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言论:::

 

商务部梅新育:建立“价格卡特尔”呼声渐急

    初级产品贸易巨额逆差凸显价格风险 

    近来,一直高位运行的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屡攀新高。如何降低高油价对我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其实不仅仅是原油。随着近年来我国整个初级产品进口连年增长,初级产品贸易逆差也急剧增加,如何规避国际初级产品市场的价格风险,其紧迫性也日渐凸显。 

    商务部研究院梅新育博士指出,建立一套有效的“价格卡特尔”体系,是规避国际初级产品市场价格风险的重要手段。 

    国际价格风险日益显现 

    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成为初级产品净进口国。此后,我国初级产品进口及贸易逆差急剧增加。 

    统计显示,初级产品进口额1998年为229.52亿美元;2003年为727.83亿美元;2004年上半年更高达560.70亿美元。初级产品贸易逆差1998年只有23.5亿美元,2000年突破200亿美元,2003年为379.73亿美元,2004年上半年便高达378.37亿美元,接近上年全年数字。 

    梅新育表示:“我们既要看到,我国在充分利用国外资源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也要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国际初级产品市场的价格风险对我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也日趋明显。” 

    他举例说,2000年国际市场油价波动曾令我国当年GDP增长率损失0.77个百分点;2004年1至4月,中国货物贸易连续4个月逆差,累计逆差107.6亿美元,逆差持续月份之多、逆差额之高,均为10余年来所未见。在此期间,我国进口初级产品363.99亿美元,同比增长139亿美元,增幅高达61.8%;初级产品逆差251.89亿美元,同比扩大132.85亿美元,仅初级产品逆差增量就超过这一时期逆差总额。 

    “规避国际初级产品市场的价格风险,已成为我国对外经贸关系中亟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其中包括两个方面,进口初级产品价格上涨的风险和出口初级产品价格下跌的风险。” 

    避免与反垄断法冲突——确立“价格卡特尔”的合法性 

    为规避国际市场价格风险,在发展商品期货市场、建立重要大宗初级产品的战略储备等方面,人们取得了较为一致的共识。 

    不过,一个矛盾的现象更应重视:通常情况下,大买主或者大卖主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价格走势,但尽管我国已是多种初级产品的最大进口国,如铜矿、锰矿砂等,却只能充当被动的价格接受者,在出口贸易中同样如此。 

    “这表明,我国很有必要在初级产品贸易中发展价格卡特尔,否则规避价格风险的能力将受到极大制约。”梅新育说,“这包括两种形式,一是企业在海外集体采购原料的价格联盟,以增强谈判能力,规避进口价格风险;二是建立出口价格联盟,降低出口价格风险。” 

    梅新育强调说,在推行这一策略时,首先应注意不能和国内外反垄断法(竞争法规)相冲突。 

    因此他建议,在我国将要出台的《反垄断法》中确定“外经贸竞争例外”原则。“成熟市场经济国家均认可这一原则,普遍准许建立出口卡特尔和进口卡特尔。因为这可以使本国企业结合成一个整体在国际市场上开展竞争,避免由于相互竞争而竞相提高进口商品价格、压低出口商品价格,从而改善本国贸易条件,提升本国在国际贸易利益分配格局中的地位。如早在1890年,美国就通过了第一部反托拉斯法——《谢尔曼反托拉斯法》。1918年,该法进行第一次修订,放开了对国内无影响的出口卡特尔的控制,这一条款沿用至今。” 

    梅新育同时提出,也应研究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竞争法规,寻找其中可以用于规避反垄断限制的条款。如在规避海外集体采购制度的反垄断法风险方面,需重点研究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拥有丰富资源的发达国家的竞争法规;在规避出口价格联盟的反垄断法风险方面,则需要研究所有发达国家的竞争法规。 

    推动企业重组、打击腐败——增强“价格卡特尔”的有效性 

    “价格卡特尔具有天然的不稳定性。虽然共同维持垄断价格对所有成员均有好处,但在垄断高价刺激之下,市场份额较小的成员有强烈的动机‘背叛’协议,用稍低于协议的价格私下扩大自身市场份额。卡特尔成员越多,其稳定性越差。”梅新育说,“我国在初级产品贸易中建立价格卡特尔,同样面临一个如何增强其有效性的问题。” 

    梅新育分析认为,低价竞销之所以成为我国出口贸易中久治不愈的痼疾,部分根源就在于企业规模结构问题。鉴于新《外贸法》已生效,企业获得外贸经营权的政策门槛几乎全部取消,如果不采取相应的对策,我国建立有效的初级产品进出口价格卡特尔的难度将更大。“为此,我们需要采取以下策略改变我国初级产品(主要是矿产资源)出口中中小企业所占比重过大的状况,从而增强价格卡特尔的有效性。” 

    他认为,首先是推动企业重组,而决定初级产品企业重组成败的关键又在于利益分配。中小矿产企业之所以占有较高比重、大型矿产企业在生产经营中之所以往往受到地方种种困扰,根源在于利益分配。为此,中央一方面必须对地方政府明显的违法行为予以严惩,另一方面需要在初级产品企业重组中保证、提高地方的收入水平,提高地方政府配合、促进企业重组的积极性,进而兼顾缓解国内区域发展失衡与实现出口收入最大化双重目的。 

    其次是打击腐败。我国不少中小民营矿山企业的部分乃至全部股权实际上属于一些腐败官员所有,这些腐败官员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广泛、深入地干扰采掘业正常经营秩序,不仅导致矿难不断,而且导致中小矿产企业占有较高比重,价格卡特尔难以运作。打击腐败、消除“官矿一体”,将有助于改进我国初级产品的出口经营秩序。 

    “需要强调的是,在发展价格卡特尔时,应当尽力避免完全垄断,尽可能引导形成寡头竞争格局。”梅新育说,“因为一家企业的完全垄断,易产生妨碍技术进步、无限制索取高价、服务态度恶化等副作用。”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