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倒挂”成医疗产业发展瓶颈

  首都医科大学最近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近六成的医生在“如果外资进入,给予更高的报酬”情况下,愿意放弃目前的工作;不想放弃者,其主要原因是“年龄过大”。这个结果,不免让人产生疑惑,“看上去很美”的医生们难道也有苦衷?
据北京现代商报报道,在一些中医院,一次针灸的价格是4元,按摩一个部位的收费是20多元,经验丰富的老中医为跌打扭伤者按摩一次的费用还不如洗浴中心按摩工按摩一次赚的多。可是,北京市中医医院的骨科的梁建新副主任医师说:“以骨按摩科的医生来说,必须经过中医学院5年的系统学习,掌握了解剖学、经脉学等基本理论,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
医疗服务价格难以体现医生价值的现象不仅仅出现在中医院,在一些西医院也成为院方和医生们的苦恼。长久以来,对医患矛盾,舆论多指向药价虚高、医生开大处方赚取“回扣”这个焦点上。然而,与居高不下的药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刚及成本甚至不及成本的医疗服务价格。这种“医药倒挂”的现象已经成为社会共同关心的问题。
——医疗服务价低成发展瓶颈

目前,医疗服务收费价格刚刚可以抵消成本价格甚至不足成本价格。业内人士认为,医疗技术服务价格最能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这种劳动的风险程度大、技术含量也很高。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医疗服务价格如此之低呢?“之所以出现部分医院服务价格低于成本价的现象,是由医院不存在成本核算造成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该将成本核算概念引入医院,以此来降低成本,使医院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海淀医院于小千院长说。
据了解,目前医疗服务价格低廉主要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各个医院的挂号费相对较低,最好的专家门诊的挂号费也不过14元钱,而每个号医生只提取2角钱,如果按一个医生一天可以看40个病人来算,他一天的挂号费收入是8元钱。一个月下来,也就200元左右。一位医生甚至幽默地说:“我看一天的病,还不如开一盒抗生素呢。”对一个医生来说,一天看40个病人的任务量非常繁重,这需要付出相当多的脑力和体力劳动,特别是一些年纪相对大一些的专家级医生。
在协和医院,两个票贩子公然在挂号处向来者兜售他们的“专家号”:“小姐,200元不贵,我都卖出去好几个了。”但是,如果通过正常渠道挂这位专家的号只需14元。我们不难想象,2角和200元是一种什么样的对比。在同仁医院,也有类似的情况。
其次是已经执行了多年的手术收费标准。从一些医院了解到,做手术时需要使用的器械、棉纱价格已经翻了几倍。而阑尾炎切除术等手术的收费却一直没有变化。“最重要的是,手术不只是对患者意味着一种风险的存在,对医生也一样,如果你不站到手术台边,你是无法体会这种风险的。”一位普外科医生如是说。而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一位有着多年实践经验的医生做一台胃大部切除手术,其价格竟然比不上美容院的一次面部美容。
另外一点就是医院的床位费相对也较低,这种收费标准是物价局统一规定的。协和医院、301医院是本市住院床位费最高的,其价位是24元/天,北大医院是22元/天,友谊医院是20元/天,海淀医院是18元/天。而所有的住院患者都可以享受24小时热水、电暖、洗浴、清洁等服务。
——药品差价支撑医院运转

据报道,目前医院的收入由三个部分组成:药品差价、医疗服务收费和各项检查以及财政拨款。可以这样说,以药养医仍然是医院的生存之道。尽管目前一些大型医院已经采取了某些措施来降低药费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例,如北京积水潭医院和天坛医院等。但是据统计材料显示,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药品的收入仍然占到医院总收入的50%左右,一些小型医院更是占到了60%以上。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据了解,目前政府给公立医院的财政拨款占医院总收入的2%左右,而一个三级甲等医院不但要承担临床治疗工作,还要承担教学、科研等工作。“仅凭财政支持,医院连生存都成问题。在今年,京城多家医院都按照卫生管理部门的要求完成了门诊楼或者病房的改造,动辄几百万的资金从哪里来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

北京前门同仁堂店的经理贾文生也介绍,同仁堂下设的医疗部所收挂号费为20元/每人次,实际上这些费用远不够租店面以及医生的交通等费用,同仁堂的做法是将这些挂号全部作为外聘医生的收入,而药店本身将从药品收入中获益。和其他的一些中医院相类似,同仁堂也必须用药品的差价来填补医疗服务带来的亏空。

——收入不合理导致人才流失

由于工资太低,一些医生选择了离开医院,另谋出路,他们率先成为富裕阶层中的一员。一位已经离开医院的医生道出了自己的心声:绝大部分医生都是低薪阶层,如果仅凭工资,养车买房娶妻生子还要赡养老人实在是艰辛,低收入是催生收取药品回扣的主要原因。即便是能够收取药品回扣,年轻临床医生不安心工作,医学人才流失现象依然非常严重。

目前的很多在读的医学专业的大学生对自己未来的工资待遇也不无忧虑。“我们这几年学得这么辛苦,可看到很多前辈们的工资水平,也许出国才是最好的出路。”一位正在抓紧时间准备托福GRE考试的中国医科大学的学生说。友谊医院普外科的李定纲博士说:“外资医院进来的时间指日可待,仅仅因为待遇这个问题,就有可能导致大批人才纷纷流失。重视人才不应该是口头说说而已。”

面对如此情形,一位老专家不无担忧地说:“优秀医学人才对我国的医学科学进步有着决定性的作用,收入得不到平衡,大量年轻、优秀的医学人才因此流失,这给我国的医学事业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据悉,在各个医院,越是优秀的年轻的优秀医生,辞职、出国、改行的越多。有关方面的专家也在呼吁:医院管理部门应该采取相应措施,改善工作环境留住优秀人才,否则这些人才的流失将对医院的发展产生很不利的影响。

——拉开价格标准满足分层次需求

很多就医的患者都在抱怨医生的服务质量太差,而医生们自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无论如何现在不是某个人凭着自己某种信念努力工作就能改变全局的时代了,物质生活对每一个人都同等重要。如果一个人觉得他的付出没有回报,天长日久,他会怎样呢?”人民医院一位医生这样反问记者。许多医生都认为院内医疗服务价格的改革远远滞后于院外的物价涨幅,这就导致医生的工资收入与其高风险、高技术含量、体力脑力劳动繁重、与人民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等职业性质不相符合,他们的价值没有在工作中得到体现。

“医生一上午可能需要接待几十个病人,怎么能够细心回应每位患者的疑问呢?”一位医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但是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一些在“洋医院”供职的国内医生,其服务之耐心细致与其在国内医院的态度截然相反。原因是他们在“洋医院”里有着不菲的收入。

最近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经济状况不同的患者对医疗需求已经表现出明显的层次,既有低档需求,也有高档需求。为此,一些专家这样建议:现在这样“一刀切”的收费标准,应该尽快调整,医疗服务的价格距离应当适当地拉开,以满足不同的医疗需求。例如,根据不同的消费群体,设计不同的医疗服务标准,以满足各个层面的需求;低收入人群可以享受基本医疗服务,富裕阶层可以获得质量更优、价格更高的特需医疗服务;医疗收费标准不应该单一化,三级医院与一级以及社区医院之间,应该有所区别,这样才能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更好地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