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言论:::

 

姜成康:特零证取消 烟草依然专卖

  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表示烟草的生产销售依然要实行专卖许可证制度

    “今年国内卷烟销量有可能达到3650万至3700万箱,从总体上看,目前国内的卷烟市场已趋饱和,根本不太可能与国外其他烟草公司兴办新卷烟厂或新的合资卷烟厂。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如何让自己更大更强。”

    “特种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取消后,国家烟草专卖局新闻发言人周润增向记者传达出这样的信息。

    面对“特零证取消是否狼来了”的质询,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曾特别表示,取消“特零证”仅代表原有卷烟零售环节中的“两证管理”改为“一证管理”,卷烟市场并未全面放开,专卖制度更没有取消,烟草的生产销售依然要实行专卖许可证制度。同时国家对烟草进出口继续实行国营贸易管理,外烟市场没有全面放开。烟草分销体系不搞股份制,不对外资开放。

    ■全国将有400万零售商户卖外烟

    在我国,烟草的生产、销售和进出口贸易均依法实行专卖管理,同时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制度。卷烟零售商必须持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如果零售外烟,同时还要持有“特零证”,即所谓的“两证管理”。取消“特零证”以前,外烟零售点多为大型商场、宾馆等地。

    2004年1月1日“特零证”取消后,全国将有400多万个持有《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零售商户可以卖外烟了。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有关专家指出,国内“特种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以下简称特零证)的取消实则牵动了整个国际烟草业神经。伴随着国内烟草零售终端大门的洞开,外烟挺进中国卷烟市场的身影将日渐纷繁。

    根据加入WTO的承诺,我国卷烟进口关税税率已由之前的65%降至2003年的25%,2004年,烟叶进口关税也从加入WTO时的40%降到10%。进口成本的降低有可能带来卷烟原材料、辅助材料与国内企业的竞争。一位烟草专家告诉记者,短时间内,名牌洋烟价格高于国产名烟,随着进口成本的降低,不排除其价格与国内名烟持平甚至低于国烟的可能性。

    国家烟草专卖局新闻发言人周润增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以为,特零证一取消,所有外烟都让卖了,国烟肯定就不行了。这实际上有一个概念误区,取消特零证并不意味着专卖制度的取消,国外烟草商并不能在中国建立批发(分销)机构,依旧要由中国烟草进出口集团公司统一订货、采购,按照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配额进口卷烟。”

    记者了解到,在加入WTO议定书上,我国对烟草方面给予了许多例外的规定和保护。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国内烟草市场还将保持一段无人打扰的短暂平静。

    危机总是潜藏于表面的平静之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取消了“特零证”,国内零售商户可以公开经营外烟,这为走私外烟地面化提供了可乘之机。以往出于“两证管理”的苑囿,不少非法销售外烟的行为多是“地下”而为,如今“特零证”取消,国外烟草巨头为了抢占市场对国内零售户推行高返点策略,一些零售户为利益很可能也间接参与“分销”。届时,全国卖外烟的零售商户很可能远远不止400万这个数字。

    ■中国烟草业提前洗牌

    过去的一年,中国的烟草企业过得并不轻松。国家烟草专卖局的资料显示,2003年中国烟草业先后组建了16家工业公司,联合重组的烟厂达17家。全年共关停10万箱以下的小烟厂22家,企业关闭重组总数达39家。目前全国卷烟工业企业由原来的185家减少到90家,原有224家挂杆复烤企业已关停207家,全国卷烟生产牌号由2001年的1049个减少到582个。

    2003年,中国烟草业高强度的洗牌和瘦身运动一直在业内低调运行,用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的话讲,“好好练内功,只有自己更大更强了,才能和人竞争。”基于这样的“手术理论”,2003年,整个中国烟草业遭遇工商分离和兼并重组双刃改革利剑。

    所谓工商分离,即在中国现行的烟草专卖专营体制下,各省级烟草公司将不再身兼二职:既负责本省烟草销售,又负责管理本省卷烟生产企业(烟厂),而是只管销售,不再对烟厂负责。成立烟草销售总公司,将各省公司的烟草销售部分收归旗下,全国统一运作,商业企业与工业企业彻底划清界限,这样,商业企业只需按照市场需求来经营。新成立的中烟工业公司则负责管理卷烟生产企业,由国家烟草专卖局直接领导,级别上和负责专卖的省级烟草公司相同。

    长期以来,地区封锁拖住了红塔、红河、白沙等国内卷烟厂长大的腿。业内普遍的观点认为,如果不是工商不分,红塔、上海卷烟厂、白沙、红河的规模会比现在更大。

    一份调查显示,零售商对烟草公司的满意度全国平均值不到一半,抱怨重点在于烟草公司对货源限制太多,零售商不能做到“按需所购”。相比国外烟草商,只要没有使用,一个电话包退包换。工商分离的实施已经到了不得不为的境地。

    2003年4月3日,安徽中烟公司成立,湖南、广东、川渝、江苏等地随后跟进,截至去年底,全国已成立16家中烟工业公司。

    继工商分离后,烟草企业兼并重组攻势全线铺开。2003年7月,原新郑、安阳、洛阳3家卷烟厂重组成河南新郑烟草(集团)公司,原郑州、漯河卷烟厂重组成郑州卷烟总厂;原许昌、驻马店两家卷烟厂重组成许昌卷烟总厂。

    同样,广东、福建、海南、四川、山东等地,烟草企业间重组兼并各展妖娆。“去年我们说的最多的是兼并重组,工商分离。就像中国人以前见面老问‘吃了吗’一样,好像不说兼并重组、工商分离就有些跟不上时代了。”周润增这样告诉记者。

    ■国烟走向

    “只要一个电话,你就可以换到一整盒香烟,哪怕你的烟盒里只有一支香烟”。这是国外某烟草商推销产品时曾用的广告语。这样的信息反映出这样的事实:国外烟草巨头成熟的销售、配送网络体系一直是国内烟草企业亟待改进的“软肋”。

    周润增同时向记者透露,烟草行业通行现代流通体制在去年已初显端倪。2003年全国36个重点城市的网建开始联动,90%的县级以上城市均已基本形成了集中配送的卷烟营销网络体系。

    “实际上,特零证的取消对国内烟草企业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这没什么不好!”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诠释国烟还将面临的改革阵痛。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