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经济半小时:揭秘云南临沧市"背毒"村

CCTV经济半小时

    CCTV经济半小时:今年,公安部加大了打击毒品的力度。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如何利用经济手段来禁绝毒品。毗邻中缅边境的云南临沧市被公安部列为禁毒重点整治地区,下面这段画面,是我们记者在当地采访时拍到的。今年9月7日,临沧警方在永德县小勐统镇发现了一起武装贩毒案。我们从镜头中可以看到,缉毒公安与武装贩毒嫌疑人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缴获海洛因29块,重计10多公斤,手枪一支,子弹6发,手榴弹1枚。贩毒嫌疑人在逃跑2天后,被抓捕归案。经过审讯,公安部门发现,抓获的贩毒嫌疑人都来自临沧永德县班老村。班老村因为有不少村民用背篓为毒枭运毒品,所以在云南当地有背毒村之称,那里的农民为什么要背毒、贩毒呢?最近我们的记者翻山越岭,走进了这个神秘的村寨。

  班老村状况

    班老村位于云南省西南部永德县境内,记者从永德县城出发,乘车6个小时,再步行4个小时,来到了班老村村委会所在地班老寨。临沧市永德县小勐统镇班老村支部书记李德仁告诉记者,“我们村与缅甸接壤,从勐统到缅甸一天就到了。所以一些农户在当时生活贫困思想愚昧,到缅甸去打工,上老板的当,经受不起老板的诱惑,人家给3、500元,1000元就冒着生命危险帮别人背毒品。”

    据班老村支部书记李德仁介绍,班老村离缅甸的果敢地区只有40公里,历史上通往缅甸的古丝绸之路就经过这里,随着道路的变迁,昔日骡马喧嚣的班老村,逐渐变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的死角,村民的经济由此变得越来越困难。在建国以前,村民开始把帮毒枭背毒运毒作为谋生的手段,并在当地形成了传统。临沧市永德县公安局政委李云龙说:“村民主要以马仔的形式帮境外的毒枭毒贩背毒品,再贩运到保山等内地去,当时群众举报,班老村基本上家家都贩毒,成了我们永德农民常常贩毒的一种祸害洪流。”

    李云龙告诉记者,这几年永德县破获的贩毒案件中,属于农民帮境外毒枭毒贩,背毒运毒的就占了85%,仅班老村一个3000多人的村庄,因为贩毒被抓的就有90多人。李云龙表示:“ 有的几百元钱、有的几千元钱就为毒枭和贩毒犯运送大量的毒品,这是贫穷所造成的。”

    据了解,班老村在2002年前,人均年收入仅300元,而村民为毒贩背毒运毒,一次就能获利几百到上千元,对于连玉米饭都吃不饱的村民来说,背毒运毒的价钱无疑对他们充满了诱惑,于是班老村的村民不惜铤而走险去背毒谋生,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建国后也没有改变。那么。班老村究竟贫穷到什么样的程度呢?临沧市永德县小勐统镇班老村支部书记李德仁告诉记者,“当时我们班老村60%左右的人都吃不饱,老人孩子连车子什么模样都没有见过。”

    村支书李德仁给了我们这样一组数据:班老村管辖14个自然村,98%是山地,2003年,人均占有粮食仅259斤,人均年纯收入仅380元。是属于典型的贫困村。

    小小的班老村在全国毒品犯罪中,居于什么样的位置?我们可以根据这样几个数字来推算。据公安部门掌握的数字,目前全国有十分之一的毒品来自临沧,临沧的毒品一半来自班老村所在的永德县。而当地最近5年抓获的贩毒分子,又有85%是班老村的农民。班老村的农民之所以铤而走险,去背毒贩毒,当地贫困落后的经济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当地政府也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开始动用经济手段,来帮助农民尽早脱贫。

    经济发展

    记者从班老村村委会出发,往西再走3个小时的山路,便到了班老村的崩龙寨。沿途记者见到的都是郁郁葱葱的甘蔗林。临沧市永德县班老村崩龙寨村民沙开相说:“现在政府扶持开发种甘蔗,现在种甘蔗收入也提高了,每年收入都是5000、6000元左右。

    村民沙开相,家里有4口人,共12亩山地,过去土地都是种的玉米,每亩地收入只有400元,从去年开始,政府扶持他们改种甘蔗,现在每亩地能收入700元。沙开相说:”基本上是翻倍了,现在种甘蔗的都多了,我们寨子有70%、80%的人都种了甘蔗了。”

    沙开相告诉记者,崩龙寨村民大部分的收入来源都靠种甘蔗,政府除扶持他们种甘蔗外,还帮助他们发展养牛、养猪等副业,现在崩龙寨人均收入已经从2002年的300多元增加到600多元。2000年前,崩龙寨能有玉米饭吃的人家就是富裕的,而现在大多数人家都有钱买大米吃了。 沙开相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一些了,收入也提高了,这一两年没有人去背毒了,有钱用了,大家都不去背毒找死了,哪个都想过好的生活,有钱了就不去背毒找死了。”

    在崩龙寨记者见到,有些村民的房顶上已经有了电视接收器,有些村民已经盖起了楼房。沙开相告诉记者,今年的甘蔗是一个好收成,他将为家里添置一台电视。沙开相表示:“条件好了,收入一部分就想买一台电视机改善生活。”

    据沙开相介绍,自从2000年云南省把班老村列为全省毒品重点整治村以来,临沧政府和公安局、扶贫办等有关部门,多次派工作组到班老村,帮助村民改变靠背毒运毒生存的方式,为村民寻找新的经济来源,现在崩龙寨再没有人出去运毒背毒了。李德仁告诉记者,“近几年通过开发以后,毒品整治的宣传,甘蔗开发,多方面工作以后,班老的贩毒情况逐渐减少。”

    班老村支部书记李德仁告诉记者,班老村14个自然村中,现在已经有6个村通过发展地方经济,人均年纯收入从过去的300元增加到了人均600元,彻底结束了背毒运毒的历史,有些村民还积极参与禁毒。5年来,村民配合公安,共抓获毒贩6名,缴获毒品100多公斤。临沧市行署副专员 张中义告诉记者,“政府鼓励村民依托当地的资源优势,发挥当地的资源优势,然后利用我们县里的龙头企业,来鼓励他们种甘蔗,茶叶,来发展经济,实现脱贫致富。”

    现在班老村有剩余劳动力2000多人,为了彻底杜绝村民背毒,临沧市政府正在为他们组织劳务输出,前不久已经向深圳输出200多人。张中义说:“ 鼓励他们去打工,减少去境外贩毒,公安、扶贫办合力攻坚。”

    班老村的农民从背毒到远离毒品,离不开政府对他们在经济上的扶持。最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西部地区毒品犯罪研究报告》刚刚完成,报告中也指出,贫穷是导致西部贫困地区毒品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全国很多地方,也都和班老村一样,通过扶贫,发展地方经济来提高治理毒品的效率。

    全国形势    

针对一些贩毒情况严重的地区,早在1999年,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就把全国13个县市列为挂牌重点整治区。把云南的昆明、大理,广东的广州、深圳定为毒品集散地和周转站,四川的昭觉、宁夏的同心、贵州的盘县、甘肃的东乡定为外流贩毒严重的地区;把云南省内通往缅甸木姐、果敢、佤邦的三条陆路通道和福建、广东、深圳、大连到境外的几条水路通道列为重要贩毒通道,进行重点整治。

    据国家禁毒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在全国重点整治区,政府有关部门都是把禁毒工作作为一把手工程,层层落实责任。把重点整治与发展经济、扶贫攻坚相结合,通过发展经济让当地百姓脱贫致富,从而达到治本的目的。截止到2004年上半年,全国13个重点整治区,已有8个地区有效解决了贩毒问题,不再列入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挂牌重点整治的范围。

    据国家禁毒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1999年至2004年4月,13个重点整治地区共破获毒品案件1903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5866名,缴获海洛因272千克,冰毒1113千克。

    最近,公安部禁毒局在全国范围内,加大了毒品重点地区的治理工作。明天,公安部将在云南召开全国禁毒重点地区治理工作会,商讨根除毒品犯罪的办法。从班老村的故事中,我们也看到,贩毒虽然是一种刑事犯罪,但是它里面包含了社会经济上的原因,只有采用经济手段,改善当地的社会环境,才能更有效地消除犯罪根源,让老百姓远离毒品。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