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区域经济在比拼中发展

在刚刚过去的2002年,对中国来说可以用“丰收”来形容,不仅是因为国内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好得出人意料”,而且全球经济不景气,中国经济却给了世界以信心。这一年,世界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中国——继2001年国际奥委会把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交给中国北京后,国际展览局在2002年12月又将2010年世博会的主办权交给了中国上海,中国经济的双“引擎”将带动两大经济圈飞速发展。 

而一直处于战略先锋和改革前沿的珠三角也亮点频闪,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石化项目落户广东惠州,全球第四大石化城将破茧而出,然后是五大机场实现“互联”,大珠三角走向融合。而随着青藏铁路建设取得进展,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等重大项目的开工,西部大开发开始提速。中部的城市则以资源型城市转型为实践,并取得初步成果。

2002年的中国经济,可以说是各区域经济在比拼中块状式发展的综合体。

东部:长三角崛起

回顾2002年,人们的目光投向最多的是上海,以及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地区,“发现长三角”、“长三角崛起”等等就是这一年里人们发出的感慨。

在这个包括上海、苏南和浙东北15个主要城市在内的长江三角洲地区,虽然只有不到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但现在却集中了近半数的全国经济发达县,聚集着近百个工业产值超过100亿元的产业园区,还有数千家巨人型企业。截至目前,长江三角洲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年进出口总额占全国的30%。世界500强企业,已经有400多家在这里落户,合同利用外资总值已超过1500亿美元,有专家预计,未来十年内将会有十万个外商投资项目在这里开花结果。

可以预计,借助“世博效应”,一个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城市群,将在本世纪的最初几年内快速崛起,从“国家级”城市群跃升为“国际级”,进而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更有专家分析说,长江三角洲有着庞大的民营经济基础,它的崛起将是中国下一步市场经济的中坚,在未来竞争中最具优势。

南部:珠三角觉醒

在长三角崛起,而且越发引人注目的时候,就有人断言,长三角将引领中国经济,一直处在战略先锋和改革开放最前沿的珠三角在政策优势丧失的情况下,将不断走衰直至没落,其地位和作用被长三角所盖过。甚至有人认为,一个企业要做大时,肯定要离开珠三角,而在长三角落户。2002年的确有很多台资发生转移,江苏的苏州地区就是一个台资高地,昆山就是一个最亮的亮点。

不过,就在珠三角地区承受着巨大压力甚至迷惘的时候,人们又发现广东在中国未来的经济版图上的地位依然不可小看。不久前,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中外合资项目——中海壳牌石化历经十几年的艰苦谈判,终于落户惠州,总投资43亿美元。这项投资让整个珠三角经济会增添一份新的光彩,惠州将成为继美国休斯顿、荷兰鹿特丹、新加坡后的世界第四大石化城。目前,珠三角的电子、医药、建材的产值已居全国之首,纺织业居全国第二,彩电产量占全国1/2,家用电冰箱产量占1/3,家用洗衣机产量占1/7,原油和天然气约占1/10。“珠三角”地区对广东经济贡献率达85%出口达90%,珠三角以它占全国0.43%的土地和1.8%的人口,创造出占全国8%的国内生产总值。

种种迹象表明,以广东、香港、澳门三个支点构成的“大珠江三角洲” 经济圈正在加速形成,三地经济融合、合作升级的步伐正在全面加速。  

西部:大开发提速

2002年的西部,一个个标志性工程相继开工,一些重点工程取得重大进展,可谓大事不断。

5月27日,西部大开发重点工程“西电东送”中的“川电东送”工程正式合闸运行,四川省的电力开始通过2500多公里长的线路向上海、浙江等地输送,标志着中国电力联网、全国电力资源跨地区配置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7月4日,西部大开发又一标志性工程西气东输工程正式开始建设整个工程实行全线对外开放,全面对外合作,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中外合作项目,也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更加向世界开放的象征。

12月20日,铁道部部长傅志寰在北京宣布,青藏铁路建设取得重大进展,2003年有望越过昆仑山。

就在西部一批重大基础设施的开工建设和取得进展时,西部大开发战略也就在加速推进。这是西部发展的必要条件。但是,如果借鉴东部和南部两个三角洲的发展经验,西部也需要一个像上海和广州的“龙头”,需要一个“领袖”来带动地区经济的发展。以城市为龙头的经济发展区域化模式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下一步的新趋势,这种经济结构超越行政区划,完成对一个地区的资源、产业链整合和分工,以区域经济的形式出现,这也是经济全球化结构。但问题是谁能够像上海一样具有如此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从西部的现实来说,重庆作为西部惟一一个直辖市,具有其他省份所不具有的体制优势,理所当然地应该担起这一重任。不过,对于目前的重庆来说也有其难处,重庆建市时间短,而且在农业人口占相当大的比重,城市化严重滞后于工业化。看来,重庆的担子还很重。

需要提醒的是,正如国务院在总结三年西部开发的实践时所提到的,西部开发要吸取东部沿海地区的经验教训,一开始就要高起点,发展高科技产业,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北部:环渤海调整

按理说,在中国没有一个地区有京津地带这样优越的城市发展平台。而成立于1986年、由京津领衔的环渤海经济区,是中国最大的工业密集区,但是现在,它已经滞后于珠三角洲和长三角洲的发展。有专家指出,“整个京津冀北地区都面临挑战”。

北京经贸委一位官员日前透露这样一个事实:2002年全国形势一片向好的情况下,北京却相反。上半年,北京9.1%的经济增长率低于其他四个直辖市,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下降1.9个百分点。

这位官员称,一个地区经济结构的合理性对一个地区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他说,经济结构调整和消费结构调整需同步进行,只有适应消费结构调整才能真正抓好经济结构调整。而在结构调整方面,汽车无疑是北京以至天津地区2002年的一出重头戏,先是天汽与一汽重组, 接着就是北京与韩国现代合资建厂。

尽管环渤海经济圈在有的专家眼里相对长三角和珠三角要滞后,但在奥运这个“超级引擎” 的带动下,环渤海经济圈仍然具有强大的发展力量。

有专家指出,北京以其与政府高层沟通的便利、政经信息传播的快捷而成为跨国公司中国总部的首选之地,同时成为国内各行业公关代理机构的俱乐部。

2002年10月,《北京朝阳口岸与天津海港口岸直通协议书》签署,京津口岸实现直通,使北京有了自己的“出海口”。在2002年年底,以机场为主业,跨行业、跨地域的大型企业集团——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成立,首都国际机场和天津滨海国际机场为主要成员。舆论认为,直通协议书的签署,使天津港功能延伸到北京。而京、津两地民航机场联合迈出实质性步伐,京津区域经济融合开始走向深入。

中部:资源型城市转型


  资源型城市转型是一个老话题,而这一世界性的难题的破解在2002年似乎变得更加现实和备受关注。

  在2002年召开的全国政协九届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委员们就资源枯竭型矿城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会议认为这类城市转型已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且关系到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局,是当前改革、发展、稳定中必须处理好的一个突出问题。

  据统计,建国以来我国已形成了390多座矿业城镇,其中,20%处于成长期,68%处于成熟期,12%处于衰落期。这些资源枯竭型城镇,再就业压力较大,可持续发展面临严峻挑战。

国务院对这一问题早已有了足够的重视,2001年12月将辽宁阜新确立为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惟一试点城市。经过一年的实践,辽宁阜新经济转型调研组有关负责人日前在北京和记者聊起转型一年的变化时,记者可以感到他们内心的喜悦:转型找到了路子,选准了方向,而且由工业向现代农业转变一年的成果回应了此前有人视阜新转型为“反工业化”“反城市化”和“反现代化”的言论。

当然,阜新转型试点取得初步成效并不代表其他转型城市就能够学习阜新的路子。必须明确,经济转型一定要从当地的市情出发,选择自己的路子。像辽宁的抚顺由煤转向石油,按照抚顺市市长王大平的说法:北方石化城这个概念是基于对抚顺现有工业基础的分析,以及它进一步发展的潜力等方面因素而提出的。究竟转型的结果将是怎样,还要靠时间检验,有一点值得提醒的是,单一地依靠一个产业并不是很安全,市场风险很大,一定要着眼于产业结构的多元化,着眼于城市经济体系的建设。当然,所有资源枯竭城市的经济转型以及结构升级,一定离不开政府政策的强力支持,世界上无一例外。


作者:杨良敏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