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油价上涨催促中国反思 油价垄断何时破?

中国青年报

    国内油价要上涨的传言25日成了现实。北京的袁女士早晨加油时才知道,一夜之间,93号汽油每升涨了0.2元。单位离家不远的她说,得考虑是否应该把代步工具由汽车换成自行车了。

    这是今年以来国内成品油的第三次涨价,而且是汽油、柴油同时涨价。

    几天前在北京的部分燃油销售处,燃油票一次最多只能买1000升。据说因为涨价的传言,零售商为防止消费者大量购进油票而采取了限售措施。

    北京朝阳加油站的李先生说,他们在24日晚上接到通知,油价从25日零时上涨。中间只隔几个小时。从今天加油的流量看,涨价没有对销售额造成影响。

    在我国对油价最有决定权的是国家发改委。它的通知决定,适当提高成品油价格,汽、柴油出厂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40元和220元,零售中准价格按出厂价调整幅度等额提高。

    国家发改委政府网站25日发布的信息分析说,近期国际市场油价持续上涨,8月份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更是屡创新高,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和世界上两大最重要的原油基准价格之一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分别为21年和23年最高点。19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达到创纪录的每桶48.7美元。

    目前,我国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是以纽约、新加坡、鹿特丹三地成品油价格加权平均为重要依据,并权衡市场情况具体制定国内成品油批发价(即炼油厂出厂价)和零售价。中石化、中石油两大石油集团可在国家中准价的8%浮动区间内确定零售价。

    石油一涨价,运输业就打喷嚏

    北京金健出租车公司的刘师傅一脸无奈地说:“油价上涨,对我们干出租的可真不是个好消息。”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车跑一天至少耗油20升,一个月就是600升;每升涨0.2元,一个月就多了120元,这还是最保守的估算。

    “油不可能不加。这几年,油价只涨不落,可出租车每公里的价格却没跟着涨,公司每个月向我们收的份儿钱也没落过。里里外外的损失,全都让司机自己扛着。”刘师傅说,“没办法,今天拉10趟,明天就拉11趟;今晚10点回家,明晚就11点回家,只能加班跑,争取把损失弥补回来。”

    25日上海最大出租车公司“大众出租”的王师傅说:他每天平均要加40升左右的93号汽油,现在每升涨了将近4角钱。这样,一个月成本多500元。月收入3000元至4000元的他说:“公司没有任何补贴,只能自己承担。”

    在上海曹家堰路加油站,一位宝马车主告诉记者,平时加97号汽油,每月要加300升,现在看要多花将近100元。“和停车费比起来,还算便宜的。”

    虽然有消费者可能因为油价上涨考虑推迟购车计划,但今天记者走访的几家汽车销售企业称,一个月油费多花四五十元还不至于影响整体购车计划。

    中国石油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对新华社说,他们对我国1993年至2000年的GDP、石油进口量和价格波动进行了综合分析。结果显示,油价每上涨1%并持续一年时间,就会使我国的GDP增幅平均降低0.01个百分点。

    其中,1999年国际油价上涨10.38%,影响我国GDP增幅约为0.07个百分点;2000年国际油价上涨64%,影响我国GDP增幅0.7个百分点,相当于损失了600亿元左右。

    能源基金会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杨富强博士却认为,油价上涨会对GDP有所影响,但没有必要把这种影响夸大,因为市场有自己的调节能力。

    在杨富强看来,油价上涨也有积极影响,比如让消费者感受到油价上涨的影响,对培养老百姓的节油节能意识,引导消费者选择节能型产品,建立节能型社会都会起到积极作用。比如,开SUV的车对年轻人来说可能很酷,但这种百公里耗油十四五升的“油老虎”,确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当然,也希望油价的上涨能唤起政府、个人对可再生能源的关注。

    也有不少专家提出,我国应当采取多种中长期措施应对高油价,比如建立石油战略储备制度,在严格监管的前提下,建立石油期货市场。石油期货虽然投机性较强,但其对平抑石油价格会产生非常积极的作用。

    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今年曾在多个场合呼吁,我国应尽快开设石油期货市场,以规避国际石油价格风险。

    据统计,去年中国的石油消耗量达2.5亿吨,其中进口石油9112万吨,消费量和进口量均居世界第二位,石油进口的依存度达35%。

    多年来,由于中国对外采购管理体制的缺陷和期货市场不健全,形成了国家采购、内部竞争、互相抬价的局面,中国只能成为国际价格的被动承受者,陷入高买低卖的不利局面,给国家经济带来重大损失。

    郑新立说,尽管中国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但中国对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不到0.1%。这说明中国还没有学会如何在国际贸易中化解市场风险和保护自己的利益。

钟伟:油价上涨不会直接影响中国消费价格指数

    国内成品油价格今天(25日)零时起再度上调,中国社科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钟伟博士表示,这一轮的油价上涨,不会对中国的消费价格指数(CPI)产生直接影响。

    此前有分析认为,国内成品油价的不断上调,可能会推动新一轮的通货膨胀。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亚洲首席经济师陶冬的一份分析报告说,中国将是国际高油价最大的承受者。该报告称,中国和美国的需求增长起了主要作用,欧洲的石油需求则因经济增长缓慢未见增加。

    钟伟解释,尽管消费价格指数是决定通货膨胀的因素之一,但构成消费价格指数的各项指标中,农产品价格的变动起着决定性因素,油价对CPI的影响相对较小。

    有市场人士认为,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是中国经济过热对石油的需求增长造成的。

    钟伟认为,这种说法与事实不符。他说,2000年至今,中国进口石油只占全球产量的约2%左右,中国对这一轮油价走势的影响并不算大。他认为,国际原油市场中存在的各种不明朗因素,如美伊战争,欧、美、亚洲各国争夺石油的战略等,才是影响油价上涨的主要原因。

    最新一期美国《商业周刊》的文章认为,只要国际形势仍然处于紧张状态,油价就会继续维持高位。涉及石油供应安全的突发事件是油价继续攀升的“引信”,一旦发生,油价将被推至更高。

    油价攀升会不会对加息产生更大压力?钟伟认为可能性也不大。他说,中国7月份的消费价格指数为5.3%,但在扣除价格波动较大的能源、粮食两大类商品后,核心通货膨胀指数仍维持在2%至4%左右。这表明现在的货币政策对抑制通货膨胀的作用相当有限。“央行在中长期内加息是不可避免的,但短期内加息的可能性不大。”钟伟说,近几个月来,企业存款和居民储蓄有所下降,央行加不加息要看各商业银行能在多大程度上忍受这一势头。如果银行存款继续减少,央行可能不得不选择加息。(记者 谭新鹏) 

    经济时评:油价一路涨 垄断何时破

  8月25日凌晨,国内汽油、柴油一起涨价。从各地公布的涨幅看,上海高达8%。

    这是国内今年第三次调高油价。国内原油自给率跌至60%左右,国际原油价格一直在高位波动,加上国际局势又不太平,对国内消费者来说,成品油零售价早涨晚涨都是涨,心理准备还是有的。

    然而,同为消费者,对涨价的感受却不相同。个人消费者“肉痛”,但无可奈何;公款消费者除了无所谓,没准儿还嫌涨价幅度太小,若涨幅足够高,街上的私家车就会减少,坐公车出行的岂不是可以减少路堵的烦恼,享受起来更快活些。

    还有两类消费者闻涨价也发愁。

    一类是依赖自备发电机组发电来维持生产的,柴油一涨价,发电成本进一步拉高生产成本。

    再一类是动用补贴政策鼓励企业自己发电应对“电荒”的地方政府,发电成本变高,迫使地方政府支付更多的补贴款。譬如浙江,目前30%的工业用电靠柴油发电提供,那里的企业和地方政府闻柴油涨价,很有可能“心惊肉跳”。

    同样涨油价,国内与国外消费者的感受也不同。国内成品油系“垄断供给”,消费者没有选择权。国外成品油系“市场供给”,同样是涨价,人家却有选择权。另外,只要存在零售市场竞争,各加油站的涨幅就有高低差别,消费者还可通过选择获取涨价条件下的“消费者剩余”。而在国内,消费者则被完全剥夺了建立于选择权基础之上的“消费者剩余”。

    垄断体制下的油价涨,好处都落到了垄断供应商的口袋里。这几年,国内垄断巨头于国际原油市场,每每表现为“买涨不买落”,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可站在垄断的立场上看问题,这却是“最佳”的市场行为取向。何以至此?因为只有原油进价高,成品油涨价的理由才更加充分。

    还有,绝大多数原油进口国均开展原油期货交易,以合理规避油价风险。惟独中国长期不肯设立期货交易市场,据说也与垄断巨头们有关。经千呼万唤,8月25日,上海燃油期货交易市场总算开了市。

    假如从炼油到成品油零售的市场继续不放开,上海这个“市场”要发育也难。什么道理?缺乏交易对象!总不能由几大垄断巨头自唱“独角戏”吧?

    除了公款买油的,其他几类消费者尤感困惑的还有一种怪现象。即涨价总是闻风而动,可当国际油价下跌时,同步降价却老是“拖三拉四”,慢半拍司空见惯,慢一拍也正常,还有无动于衷的时候。

    如今,专家学者的反应也快。与涨价同步,立马开出应对良策若干:譬如石油战略储备要赶紧,进口渠道多元化,期货市场要放开,减少石油依赖程度等等。话都在理儿,可有的远水难解近渴,有的隔靴搔痒,还有的说了等于没说。因为,良策虽好,实施的首要前提,却在于首先打破石油产业链的国有垄断!

    最近几年,垄断巨头们的年度经营报表十分好看,垄断利润呈“爆炸性”增长。只是这个增长不是来源于内部经营管理的改善和生产成本的“动态降低”(需要排除油价的自然增长因素)。

    众所周知,打破垄断(改制)要支付成本,撇开利润增长的正当性与非正当性不计,眼下正是启动改制的有利时机。哪怕整个产业链的垄断格局一时难破,至少在原油进口环节和成品油零售环节,应该放手让民营资本大举进入。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