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里雾里看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自2000年后期逐渐陷入衰退以来,“何时复苏?”始终是美国乃至世界十分关注和不断讨论的问题。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几乎总是有两派不同的看法。乐观的与悲观的,积极的与消极的。相应的经济指标、现象与措施也是并行存在,虽各有消长,但一直未能出现一种压倒性或决定性的走势倾向。对经济前景作预测判断的人,不分官民,基本上是各取所需,拣一些支持自己论点的数据指标和政策措施来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就拿眼下的美国经济情况来说,开出积极的和消极的因素清单并不困难。积极清单里有美国今年第三季度GDP增长年率达4%,美国经济的先行指标长时间来首次出现鼓舞迹象,美国车市和房市一直比较红火,美联储已经12次连续降低利率,为40年来最低,布什政府的削减所有税措施已经开始兑现,如此等等。

  但是,消极因素的清单几乎也是一样的长。比如第四季度中从感恩节到圣诞节里全年购物的最主要季节,但今年销售不旺,有人估计第四季度GDP增长年率仅及2%。目前油价飞涨,而且随着伊拉克局势进一步紧张,油价还要看涨。融资成本虽低,但大多数美国企业仍然不敢进行资本投资,裁人多、雇人少,失业率仍在6%左右。美国政府的减税政策受惠者主要是富人,对他们花钱消费影响很小,而急需用钱的穷人则没有什么减税受益的可能。

  从美国放眼世界,除了日本以外的亚洲有起色外,欧、日、拉美都不景气。因此,美国经济在2003年的前景仍旧是雾里看花花不明。

  尽管如此,我们也来尝试换个角度做一点分析。

  首先,上世纪90年代积累起来的经济泡沫,经过两年多时间的经济衰退和软弱复苏,应该是大体上基本破灭了。这个过程拖得长,力度小,也同样反映出衰退的温和。最新的研究表明,企业的库存已经明显降低。目前虽然没有大量进货补仓的行动,但客观需求已在积累中。

  再说,美国经济新一轮的强劲增长,依靠传统产业已不再现实。汽车、住房和日用品等产品和服务在此期间得到了国内和国外的充足供应。高科技提供的新产品和服务是希望所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对高科技企业及其股票的疯狂追捧的确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并使得美国的风险企业和风险资本受到了重创。

  但是,不断有材料表明,美国高科技的实力和成就,留存下来的人力资源和基础设施,还只能够为市场提供大量的新产品和服务。但因经济仍然不景气,消费者优先考虑衣食住行的基本生活需要,投资者裹足不前。市场缺乏推动力,未能冲过“死点”,产生有力的良性循环。

  制约着市场推动力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主要的一个是格林斯潘反复提到的“地缘政治因素”,也就是美国政府要攻打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战争,它是当前美国经济复苏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如果明年1月或其他较早时候,美国真的挟雷霆万钧之势的优势兵力和开口进攻伊拉克,而伊拉克还手无力,战争在数周内比较干净利落地结束,那么美国经济这一大不确定因素就不复存在。

  或者,假如美国政府明年1月或2月正式宣布,用非战争非武力手段来解决伊拉克问题,达到其“倒萨”和改组政府的目的,对美国经济来说,同样是去除了这一大不确定因素。这两种情况都不是不可能的。

  但问题是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攻打伊拉克战争进展不顺利,萨达姆政权来个“鱼死网破”,施展出一切手段,在人员伤亡、能源供应、环境破坏、恐怖行动方面出现灾难性的后果。那样一来不仅美国政府“吃不了兜着走”,美国经济也必然雪上加霜、出现许多新的困难。不过,现在看来美国的准备越来越充分,萨达姆政权在国际上也日趋孤立,第一种或第二种可能性逐渐增大。也许这样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经济局势的明朗化。


作者:复旦大学 周敦仁 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