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言论:::

 

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谈做官:无所谓无所求

北京青年报

  2003年6月25日,李金华代表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2002年度中央财政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报告中,被点名批评的有财政部、原国家计委、教育部、民政部、水利部、交通部等,其中,财政部被点名达9次之多。报告在用词上也很少以前的含糊和温和,代之以“疏于管理和监督”等严厉的字眼。这场“审计风暴”的制造者———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面对面》记者的专访。

    政府部门的脸皮都比较薄

    王志:审计报告出台的过程有没有阻力?

    李金华:那当然有,现在很多部门有这么一个特点,就是很多问题你揭露出来,他承认有。你说这个问题要怎么处理,他也能接受,但是脸皮比较薄,不愿意你把报告,把问题向社会上披露,这是最大的难处。

    王志:沟通到什么程度?

    李金华:就是双方把意见都表明了,都讲得很透了,但是最后还有一条,审计有自身独立审计的权力,我认为应该对外披露的,应该向上报告的我还必须坚持上报。

    王志:你们归他管。

    李金华:从这些年来看,我们还没有说搞到这种程度,你披露我的问题,我在钱上卡你。

    王志:转手你还得跟财政部要钱,你怎么能保证公正?

    李金华: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通过立法进一步从体制上去解决。比方说,把审计的经费独立出来。

    王志:你不怕他们?

    李金华:没有什么好怕的,原来项怀诚在财政部(的时候),大家在大的问题上都还能取得一致的看法。财政部的金人庆,是我大学的同学,我说尽管我们是同学,我的眼睛以后要老盯着你了,希望你理解。

    王志:他的反应呢?

    李金华:他很理解,他说大的问题我决不去找你麻烦,只要你查出大的问题,我不会说你什么的。审计就是国家财产的看门狗

    王志:你引用的另外一句话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审计就是国家财产的看门狗。

    李金华:这个话不是我发明的,前德国的审计长叫扎威尔伯格说的,就是说你要通过审计维护国家财政国家财产的安全和有效。

    王志:理智地想一想,有没有“秀”的成分?

    李金华:没有“秀”的成分,事实上就是这样。我觉得我们要忠实于国家的财政资金、国家财产使用的合法有效,要去努力做这个工作,这是我们的天职。

    王志:衡量部长的工作,可能更多的是,你审计了多少违规的资金,办了多少个案子。这让人想起来一句老话叫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内心没有矛盾吗?

    李金华:不是我想发现(大案要案)的,客观存在。如果你去审一个单位,这个单位明明有重大的违法违规问题,甚至经济犯罪,在你眼皮底下溜过去了,我觉得就是我们对人民的一种犯罪。我希望一年到头都平安无事,我最担心是有事,你发现不了。

    王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你不成孤家寡人了吗?

    李金华:严重的违法的经济案件还是少数。所以这点我不怕孤立。如果要说这种孤立是一种光荣的孤立,我不害怕。我每天一个人走路不担心安全

    王志:您坐在这样一个位置上,一天到晚眼睛盯着别人,您就不担心?

    李金华:我现在有十多年了,每天早上坚持一个人走路,有很多人劝过我要注意安全,我不担心。

    王志:如果这个人他可以掌握你的命运呢?这件事你管还是不管?

    李金华:看什么事,我曾经说过,真正涉及到一些重大问题,我会按照我的处理方式,按照正常的渠道去处理这些问

    题。因为我不这样做,我的同事我的下级他也不会赞成。所以我面临两个问题,面临对外我要把事情处理好,我还面临一个对内,你怎么去保护我的审计员积极性的问题,我在这儿拼死拼活地审,到你那儿一句话就没了,那我以后还干什么?

    王志:您在这个位置上坐了19年的时间,就没有想到过要挪一个位置?

    李金华:从来没想过,我可以坦诚地跟你讲,(如果)我向中央提出来我想换个位置我想那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不想离开这个位置,因为在这个位置上我能干很多事,坦诚跟你讲死猪不怕开水烫,就那么回事。我觉得到我们这个年龄,走到这一步,两个,一个无所谓,一个无所求。无所求,还不是讲我对工作无所求,是对个人来说无所求,你还求什么?我觉得现在求得老百姓的理解,我觉得是最大的(追求)。谁来审计我法律上没有规定

    王志:相对于你们审计的上亿的资金,或者上千万的资金来说,吃顿饭我觉得是小节。

    李金华:我同意你这个看法。但是它是个独立性问题,我去审你,然后你请我吃一顿饭,那么外人看了,既然能在一块吃饭,你还能去认真审他吗?

    王志:你们是严格按照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去审,但是有些法律法规它已经过时了,它已经没办法适应这个形势的需要了,这个中间有没有一个尺度?

    李金华:很简单,叫做抓大放小,重在整改,这些年我们反复强调的,审计主要是揭露那些情节恶劣,性质严重,数额巨大的违法违规问题和经济犯罪问题。在西部一个地区,县长对下边工资发不出去,怎么办呢?扶贫资金也好,农用资金也好,来了以后首先归财政先发工资。这些问题对不对?不对,但是我们在处理的时候就遇到一个法和情的关系问题,我就想要我去当县长,可能我也会这么做。你工资发不出去,政府怎么运转呢?社会怎么稳定呢?所以他也没办法。

    王志:那最后的选择呢?

    李金华:这样做是不对的,要纠正,你不能去处罚它,你也不能去处理这个县长,但是如果他把这个钱用去买小车了,吃喝了,甚至去盖豪华的办公楼了,那这就不行,这个非要处理,非要公开揭露不可。

    王志:那谁来审计你们呢?

    李金华:这个问题在法律上没有解决,现在我们是这样的,下一级审计机关的人员离开审计岗位了,那么上级审计机关就来进行审计。比方说将来我审计长离开审计岗位了,谁来审计我,法律上没有规定,但是应该有规定的。 (■文并供图/中央电视台《面对面》)

    精彩对白

    王志:你怕他们吗?

    李金华:有些东西一看就是,老百姓一看就觉得该杀,你说我们能不披露,能不揭露吗?

    王志:你不成孤家寡人了?

    李金华:谁敢说你李金华抓了骗取银行贷款的人,说你是混账?没人说这话。

    王志:你毕竟是官场中人。

    李金华:走到这一步,两个,一个无所谓,一个无所求。

    王志:老百姓的理解你是听不见的。

    李金华:那不见得,我也能听到很多。

    风暴轨迹

    从1998年开始,李金华担任国家审计署审计长,过去5年,在他的领导下,审计署每年都查出了多起大案要案。

    ■1998年,清查粮食系统违规违纪问题,立案2268起,130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1999年,审计三峡移民资金和移民建镇资金,挤占挪用现象严重,审出重庆丰都市国土局原局长黄发祥贪污移民资金1556万元。

    ■2000年,审计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999年国债重点建设项目资金的使用情况。发现挪用国债资金4.77亿元。

    ■2001年,审计贵州省国债资金中发现,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在国债项目招标中弄虚作假造成国家建设资金损失9800多万元。目前,卢万里已受到法律严惩。

     ■2002年,查出中国建设银行广州地区8家支行10亿元虚假按揭;中国农业发展银行8.1亿元资金投资股市,所获收益去向不明。

    ■2003年,查出财政部违反预算法问题,社保基金问题,国资流失问题,掀起2003“审计风暴”。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