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中央政府会不会救市?水皮为谢庚仕途感到担忧

中华工商时报

    2004年9月9日,上证指数跌破1300点大关,收报1284点,可以想象的是所有的中国股民的心情都会像“9·9”这个令人难忘的数字一样,久久不能平静。

    报社的同仁问水皮,政府会出手救市吗?

    水皮无言以答。

    9月9日的新浪网上赫然挂着来自新快报和北京晨报的报道,标题是证监会官员谢庚表态,证监会不再搞托市救市。1300点在即,谢庚的表态经媒体渲染无疑等于砸盘。

    谢庚究竟怎么表的态呢?

    谢庚是证监会的监管部主任,报道所涉及的表态是他9月5日在深交所和部分券商座谈的谈话。报道称,谢庚在座谈会前表示,对当前的市场情况,有两种观点,一种是认为市场会像前几次一样在1300点止跌,一种认为现在股价结构和券商流动性不够,1300点会跌破。对此,想听听大家意见,要声明的是,不是为了托市。另外请大家考虑当前市场是先救命还是先治病?谢庚的谈话时间是在9月5日的星期天,谢庚召开座谈会的本身就说明证监会对目前的市场状态异常担忧并不耻下问,先救命还是先治病居然也被当作命题提出来讨论,可见管理层也已经到了方寸大乱的地步,人都死了的话,你去给谁治病?!

    谢庚的声明究竟是托市还是不托市其实是有特定指向的,更何况作为一个中层干部,谢庚根本就没有资格代表证监会发表政策性谈话,这一点谢庚清楚,参加会议的券商也清楚。因此,消息透露在3天以后的9月8日而不是当时,披露内部消息的媒体不是严谨的专业媒体而是都市报且南北同时操作,水皮基本上可以断定,谢庚的表态被券商当作了逼宫的口实。事实上,作为新闻报道,涉及到券商的时候被当事人以ABCD替代,而表达的则基本上是券商的牢骚。比如A基金经理称投资者不愿再玩了,B总裁称这样的会根本就不想参加,多年来证券监管的目标就是到处泄气,已经成了惯性;C券商称目前上市公司的募资规模必须控制,券商的风险被夸大了,银行可以用客户的钱负债经营,保险可以运用客户的资金,券商用保证金却被称为挪用。还有人称,证监会不仅是行业的监管者,更应是行业的保护者,“国九点”在其他行业中算不得什么,“每代人都需要革命”“一代人做好一代人的事”,建议证监会做好这一届该做的事。 

    坦率地讲,水皮为谢庚的仕途感到担忧。

    那么,话讲回来,当大盘跌破1300点的时候,中央政府会不会救市呢?

    要弄清楚中央政府会不会救市,首先要清楚中央政府该不该救市,能不能救市?

    中国股市历史上,政府救市的先例屡见不鲜,较为著名的有1994年的“三不政策救市”,有1999年的“5·19”救市,当然也有2001年的暂停国有股减持和2002年的“6·24”救市。中央政府的历次救市多少都含有纠错的因素,因为中国股市基本上是一个计划性的政策市,尤其是1999年之前其常常不是救市的对象而是打压的对象,打压过头再拉一把,也是宏观调控的应有之意,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即使在成熟市场,政府救市也是正常的,“9·11”之后纽约市场关闭,1998年港府打响港币保卫战,台湾地区的股市发生剧烈震荡时安保基金必然进场护盘。救市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的责任和义务,更何况中国! 

    这是不用讨论的话题。

    问题是现在政府会不会救市,股市是不是到了必须政府出面救市的状态。

    政府救市并不是没原则的,政府救市的前提必然是市场出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投资者出现了非理性的恐慌以至于价值体系被彻底颠覆,市场失去了价值判断。从这两个标准衡量,中国股市目前的确面临着崩盘的危险。 

    迹象之一是新股发行失败。这种失败虽然没有表现为发不出去而只是股价跌破发行价,但是对于中国市场而言意义非同寻常。一方面,由于新股定价由证监会遵循20倍市盈率确定,跌破发行价说明市场中枢已低于证监会认可的价值区域,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股市并不全流通,20倍市盈率已经不算高,新股发行还跌破发行价说明中国公司的前景连成熟市场平均认可的市盈率都达不到,这肯定不正常! 

    如果正常,证监会就不会以新股询价发行方式的改革而借机暂停新股发行;如果正常,证监会也不会对1300点耿耿于怀召开什么券商座谈会讨论先救命还是先治病!

    救市的途径和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未必一定就是宣言和公告。暂停新股发行是一种,搁置全流通讨论是一种,取消增发是一种,甚至停止中小企业板的过度扩容也是一种,这其中的任何一种都不是市场自身的力量能解决的,只有证监会自己才能决定。 

    1996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打压股市的时候也说,20-30倍市盈率是发达国家成熟股市的水平。今天中国这么一个发展中国家不成熟的股市市盈率也达到了20-30倍,甚至出现大批10倍以下市盈率的股价,难道还是个充满泡沫的市场吗?正常吗?

    知道不正常,那还等什么呢?

    股市跌破1300点不应该大惊小怪,是市场行为。但是这个市场5年走了一个轮回,哪来又回哪去,就不是市场行为能解释的,就是截至上半年,中国的上市公司业绩也持续增长了30%以上,更不用说5年中中国的GDP又增长了多少。全球一致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中国股市却徘徊在崩溃的边缘,丧失了融资的功能,这是为什么?这是价值判断的崩溃。重塑投资者的信心,与其说对市场的信心不如说是对证监会的信心。 

    尚福林尚主席,大胆负起你该负的责任。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