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中国节能灯欧盟受阻 “三反”背后频现跨国公司

中华工商时报

    本月20日,是欧盟对中国节能灯企业进行反规避调查接受应诉的最后日期。在节能灯行业的对欧出口中,反规避是继2000年反倾销、2002年反吸收之后,中国企业遇到的崭新问题。由于之前的反倾销和反吸收,部分中国企业选择了到第三国投资办厂,从而继续开拓欧盟市场。此次反规避调查,即是冲着这些企业而来。

    但是,截至记者发稿,中国企业中除了厦门东林公司表示坚决应诉、决不后退之外,尚无其他中国企业公开站出来表态应诉。眼看20日的期限越来越近,该案也引起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关注。

    而记者在对东林公司的采访中也发现,欧盟对华节能灯的连番追杀,不但有欧盟对华经济政策的大背景,更有跨国公司影子。按照东林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贾强的说法,东林在其中遭到一系列有计划的、由跨国公司主导的反击和遏制。

    “我们是被大象踩死的。”贾强这样对记者说。

    鹿特丹狙击

    2003年12月27日,一只号码为M SKU826191-6的集装箱运抵荷兰鹿特丹港口,箱里装载的是东林公司巴基斯坦分厂生产的节能灯。

    这并不是东林公司第一次向欧盟出口产品。2000年,中国节能灯被欧盟反倾销,该案终裁之后,高达66.1%的反倾销税,使绝大多数中国企业不能继续对欧出口。东林公司则转战巴基斯坦,在那里开设了分厂,并以此为桥头堡,继续开拓欧盟市场。

    按以往的惯例,东林的客户很快就可以办妥通关手续,将货物运走。但是这一次,情况发生了变化。鹿特丹海关当局没有解释任何理由,就将这只集装箱扣押。经过漫长的等待,海关官员命令打开箱子,对货品进行检查。

    就这样,这箱货物跨越年度,被整整拖延了一个月。2004年1月26日,客户终于将货物提走。

    这次延迟,东林公司额外支付了滞港费、装卸费、扫描费、等待费共计1449.7欧元,而客户因为交货延迟,向东林公司索赔3548.86美元。

    这只是开始。从那以后,2004年1月4日、1月18日、2月1日、2月19日、3月30日、4月6日、4月7日,东林前后共有9批次抵达鹿特丹港的集装箱被滞港调查。这些集装箱,停留在港口的时间最长达40天,最短也有13天。以上滞留造成的直接损失和律师费接近2万欧元,正在谈判中的客户索赔金额超过3.5万美元。

    账面上的损失并不是最重要的。贾强告诉记者,由于屡屡遭到欧盟海关的刁难,欧盟客户已经不敢再下订单,给公司的对欧出口造成极大伤害。

    秘密报告

    在自己的货物被欧盟海关无理刁难之后,贾强开始寻找原因。

    欧盟海关刁难东林公司的缘由,乃是由欧盟节能灯厂商以及相关调查公司向欧盟提交的一份秘密报告。该报告指称中国节能灯企业为了逃避反倾销税,借道第三国,继续向欧盟出口产品。

    在这份秘密报告的发起人名单里,贾强看到了熟悉的名字:西门子的子公司欧司朗。

    欧司朗大大方方地在发起人名单上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另一个调查团成员IRTP公司,贾强了解到,就是西门子、欧司朗花钱委托的,其总经理Marcel F.van Marion,就是从西门子出来的。

    事实上,对东林公司输往欧盟的产品进行无理刁难,就是由Marcel F.van Mar ion一手策划的。“Marcel F.van Marion的背后,就是西门子。贾强肯定地告诉记者。

    一记重拳

    秘密报告的发现,让贾强彻底了解了西门子及其子公司欧司朗全线狙击中国产品的套路,这就是:2000年发动反倾销,2001年抢注东林公司商标,2002年提出反吸收调查申请,同年在遭到中国企业强烈反击之后采取缓兵之法,一方面与东林公司谈判,一方面进行反规避秘密调查,2003年撤诉之前递交秘密报告,2003年年底对“出头鸟”东林公司展开鹿特丹海关狙击。

    贾强知道,最后一记重拳很快就要打来,这就是欧盟发动的反规避调查。

    该来的终于来了。

    2004年9月8日,欧盟委员会作出决定,对在巴基斯坦、越南、菲律宾设厂的中国企业正式立案,展开反规避调查,同时在欧盟各成员国海关对上述国家进口的节能灯进行海关登记,准备征收和中国相同的高额反倾销税。

    在巴基斯坦,中国投资的节能灯企业只有一个:就是东林公司的分厂。

    最开始贾强对胜诉充满信心,因为东林公司设在巴基斯坦的分厂完全是合法经营,并受到巴基斯坦政府的肯定。但是,当贾强力邀一位著名的律师加入这场诉讼时,对方婉言谢绝。原因很简单,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东林公司在上次的反倾销案中未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因此东林方面提供的所有证据有可能不被欧盟官方所接受。

    也就是说,这场反规避官司,东林公司很难胜诉。其他涉案中国企业要想取胜,也会非常艰难。

    但贾强向记者表示,即便是输,也要打到底。

  萤火虫咋办

    多年较量下来,贾强对西门子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他告诉记者,西门子公司去年在中国投入50多亿元,收入300多亿元;在中国取得不俗业绩的同时,西门子抢注海信商标,西门子欧司朗抢注东林商标,西门子欧司朗接连发起反倾销、反吸收、反规避调查,通过欧盟海关刁难反倾销对手,桩桩件件,都是为了将中国产品彻底挡在欧盟之外。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包括东林在内的中国企业不但实力远逊对方,而且处处被动,节节败退,连招架之功也没有。

    如果说西门子是大象,贾强和他的东林公司就如同他们产品的品牌:萤火虫。这场较量,当然力量悬殊。

    贾强说,有一点他非常明白:入世后的中国企业必须走出去。

    贾强又说,还有一点他正试图搞明白:一只萤火虫怎么对付一头大象。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