2001年达到18341亿美元,其中欧盟占36%,美国占24%,日本占14%,三大经济体合计占总额的74%,与2000年基本持平。如果三大经济体再加上亚洲(除日本外),则全球四大区域国际大银行的一级资本、总资产和税前利润的总额占同一指标全球总额的比例为84%、88%和82%。

  跨境融资萎缩

  当前全球银行业的另一个特点是,跨境融资转向萎缩,融资结构有所调整。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年报显示,1995年底,国际银行跨境银行债权总计为79258亿美元,到1999年底,该数额则增长到98235亿美元,四年间上升24%,其间,银团贷款总额由3202亿美元,增长到9571亿美元,四年间增长了两倍左右。国际银行跨境债权占全部国际资本流动累计额的54.82%,比1995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到2000年底,国际银行跨境银行债权总计为107644亿美元,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国际银行业2001年跨境融资7290亿美元,2002年第一季度跨境融资总额仅为310亿美元。国际清算银行(BIS)报告银行发放的商业贷款2002年接近零增长。随着利率下降和利息支出的减少,商业银行贷款的净偿还额预计将可能从2001年的260亿美元下降到2002年不到110亿美元,并会在2003年进一步下降。这主要由于外汇汇率波动,增加了各国境外商业银行贷款流入的汇率风险,而各国银行和企业纷纷转向用本币在国内融资,形成外汇贷款和为经常账户融资的需求不旺;加之引入新的风险管理理念与方法,国际大商业银行纷纷用收费业务代替贷款业务,导致商业银行在本币业务方面发挥作用增大,而在对外融资方面的作用有所下降。

  一般认为,银行体系的稳定和业务开拓对实际经济影响颇大;而近几年的情况发展表明,银行业的发展状况与经营效益,对经济信心的巩固更为重要,即对消费投资的实质与心理的支持十分重要。当然在经济不景气时,银行业的不当经营策略也有铺垫风险的可能。因此,无论在经济繁荣或是在经济危机或低速增长时期,金融市场乃至经济体系不致崩溃的信心基石始终在银行。

  另一方面,一个金融体系的运作有赖于经济行为的整体表现,而金融机构则会受到宏观经济变化的强烈影响。2002年以美国经济为主线的世界经济不景气和不确定,也同样直接影响国际银行业的发展,但银行改革创新的效应与经营战略的调整,使得银行对经济的支持度和应对性都有所提升。因此,尽管全球经济和投资环境波动较大,但总体上全球银行业的发展尚属稳定,并各具不同特点。

  美国商业银行调整经营策略,应对经济疲弱制约。伴随美国经济衰退或复苏的激烈争论与实际经济运行的不确定,金融市场信心的弱化对美国银行业的发展趋势制约明显,银行业发展直接受到经济调整的冲击。有迹象表明,美国宏观经济的疲弱正通过消费信贷扩张和商业信贷扩张两个渠道,影响美国经济相对健康的银行体系,突出表现在商业银行坏账增加。虽然2002年美国银行体系较为稳定,主要商业大银行的盈利继续保持增长态势,但由于企业假账的连带影响,尤其是电信、网络公司的收缩,不仅导致美国投资银行业务大幅萎缩,而且美国银行体系的稳定性已经受到明显的威胁,这可能使其在新一轮的经济衰退中,难以为宏观经济提供必要的弹性和缓冲。美国《金融现代服务法案》实施之后,美国银行以证券、保险和银行混业经营的格局在法律上已经建立,但实际运行中,银行早已明显向证券业倾斜,股市与财富大幅度的下跌与缩水,进一步加重经济悲观氛围,而且使银行利率风险和信贷风险管理更为谨慎;各商业银行不断收紧信贷条件,且部分贷款开始恶化。为此,2002年美国银行业面对新的经济环境和企业的困惑,实施了必要的经营战略策略的调整。主要举措在于,银行谨慎发放企业贷款,实施更为严格的审贷程序,并收取较高的贷款利率;对信用风险采用信用衍生工具加以化解;加大消费贷款力度与范围,以汽车消费贷款刺激经济复苏增加收入;银行更为重视与改善客户关系,并购重点也转向零售银行业。因而美国银行业在周期性低迷中,基本保持稳定,银行体系没有出现动荡。鉴于银行在经济放缓和衰退时期对于放款所采取的谨慎策略于经济影响较大,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不得不出面表示:各商业银行对信誉良好的客户继续提供信贷对经济增长稳定具有重要支持,而不必过分收紧信贷。

  日本银行业改革意识上升,但沉疴难调。2002年日本经济依然不景气,日本银行体系继续处于灰暗状态,但日本有关当局的改革意识和思路已经显现积极迹象。伴随日本股市加大下跌,日本政府连续出台维持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举措:日本中央银行出资购买商业银行股票,日本金融监督厅的“产业再生机构”与商业银行回购上市公司银行股票相配套。日本中央银行2002年12月1日开始直接收购银行所持股票,日本央行称,此举的主要目的是减少银行持有的客户企业的股票,减轻股票下跌对银行经营的冲击,以维护日本金融体系的稳定。截至2002年12月31日,日本央行共计向银行购买了1500.7亿日元(12.6亿美元)企业持股。根据日银的股票购买计划,从2002年11月末开始,该行将在1-2年内向银行购买约2万亿日元股票。同时日本联合金融控股公司将新成立一家子公司,旨在接受该集团对小型企业的坏账,这是在商业银行自身层面处置不良债权的一种做法。

  日本央行的举措一方面表明日本资金规模实力,另一方面也显示仅以资金干预解决汇率或股市的问题,并不能从根本上推动日本经济,综合性的改革对其更为重要。日本政府2002年11月末公布的银行改革草案要点。其内容主要是金融体制委员会将在6个月内决定向银行业注入政府资金的新框架;政府将迅速制定措施,确定银行业在2003年3月结束的财年的折现资金流量;2003年财政年度对主要银行进行新一轮特别检查,未能改善贷款自我评估的银行将受到严厉处罚;以外部审计评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等。但日本银行业改革依然受制于巨额不良债权的制约与牵制,所有改革难以很快奏效。2002年日本官方公布的银行不良贷款已经达到52.4万亿日元,占GDP8%左右。不过伴随改革措施的宣布和初步实施,也出现些许利好的迹象,2002年上半年,日本银行亏损出现转机,4家大银行业绩飘红,截止2002年9月底盈利2万多亿日元。随着日本经济的衰退与复苏艰难局面,加之外围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日本银行改革将艰难前行。

作者:景学成 谭雅玲 来源: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