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金融改革命系基层 必须要有内生的改革动力

瞭望东方周刊

    如果改革是在外力压迫之下推进的,那么一旦压力消失,被改革的金融机构就会以各种方式倒退回去

    "中国银行将不再有科级或处级这样的说法。"10月18日,中国银行总行新闻发言人王兆文宣布。这意味着,中国银行约16.9万名在岗正式员工,将正式取消行政级别。

    也许直到这时,国有商业银行的员工才认识到这场股份制改革是"动真格"的了。

    事实上,与假改革不同,真改革就是打破框框,清晰产权,彻底改变运行机制。真改革必然要求打破原有的利益分配格局。破旧立新,破到谁头上谁受冲击,肯定做不到皆大欢喜。因此,必须搞清楚谁是改革的依靠力量,谁是改革的对象,改革的动力何在?

    必须有内生的改革动力

    旧有的金融体制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问题在于,是真改革还是假改革。

    假改革就是修修补补,改头换面,避重就轻。改来改去,问题依旧,将来还要再改。1998年,数千家城市信用社被合并起来,组建了一批城市商业银行。五六年过去了,许多城市商业银行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变成了下一步金融改革的难点。

    实践证明,把基层金融机构换个牌子,搬个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和国企改革一样,把亏损企业绑在一块只能亏损得更多。假改革无所谓动力。为了照顾各个阶层的利益,就不得不妥协,最终,下级骗上级,敷衍塞责,换汤不换药,改革成了走过场。

    金融体制改革必须有动力,而且必须有来自于内部的动力。只有内生的改革才能够持久,才能够取得真正的效果。如果改革是在外力压迫之下推进的,那么一旦这些压力消失,被改革的金融机构就会以各种方式倒退回去。即使保持外部压力,也难保在金融机构内部产生"抗体"。

    回顾改革历史经验,之所以农村体制改革能够取得伟大成就,是因为农村改革具有很强的内生动力。在改革中农民、集体和国家都得到了好处,实现了"多赢"格局。因此农村体制改革能够迅速推广,并且坚持下来。

    而在金融改革却很难找到让管理层、员工和国家都满意的"多赢"方案。由于任何外部单位都无法确切掌握金融机构的内部消息,如果没有管理层的参与,几乎没有办法推动金融改革。金融机构的改革是否拥有内部动力,要害在于它的管理层,而这也正是金融改革的难点所在。

    第一,近年来,尽管农信社、城信社和城市商业银行的行长、主任们的素质有所提高,但是,严格说来,许多人是"官员",而不是合格的金融家。在地方政府决策的遴选过程中,这些金融负责人的产生并没有真正经过市场竞争。

    第二,即使有些基层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具有金融家的素质,明了金融改革的意义,他们依然处在十分尴尬的境地。他们作为"改革者"必然陷入矛盾与对立之中。他们能否在平衡国家、集体、员工群体和个人利益关系中找到某种能够"走得通"的道路?

    第三,许多基层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对改革心存疑虑,担心在金融改革中丢失既得利益。他们只有依赖现有体制才能取得对未来利益(收入、行政级别和分配资源的权利)的明确保证。改革到了自己头上,积极性从何而来?难怪有些基层金融机构负责人认为金融改革是"过河拆桥",断了自己的前程。如果某些管理人员的目标完全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那么他们介入改革时,很可能阳奉阴违、损公利己,窃取其他产权主体的利益。

    在以往的金融体制改革中,冲突的结果大多以改革者的妥协让步告终。目前,基层金融机构改革的动力主要来自于外部:金融决策层、学界和民间资本。

    改革一方看起来声势很大,但是,实际上被改革者要比改革者强大100倍。由于外在的"改革主体"很难掌握金融机构的业务信息,因此任何力量都不可能脱离基层金融机构内部员工来推进改革。至少也要将部分高级管理人员拉入到"改革者"的阵营中来,才有可能顺利地在原有的金融机构基础上建立新的银行。

    如果把原有经理人员都推到改革的对立面上,基层金融机构内部各个阶层将自动地聚合起来,形成抵制改革的巨大力量。在这样巨大力量的阻止下任何外部机构要推动改革都是不可能的。

    金融改革的风声早就有了,可是在基层金融机构中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应。这说明,从整体上来说,基层金融机构严重缺乏改革的内部动力。如果改革依靠的力量正是改革要弱化或消灭的力量,这样的改革具有逻辑上的可操作性。倘若基层金融机构有维持现状的一线希望,就很难指望在这些机构内部产生改革的动力。总之,改革的关键在于寻找、培养金融机构内部的改革动力。

    方向是民营化

    真改革和假改革的分水岭在于敢不敢触动金融机构的产权结构,能不能实现政企分开,能不能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说到底,就是能不能创建民营银行,而这也是金融改革的另一突破口。

    即使加大外部压力也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基层金融机构都能够改组为民营银行。如果在某些金融机构内部有较好的管理层,业绩也比较好,那么有可能在内部找到改革的动力。

    对于这些较好的基层金融机构负责人来说,他们的目标并不局限于个人纯粹的经济收入上,而是表现在管理岗位的稳定及提升、职业声望的增加、被尊重层次提高、获得员工拥戴等方面,这些目标将限制他们个人作为"经济人"的冲动。可以帮助他们引进民间资本、组建董事会,制订规章制度,改组为民营银行。

    对那些资不抵债、缺乏合格金融人才的金融机构,如果找不到内部的改革动力,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们关闭退出。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强行把这样的金融机构改组为民营银行,很可能把原有的矛盾都带进新的金融机构,使得新建的民营银行先天不足,民营银行将难以逃脱当年城市商业银行的覆辙。

    与其如此,还不如暂时将这些金融机构冷冻起来,另外成立民营银行。新的民营银行在组建过程中具备引进现代化管理机制的内部动力,比较容易实现改革的目标。通过民营银行试点建立、健全金融准入、监管和退出法规。经过数年实践,待民营银行成长、壮大之后就可以考虑通过市场兼并、收购等方式将原来基层金融机构的业务逐步转移给新生的民营银行。

    由于那些问题严重的基层金融机构是压在金融监管当局肩上的沉重的包袱,因此他们把绝大部分的精力放在改造原有基层金融机构身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可是,大部分基层金融机构由于缺乏内在改革动力,是不可能被改好的。金融改革的重点和难点正在这些问题机构。将来如果导发金融危机的也必定是这些问题机构。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隐患,而只宣传那些比较好的机构,难道不是"避重就轻、粉饰太平"吗?

    有人评价两年前关于民营银行的辩论是"新建"和"改造"之争。我们主张新建民营银行,但是并不反对改造原有的基层金融机构。能改就改,不能改就应当新建。在市场竞争中由民营银行来兼并、收购、重组那些问题严重的基层金融机构。在开放民营银行问题上任何犹豫彷徨都是严重的战略失误。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