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央行再次面临两难选择 8100亿信贷资金是否放闸

江南时报

    “考验”,这恐怕是今年以来央行听得最多的一个词。上两周刚刚创造了公开市场操作的千亿新记录,如今,央行又要为第四季度信贷计划的放与收发愁。

    按照年初的宏观调控目标,央行将今年的人民币新增贷款目标定为 2.6万亿元,而前三个季度下来,贷款仅新增了 1.79万亿元,这意味着,如果央行要达到年初的调控目标,必须在第四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 8100亿元。

    而第三季度,新增贷款仅为 3600亿元,如果第四季度达到 8100亿元,无疑意味着信贷阀门的大幅放松。

    刚刚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固定资产投资速度和 CPI仍在高位运行,而另一方面,企业资金紧张的呼声却此起彼伏。 8100亿元信贷计划放还是不放?央行再次面临进退维谷的两难选择。

    企业资金松紧之辨

    在今年余下的两个多月里,央行是刺激商业银行将 8000亿元的贷款放出去,还是大幅削减今年的调控目标?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不可否认的是,前段时间严厉的调控措施确实对一些应该给予支持的企业造成了影响。国家统计局日前的调查结果也显示,在受访的 3911家企业中,共有大约 56%的企业感到资金有所紧张或严重紧张。

    但另外的一些统计却得出与此并不完全一致的结论。根据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统计,截至 2004年 6月末,虽然经历了宏观调控,但 1276家上市公司货币资金仅比 2003年底下降了 0.4%或 20亿元,而且上市公司货币资金减少并非由于银行贷款减少所致,上市公司借款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增加 1116.7亿元。

    对于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中国社科院财贸所副所长何德旭认为,企业流动资金的紧张程度并不平衡,资金紧张也不是今天才偶然出现的特殊现象。表面上看,企业流动资金紧张,确实有宏观调控方面的影响。比如,在宏观紧缩的环境下,一些企业宁愿削减流动资金贷款也不愿放弃长期投资项目;银行在信贷的分配中,紧缩的流动资金较多,而固定资产投资压得较少,从而造成企业流动资金紧张,并使得这种资金紧张现象更多地打上“受调控之拖累”的烙印,甚至有人把企业流动资金紧张完全归咎于宏观调控。然而,流动资金紧张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企业自身。比如,企业存货的大量增加,企业之间相互拖欠货款严重,甚至企业流动资金被大量用于长期投资。

    通胀压力仍未缓解

    企业的资金需求是决定信贷规模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日益高涨的通胀压力也不容忽视。

    按照有关政府部门原来的设想,从 9月份开始,物价水平将开始逐步回落,但目前看来这一趋势似乎比原来设想的要缓慢许多。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 9月份,居民消费物价水平同比上涨 5.2%,只比上个月回落了 0.1个百分点,已经连续 4个月超过警戒线。

    数个月 CPI迅速上涨,政府部门似乎更愿意以翘尾因素解释,他们强调粮食价格上涨占 CPI中的比重,认为秋粮丰收可能会推动 CPI数据的下降。“但秋粮收割基本已经完成,国内粮食收购价格却十分坚挺。”社科院金融所易宪容研究员认为。“考虑农产品的生产成本和农民生产的要求,粮食价格根本不可能下降。”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袁钢明也表示。

    粮食价格的持续走强,带动了食品价格上涨态势的延续。国家统计局统计数字显示, 9月份,食品整体价格比去年同月上涨 13.0%,增幅比 8月只略微下落了 0.9个百分点。

    更令人头痛的是,一个更大的不确定因素在考验着中国经济。从数月前,国际原油价格一路高歌,直冲 50美元大关,纽约期货交易所原油期货价格数周之内一直在 50至 55美元上下徘徊。“原油价格上涨因素的影响目前还远没有释放出来。”花旗环球金融经济学家黄益平说。

    货币、财政政策悖论

    任何一种选择都不可能十全十美,面临企业的资金需求和通胀的压力,央行必须在信贷的收与放之间做出选择。

    一旦四季度资金放宽,极有可能造成刚刚压制下去的固定资产投资出现更强力的反弹。而事实上,刚刚在 10月份两周时间内,央行就发行票据回笼了近 1000亿的资金,似乎再放松信贷规模恰好构成一个悖论。“中国投资的盘子太大,由于资金的紧张,许多在建工程停工。但政府并不希望出现太多的烂尾楼,这样可能需要将信贷紧缩的局面缓解一下,但会使明年年初的投资数据高一些。”高盛亚洲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说。“时松时紧的货币政策,不通过利率等价格手段,本身容易产生问题,使经济运行缺乏效率。”梁红最后评价说。

    另一个现象也值得注意,由于紧缩财政政策的实施,国库中积累了超过 5000亿的资金。如果按照年初的财政预算,这一庞大的资金将投放出去,这将使第四季度资金进一步宽裕。而这一问题,已经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在日前国务院召开的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强调“尤其要防止铺张浪费,防止年终突击花钱”。但这的确将考验中国政府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运用。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