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言论:::

 

刘鸿儒:中小板可率先尝试全流通

行情延伸取决于信心。有人说,中国股市的信心问题是投资者的信心问题。其实,更重要的是政府的信心和决心

比较今年和去年国庆节前的上证综指:1396.70和1367.16。这种周而复始的情形让投资者又一次意识到,在制度危机下,中国股市的功能、定位与作用仍呈现着边缘化的特点。

尽管自9月1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强调:抓紧落实《国务院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后简称“国九条”)的各项政策措施以来,资本市场上利益各方的信心出现回升,但未来前景仍不明朗。

刘鸿儒,中国证监会首任主席,亲历了12年来中国股市的风雨历程。他在10月9日上午出席“中国金融理财师标准委员会”成立仪式后,接受了本刊独家专访。

行情延伸取决于信心

中国新闻周刊:9月初,上证综指击穿1300点后,又在一轮政策信号下催生行情逆转,应该说这是一轮政策色彩很浓的行情,那么今后的政策是否会成为行情延伸的主要因素?

刘鸿儒:行情延伸取决于信心。

大家都说,中国股市的信心问题是投资者的信心问题。其实,更重要的方面是政府的信心和决心。

政府有信心解决这些问题,而且确实见诸于行动,投资者就会恢复信心。只有政府践诺,拿出行动,股市的向好才能持续。

中国新闻周刊:9月中旬温总理讲话后,广大投资人对于证券市场的忧虑并未随之减缓,您认为中国证券市场的未来走势取决于什么?

刘鸿儒: 历史上很多次投资者信心受到大的影响就是因为很多重大的基本的问题没有明确,其中包括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问题,如股权分治等。

而今年出台的“国九条”前所未有地系统回答了这些问题,明确了中国股市的发展方向。“国九条”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重大问题都非常明确了。

但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落实。

只有落实到底,中国的证券市场才能稳定和规范,一些历史上遗留的难点和问题就会逐步得到解决。

“国九条”出台之后,国务院针对重大问题组织有关部门成立了六个专题工作小组,其中包括:拓宽证券公司融资渠道专题工作小组;完善资本市场税收政策专题工作小组;积极稳妥解决股权分置专题工作小组;鼓励合规资金入市专题工作小组;积极稳妥发展债券市场专题工作小组;完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呤缘惴矫娴淖ㄌ夤ぷ餍∽榈取?lt;/P>

国庆前有关部门又对落实“国九条”的六个专题小组工作进行了阶段性总结。事实上,与这六个小组所对应的问题如果一一被解决,证券市场的困难就会突破,整个证券市场就会上一个台阶。如果长期拖着不解决,投资者的信心必然丧失。

中小企业板率先尝试实现全流通

中国新闻周刊:有人认为上市公司质量是目前股市的根本问题,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股市的制度缺陷——股权分治才是症结所在,您如何看?

刘鸿儒:事实上,这两个都触及到了问题的根本,都应该及时解决。

我们不应该陷于孰轻孰重的偏执的争论中,浪费时间。上市公司的整体素质是证券市场的基石,万丈高楼如果基石不稳总有一天会塌的。因此,上市公司质量问题需要天天监管,常抓不懈,不能再等。股权分治目前已经有专门小组在解决,我相信会有一个比较乐观的结果。

中国新闻周刊:对全流通问题,政府似乎缺乏信心。从1999年提出到2001年争论到高潮,再到前段时间“以股抵债”方案,投资人普遍认为毫无实质进展,对此问题具体应如何做?

刘鸿儒:现在,落实“国九条”专题小组中有专门针对全流通问题的,他们正在抓紧研究制定相关方法。这也说明政府有决心和信心解决这个问题。

但我们也应看到股权分治问题的复杂性。我个人建议应在中小企业板率先尝试实现全流通。

从中小板的前29家中小板上市公司的股本结构看,属国家控制的股份只占总股本的10%,其中占50%的只有4家,占5%以上的有6家;占1%的有2家,其余17家没有国有股。可以看到,中小板在解决全流通问题、处理国有股方面相对比较容易,对市场压力也很小,完全有条件尽快实现全流通。

发展和规范不能对立

中国新闻周刊:普遍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融资作用比较小,但从资金链的角度来看,资本市场却举足轻重。如果资本市场长期低迷下去,对于中国金融生态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刘鸿儒:首先我想中国股市的筹资作用并不小,中国的国有企业如果依靠政府拨款或者自己筹措资金,改革和发展都会受限制,而通过资本市场就不会受这么多限制了,资本市场的融资规模是不容忽视的。

另一方面,从各国的经验来看,经济结构调整,特别是大力发展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用新技术改造传统工业等,都需要资本市场来推动。

因此,股市低迷对于金融环境的影响非同小可。但同时,我们不能指望股市永远看涨。理论上,股市起起落落很正常,无论哪个国家,都总是牛市熊市相交替,否则也不是股市了。

问题在于,过去中国证券市场总是重筹资,轻管理,轻改革,所以上市公司就出了很多问题,“圈钱”也被称为股市真实写照之一。

事实上,股市低迷并不可怕,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找出根本性的问题。而这些在“国九条”中已经明确了。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股市以前曾有过发展与规范之争,争论的焦点是发展和规范谁先谁后,争论的结果不了了之。依目前的情况是否应突出重点规范股市呢?

刘鸿儒:我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如果不发展停下来,股市长期低迷,问题会越积越多。而如果持续发展了,很多问题就相应的解决了,比如,企业的亏损可能会逐渐变为盈利,呆坏账会变活。

我想要在发展上多想办法,还是发展为主,发展和规范并不矛盾,发展才是硬道理,我们只能在发展中解决问题。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