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要不要推倒重来?

  中国现行的《公司法》计划经济和国企主导色彩浓厚,公司自主权未落实,激励规则没确立,投资者权益无保障,民事责任被忽略,加上入世竞争对中国公司的发展构成巨大威胁。因此,《公司法》应推倒重来,面向市场建立新法。

  适应“有进有退”

  公司是经济的细胞,经济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如果细胞不健康,甚至出现癌变,社会的稳定发展就会受到威胁。因此,适应“有进有退”战略的调整,制定一部有利于公司走向市场的《公司法》显得十分重要。

  中国现行的《公司法》颁布于1993年12月29日,距今已经9年。这几年来市场发展创新迅猛,国家、地方政府对一般公司的控制、影响正在减弱,民营公司、股份制公司、集团公司、母子公司、投资公司大量出现,原来以国有公司为主,几乎专门针对国有公司运作的《公司法》漏洞百出。

  比如,《公司法》第75条规定: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应当有5人以上为发起人,而国有企业改成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可以少于5人。这条规定不但对非国有制公司构成歧视,而且严重制约非国有公司向股份有限公司的发展。一些私营企业、民营企业为求转股份制后合法,不得已虚设公司,拆分为多个发起人股东。

  再比如,《公司法》第83条规定:国有企业以募集方式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股份不得少于股份总数的35%。这是国有股“一股独大”的法律根源。

  纵观整部《公司法》,总起来有230条,强调“国有企业”的有50多条,对国有独资公司还专门开辟了章节。

  《公司法》对公司违法责任的追究,绝大部分是追究行政责任(党纪、政纪之类处分)和刑事责任(严重违法时)。可见,原法律的制定者们把“公司”当作了政府的行政机关,满脑子“国有公司”,严重忽略了公司的民事赔偿责任,失去了《公司法》“公平对待所有公司,规范公司组织和行为,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合法权益,促进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宗旨。

  2000年以来,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公司丑闻事件频出,公司法改革的浪潮席卷全球。中国公司改革实践同样变化巨大,许多地方80%以上的中小国有企业完成了出售、拍卖,因此,国内需要重订《公司法》。

  应对入世竞争

  中国公司国家控制、法人控制、母公司控制的多,在入世竞争中,公司国家控制不是优势,这些公司由于责、权、利不明确,市场反应迟钝,往往处于不利地位。比如,私营、民营、外资喜欢和“公家”作生意,因为“公家”大方,不斤斤计较,是大家都不心疼的“唐僧肉”。

  还有,一些母公司与子公司关联交易频繁,子公司、上市公司成了母公司、控股公司的“提款机”。另外一个大量存在的现象,就是政府任意干预公司的资金投向和经营管理,一些上市公司募集到资金之后,行政领导对董事长发号施令,领导的“摸脑工程”“政绩工程”使许多公司的资金投向朝令夕改,董事长开始是有苦难言,最后是顺势而为,公司搞垮了谁都不负责。

  新《公司法》应阐述公司的自主权力有哪些,要明确对干预公司真实注册权、管理决策权、资金自主投向权、人事机构安排权、财会如实记录权等的个人、组织、法人记录在册,由于干预给公司和投资者造成直接或间接经济损失的,干预者要负民事赔偿责任,后果严重的要负其他法律责任。

作者:苏敏 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