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让中国汽车福祸同生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金融、汽车、农业,本是假想中遭受冲击最大的三大产业,然而2002年的中国汽车业却是一派红火景象,东风汽车利润高达60亿元,创下历史记录。

  一年过去,万般变化在平静如常中悄悄孕育。2002年,中国汽车业重组声潮此起彼伏,一汽、上汽、东风,三大集团从“做大”切入或从“做强”下手归根结底都图谋在2003年车业竞争格局中“称王称霸”。

  重组篇之一:中国汽车业合资、重组的巅峰故事

  背景、内容:2002年6月14日,天汽集团和一汽集团联合重组,天津夏利股份有限公司84.97%股权中的60%被天汽集团转让给一汽集团,一汽集团成为天汽夏利的控股方。重组天汽,一汽拿出了45亿元,15亿元用于改造天津华利;之后的8月29日,一汽、丰田签署全面合作框架协议。

  重组经典评分四星半

  一汽——天津——丰田

  “天一合作、天一无缝”

  从丰田社长奥田硕在回日本的途中突然动心要把NBC平台引入中国开始,到丰田会长张富士夫和一汽总经理竺延风握手为止,无论是规模和影响力,还是谈判的复杂曲折程度和酝酿的时间,一汽-丰田的全面合作协议都达到了中国汽车业合资故事中前所未有的巅峰。

  事件的起源,可以总结为“丰田主谋、天津辅助、一汽乐见”。早在2002年春,一汽天汽重组消息刚刚披露的时候,一汽总经理竺延风就向几家媒体透风,称“没有此事”,而通过各种上层管道传递出的可靠消息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天一案已经进入倒计时”,它的幕后主持人就是丰田。丰田中国总代表福部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也表示“天汽和一汽是家事,就算有人想‘改嫁’,也轮不到丰田这个外人说话。”然而,汽车业主管部门的领导马上对记者表示“没有丰田这个外资在里面牵头,这件事根本办不到,重组的基础就是技术和资金,光靠国内的企业达不到这个目的。”终于,人民大会堂两次见证了这个结果:天汽和一汽实现重组;已经完成对天汽的购并,继而购买了四川旅行车80%股份的一汽水道渠成地和丰田完婚。事件的进展则可以总结为:“丰田赢大头、一汽赚长远、天汽能保级”、“天一合作、天一无缝”。

  在一汽——丰田这把大伞下,天津丰田、天津一汽顺利产下“威驰”、“威姿”两个孩子,但两款车的销售网络用的都是丰田和天津夏利的资源,一汽红旗和一汽大众的展厅自然不会有丰田汽车的影子,但是为什么一汽不为新婚燕尔的丰田找个卖车的好“巢”呢?这只能有两种解释:一是丰田想单干,但碍于政策还不行;二是丰田向一汽开的价,一汽难以答应,双方还没有商量好。

  有一件事,一直没有被透露过,天津丰田本打算在威驰下线后的2002年10月27日举行银企合作贷款服务的签字仪式,但由于各种条件没有谈妥,这个协议推迟到今天也没签成。业内权威人士称,金融服务是丰田的软肋,因此丰田想先推迟到央行的汽车金融机构管理办法正式出台;现在这个办法就要面世了,丰田又想看看一汽财务公司出什么牌,然后再按照一汽和丰田的合作关系框架,向一汽要求加入一汽的金融服务网,但当初的框架定得实在着急,这项关键的内容并没有太多涉及。所以,还得先把这项新合作重新加进去。一来二去时间就拖下来了。这件事说明:一汽和丰田的合作堪称“色味俱佳”的大餐,可是少了销售网络和金融服务这两个重要的配料,这项重组还称不上“营养丰富”,天津一汽的蒋宪平也承认,“存在的问题和需要磨合的地方还很多”,好在一汽和丰田都下决心要做大做长久,框架也有不少内容可以在事情出来以后再补进去。

  重组篇之二:中国汽车界第一个“中中外”模式的诞生

  背景、内容:通用汽车中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五菱阳光下线前几天,终于听他们的老总墨菲先生谈起了一段类似电影情节的故事:在上汽——五菱——通用三方合作谈判协议签字之后,墨斐和五菱公司的老板把自己的名片撕成了两半,然后再把半张名片交给对方,并且相约,不到成功的那一天,谁也见不到另一半名片。这个从未向外界透露过的传奇故事,结果肯定是圆满的,因为墨菲先生既然讲到了这个故事,那么他也一定拿回了那半张名片。

  上汽、通用、五菱于2002年6月9日签署三方合作相关法律文件,2002年11月18日,中国汽车界第一个“中中外”模式合资企业———上汽通用五菱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柳州挂牌。

  微车行业五分天下,柳微居其一。上汽通用五菱提出依靠柳微自身在微车市场上的固有份额,充分利用上汽、通用在资金、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加快产品结构调整,以期在市场竞争中赢得主动。

  重组经典评分:四星

  上汽——五菱——通用

  微车必胜思想上的三方赌注

  中中外的格局可以说是走过弯路之后开创的一个先河。通用公司该项目负责人陈实说,如果当初B股收购获批准,就不一定有今天的中中外模式了。而今,通用依靠上汽和五菱的重组在先,实现了自己的占领中国微型车市场滩头阵地的初衷。因此,这项合作可以总结为“上汽增加了赚钱途径,通用开拓了未来市场,五菱借兵有望夺回微车王座”。

  总体来看,擅长资本运作的美国通用长远利益最大。通用中国公司总裁墨斐表示,要将新公司与通用其他的合资公司予以同等重视,三方合作,就是要把上汽通用五菱打造成微车领域的第一名牌。

  上汽也把五菱绑上了自己五年规划的战车。上汽集团总裁胡茂元在解释上汽参与三方合作的初衷时强调,“更重要的是,它使各方看到了在中国市场合作的必要性和共赢互利的前景。”

  重组篇之三:拯救山东大宇

  背景、内容:2002年12月20日,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通用汽车中国公司、上海通用汽车公司三方以各占25%、25%、50%的股权比例,共同出资9亿元收购原山东烟台车身制造公司的全部股权。上海通用占股50%,是此次兼并的主力,这次动作的一个结果是,通用汽车广受欢迎的别克赛欧小型汽车2003年5月将在山东烟台生产——至此,上海通用有了新的产能为10万辆的生产基地。

  重组经典评分:四星

  嫁接赛欧

  上汽——通用——大宇烟台结果

  这是在拯救山东大宇项目的被动行为中施展的主动行为艺术。嫁接赛欧使得上汽-通用-大宇的合作在烟台结了第一个果。

  但是有消息称,山东方面在烟台车身制造公司上投资14亿元,而上海方面一共才花了9亿元就收购成功,等于打了7折,圈内人对此心存“是否使山东国有资产缩水”的疑虑。

  上海通用总经理陈虹解释说,上海通用此次收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收购股权,一种是收购资产,山东的资产是投入14亿元多一点,注册资本是9亿元,另一部分是从其他筹资办法获得的,但是股权是9亿元。陈说,上海通用采用的是收购股权方式,收购后把全部债权债务承担起来,这样,山东的国有资产并没有缩水。

  影响这个重组项目的问题还有烟台那个发动机厂,在组装了一批蓝龙之后,只是在本地用10万元的价格试销了一批,之后就不再提了。陈虹说:“这件事我没跟韩国人谈过。如果谈成,蓝龙肯定不做,它是大宇一个很老的产品,原来也是SKD(汽车散件进口组装),他们原来没有什么投入。”

  重组篇之四:东风日产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背景、内容:2002年9月19日,东风和日产签订长期全面合作协议,宣布将协力打造一个国内首家拥有全系列的卡车、轻型商用车和乘用车产品的中外合资汽车公司,新公司定名为“东风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风”)。

  在“新东风”中,日产将直接投资与85.5亿元人民币等值的美元,获得50%股权;而东风对另外50%股权的取得则没有现金投入,而是投入品牌与设备等无形资产和有形资产,以及相关子公司的股权。另外,日产还将在2006年以前,陆续投入200亿~300亿日元专门用于中国产品开发。

  日产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兼CEO戈恩表示,这是日产汽车在海外最大的投资之一。东风汽车现有资产中80%纳入了重组范围,70%纳入了合资范围,苗圩说,“除去与PSA集团和本田合资的资产外,几乎所有的资产我们都已经拿了出来。”

  评分:三星半

  东风日产、东风PSA

  一方锲而不舍一方心存疑虑

  人们对东风日产这家新公司的关注现在主要集中在双方的分歧上。大家原本要等东风日产2003年1月份的开业大典,但是日产的人却说“这个仪式只能等到开春再说了。看来,东风日产并未谈完。接近国家计委的一位权威人士称,东风一直在向计委建议,希望能把“2005年前,逐步放开并允许外资在华销售汽车”这条政策的关键词放在“逐步”两个字上,2003年就要见行动。计委却坚持认为,关键词在“2005年”,不到这一年就不能放。东风之所以纠缠于文字游戏,是因为日产的犹豫,而这种犹豫正是来自于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在销售上的分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东风内部人士称,“十六大以后,重组成果备受各级政府重视,但是在政府高层对汽车企业重组的印象分里,一汽丰田比东风日产高,这在客观上也会影响苗圩、竺延风在各自集团的未来地位。”

  可以推断,日产在看到了东风和PSA的谈判结果,特别是看到标致和雪铁龙两家销售分立时,心里存下了顾虑。东风内部人士从一个侧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了日产和东风争夺董事会席位的这条消息,“有可能,因为没有得到东风更多的好处,日方一直在要价。”苗圩曾在十六大期间表示“老裁判遇到了新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言外之意,他迫切希望有关部门突破外资销售权这个篱笆。为什么?因为这关系到日产的决心。“日产社长戈恩是想用技术和投资换回东风庞大的资产存量作为自己的桥头堡;而东风的想法是用市场的诱惑力换取日产的技术和投资,换取的东西不一样,双方的分歧就在这里。”市场的东西太虚,也比较遥远。战备时期兴建的东风十堰基地在武当山区,交通不便,机场不好修,但是许多设备搬出来又无法保值,这种情况下,日产肯定只想要最好的设备。

  苗圩本想用开放外资销售后中外产品混销这张牌吸引日产,并且把这一条写进了协议里。却无奈始

  终拿不到通行证。和PSA签约后,标致和雪铁龙的销售网果然没能打通,倍感遗憾的不仅是PSA,也包括等在旁边的日产。它感觉到东风的筹码越来越少了,所以它要求增加发言权。

  这位人士分析,摆在苗圩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自己干,二是完全交给政府处理。按照这位少帅的品性,肯定是走第一条路。在这个时候,精于计算的日产如果太强调董事会7席变9席的问题,只能把苗圩逼到向日产摊牌的地步,包括在品牌上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只用“东风”的。

作者:记者 张炤虎 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