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车激增不是危机是商机

去年底,有汽车业内资深记者撰文指出:“2003年是中国汽车的春天”。春天要来了,家用轿车不再是人们“踮起脚才能够得着的果子”了,应该欢欣鼓舞才对,可记者最近却听到了另一种声音,一些人认为,私人购车增长过快,导致交通极为拥堵,所以大城市应该多学上海,适度控制汽车总量。

如何看待大城市私人购车的快速增长?如何协调私车激增与大城市交通拥堵之间的矛盾?这是记者近来思考的一个问题。

实际上,换个角度看,私车激增与城市拥堵并非不可调和。因为其本身就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化解矛盾的过程,就是变危机为商机的过程。没有这对矛盾,城市发展的步伐就要慢一些,或者说根本就不会有大的发展。

以北京市为例,我们粗算一笔帐,北京现有机动车近200万辆,其中私人汽车110万辆,去年净增20万辆,按照国家有关部门的规定,每年车主要交纳20亿元车辆购置税(按每辆车均价10万元计算),4亿元的车船使用税(按每辆车200元计算),24亿元养路费(按每辆车1200元/年计算)、17亿元的停车泊位费(按一半车辆需办理停车泊位证明,每辆车1700元计算),粗略算下来,一年下来税费收入有60亿元之多。没有汽车的增加,从哪里收这些钱?而用这些钱修路架桥和增加停车位,不仅能缓解交通,同时可以通过投资拉动GDP的增长,扩大需求。

在这里我们要特别关注的是:一、上面这些钱收上来后究竟干些什么?我们发现,这些钱并没有全用在城市建设和改善汽车消费环境上,一部分转作其它用途,甚至有小部分落入了小群体或私人腰包;二、用收上来的税费修的道路该不该继续收费?比如北京修四环路、五环路的钱中相当一部分是在现有车主的养路费上增加的(北京的养路费比外地略高),四环路不收费,五环路是同样操作的,为什么要收费?

除了以上直接为政府增加税收外,汽车的增加还带动整个北京社会的发展。在与汽车直接相关的方面,有汽车销售业及服务业。上世纪90年代以前,北京汽车经销商数量才二三百家,如今已达到近2000家,年销售额为200多亿元,汽车维修企业上千家,一年的营业额也有100多亿元,此外,汽车信贷、汽车保险、汽车装饰、汽车救援等相关服务行业也应运而生,不仅为政府提供了税收,而且扩大了就业,据不完全统计,北京从事汽车及相关行业的从业人数就有数十万人。

在与汽车间接相关的方面,汽车的增加还拉动了北京市房地产业、商业、旅游业的发展,没有私车,北京郊区的经济适用房就卖不动,没有私车,开在四环路、五环路边的超级商场就不会爆棚,没有私车,北京周边的旅游景点也就会少人问津。

面对私车增加带来的交通拥堵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政府有关部门也很着急,经常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比如上海,最近连续召开两次会议,专门研究如何缓解交通拥堵问题,结果是领导提出来要三倡导:倡导政府领导经常坐公交车、倡导领导上下班拼车、倡导不开特权车。细想下来,这三个倡导其实执行起来很难,即使一段时间在严格管理下执行了,交通拥堵也未必能够缓解。为什么?因为单纯研究交通拥堵只是治标之策,要治本,就得将汽车发展与交通拥堵放在一起综合研究解决,用市场经济的办法求得汽车与城市的协调发展。

观念一转,思路便豁然开朗了。有了新观念,同时坚持“取之用车、用之于车”的思路,相信汽车与城市的发展就会越来越协调。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迎接“中国汽车春天的到来。”


作者:孙勇 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