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临国际金融新挑战

  在2002年美元对西方主要货币持续走软的过程中,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事实上形成了人民币跟随美元相对西方其他国家货币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相应地增加了中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在中国出口退税政策力度难以继续加大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相对水平的调整对于中国外贸出口具有现实意义。 
  回顾2002年国际金融市场表现,我们无法不迷失在“不确定性”中:国际外汇市场不确定———美元强势不再,欧元、日元前景难测;国际股票市场不确定———美国跌风不断,欧洲、日本股市风雨飘摇;国际经济体系不确定———西方成熟市场金融丑闻层出不穷,新兴市场陷于金融危机的水深火热。因此,对于国际资本流动的结构性变化进行确定无疑的分析和描述,可以为我们把握2003年国际金融市场前景提供借鉴。   
  资本流动三点变化 

  2002年,在全球经济停滞的背景下,国际资本市场进入了低速增长时期,国际资本流动呈现如下结构性变化: 

  一、国际债务工具市场波幅加大。以季度数字计,1994年以来国际债务工具市场私人净发行额的最大跌幅集中在2002年第三季度和第一季度,分别为下降1654亿美元和636亿美元。 
  二、国际股票市场持续低迷,国际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条件急剧恶化,融资规模扩张受到明显遏制。根据彭博资讯估计,2002年全球股票发行数额锐减30%,全年为660亿美元,是过去4年来的最低点。 
  三、国际直接投资锐减,国际购并降温。根据联合国贸易发展会议的估计,2002年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将从2001年的7350亿美元下降到5340亿美元。在国际资本流动规模急剧下降的同时,国际购并的缩减更为可观,根据汤姆逊金融公司(Thomson Financial)的统计,2002年第三季度企业宣布的购并金额总计为2554亿美元,较第二季度的3327亿美元下降了23%,较2001年同期的4482亿美元下跌43%。  

  四、国际资本区域结构出现重大调整。2002年,美国股票市场一蹶不振,导致国际资本分流,美国资本流入增长速度下滑,尤其是欧元区对美国的直接投资和股票投资净流入额自2001年起一直到2002年前6个月连续下降,债券投资则由此前的净流入美国转为净流入欧元区,三者合计计算,自2001年到2002年前6个月,欧元区对美国的各类资本净流入恢复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水平。  
  金融市场三大趋势 

  国际资本流动的结构变化直接影响国际金融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国际资本流动总额增长速度减缓及资本流动性下降后,同样数额的资本跨境流动对汇率的相对影响程度明显放大,国际债券、国际股票等组合投资在汇率的决定因素中的地位有所上升,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之间流动的国际资本的影响力更为显著。因此,在新的国际资本流动结构的作用下,2003年国际金融市场将表现出如下波动趋势: 

  一、国际外汇市场汇率波动性继续上升。国际清算银行根据汇率日平均高低变化超过2%的天数在总交易天数中的比例计算得出的汇率波动性数据表明,美元对欧元、美元对日元和日元对欧元三对货币汇率的波动性均在上个世纪末叶达到历史性高峰,尤其是美元对欧元汇率在不到两年间经历了由0.4%到21.5%的剧烈变化,其汇率波动性急剧放大。2003年,影响汇率波动的因素更为复杂,汇率波动性可能进一步上升。  
  二、国际主要货币汇率与资本市场变动的相关性继续加强。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在1975至2000年的25年间,股票市场指数的月回报与该国名义汇率指数有明显的相关性。其中,日本、英国、意大利等国为正相关,而美国、德国和其他一些欧洲大陆国家则为负相关。2003年,由于越来越多的国际资本以证券资本形式流动,随着国际资本流动在汇率波动中的作用持续上升,国际资本市场状况对国际外汇市场汇率波动趋势的相关性将继续上升。 
  三、实际利率差距将成为外汇交易的驱动力量。由于全球股票市场普遍不景气,国际投资者格外青睐国际债券市场,固定利息收益的金融工具吸引力大为上升,传统的以利率差距为主要盈利来源的交易模式再度风行,国内利率水平相对较高的国家的货币可能受到市场的追捧。   
  中国经济影响分析 

  首先,根据我们的测算,中国出口商品总值与国际贸易总额和当期人民币汇率保持正相关,因此,国际金融前景分别从贸易总量和相对汇率水平两个方面对中国贸易出口产生影响。 
  从贸易总量看,由于美国经济复苏力度有限,世界主要经济体系可能继续保持低速增长态势,国际市场的商品需求不会有很大增长,将为中国商品出口带来一定的难度,2003年外部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可能继续弱化。 
  从相对汇率水平看,在2002年美元对西方主要货币持续走软的过程中,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事实上形成了人民币跟随美元相对西方其他国家货币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相应地增加了中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在中国出口退税政策力度难以继续加大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相对水平的调整对于中国外贸出口具有现实意义。 
  其次,在资本流动方面,尽管美国经济可能有所恢复,但深受各类企业丑闻打击的美国金融市场信心仍然有待恢复,国际资本对美国市场的投入仍然保持谨慎,估计部分国际资本将继续寻找新的投资领域,相应加大对新兴市场的投入。这一方面有利于中国利用外资,另一方面可能会有部分游资利用中国资本账户管理的漏洞流入国内市场从事套利活动。此外,美国股票市场持续下跌严重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又不利于中国企业在境外上市集资。  
  第三,美元对西方主要货币的汇率变动趋势可能会对中国的内外经济平衡产生一定的影响,为此,我们应对美国金融市场动向保持高度的警觉,尤其是对于美元汇率下滑的长期性要有充分的估计,并在储备管理及人民币汇率制度安排上准备必要的预防性措施。 
  第四,国际石油市场价格变动可能对中国国内经济运行产生新的影响。目前,由于中国原油净进口量偏高,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变动开始影响国内成品油市场价格。未来一段时期,中东局势的变化将直接引起国际油价波动,在中国尚未建立一定规模的石油储备的情况下,中国进口石油的供应安全面临挑战。


作者: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 鄂志寰 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