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缓解经济紧张 虚拟经济可解决国内滞胀难题?

北京青年报

    正当煤电油运全面紧张,管理层为中国经济如何软着陆头痛不已的时候,近来有一个新颖的观点浮出水面,那就是政府应将大量的货币投资导向虚拟经济,从而缓解实体经济发展所引发的经济链条紧张状况。

    正当全国房地产价格走势节节上升,业界内外为这个产业是健康还是已在泡沫中争论不休的时候,有人直言:炒房地产导致原材料涨价,造成经济滞胀,这也是忽视了虚拟经济的结果。

    一时间,虚拟经济这一为十六大报告所论及的全新概念频频走上前台,而事实上上述很多关于虚拟经济的观点与新解均出自近期出版的由青年学者晓林和秀生合著的《看不见的心:虚拟经济时代的到来》一书,书中亮出了一个旨在缓解经济矛盾的全新概念:我们已身处虚拟经济的时代,科学的发展观必须有虚拟经济的内容,应该立足虚拟经济的角度解决目前国内经济滞胀难题。

    除了打通滞胀,更令人感兴趣的是,作者在书中大胆提出“虚拟经济是信心经济”的观点,他们认为定义于股票、期货之上的传统虚拟经济概念只是一种狭义理解,虚拟经济是一个涵盖面更大的广义概念。

    关于虚拟经济的一系列新解受到了来自国内经济管理层,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家的关注与认同。不久前,重庆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就表示说:“全世界范围内,虚拟经济已将并将不断地进入GDP,中国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要把虚拟经济做大做强。”

    虚拟经济正在国内经济圈中升温,那么有关虚拟经济的新解都包括哪些内容呢?虚拟经济又是如何与现实相结合的呢?

    虚拟经济是广义的

    “创造和交换满足人们心理需求的价值,成为今天经济活动的重要特征,这种有别于使用价值的价值定义为虚拟价值,而围绕创造和交换虚拟价值的经济活动就是虚拟经济。”在《看不见的心:虚拟经济时代的到来》一书中,作者为虚拟经济给出了这样的定义。

    很显然,在这样一个定义中,人们的心理需求是概念的核心,相比之下,此前有关“虚拟经济”概念的描述,要么是定位于股票、期货等极端形式,要么是定位于网络经济或所谓虚拟企业这样一些新兴行业上的虚拟经济概念,新定义涵盖的范围明显扩大了。

    来自体育产业的收入数字成为这一新概念的极佳例证。据说在满足了英国人极大心理与视觉需求的英超联赛,一场场比赛总收入所创造的GDP,几乎可以和一个国家所有面包房全年创造的GDP相差无几,这意味着因人们心理需求而带来的财富一点也不逊于物质需求领域,甚至已经超过。

    另据来自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料统计,囊括了整个第三产业和文化产业的虚拟经济在全世界已经超过了实体经济。据说1997年全球虚拟经济总量为140万亿美元,而同期世界各国实体经济总产值之和才只有28.2万亿美元。此外,全世界虚拟资本每天的平均流动量已高达1.5万亿美元以上,约为世界日平均实际贸易额的50倍。

    虚拟经济地位快速抬升,对于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看不见的心》一书作者认为当今世界,在一些发达国家,生产力已经发展到相当发达的程度,物质短缺一经成为历史,一个以创造实物财富为主,并以满足人们实物需求的经济形态,即实体经济,就必然转向一个不但创造实物财富,而且创造附加其上的满足人们心理需求的经济形态———虚拟经济,否则经济增长就无动力。

    相关:

    虚拟经济是信心经济

    号称股神的美国人巴菲特不久前表示:到2002年春季,已经72年没有买过外国货币了,但从那时以来,却不得不在几种货币上做出重大投资,原因在于美国的贸易逆差情况已大大恶化,美国的净价值正以惊人的速度向国外转移。巴菲特建议美国政府向美国外贸商发放进口证书,以遏制贸易逆差。

    “股神真的想卖‘进口证书’吗?巴菲特遏制所谓贸易逆差是假,做强美元是真。”学者晓林认为美国经济是靠信用支撑的,导致美元衰落的原因,不是什么贸易逆差,而是由于欧元的崛起,美国真正担心丢掉的是创造并拥有虚拟价值的垄断权。

    “虚拟经济带来了一场世界范围的信心争夺战,信心比黄金更值钱。”《看不见的心》一书的作者特别提出了这一在新思维模式中诞生的概念,他们认为自告别黄金本位制以来,无论美元还是欧元都不是统一于黄金基础之上的货币,均属于信用型货币,归根到底它们都需要美国和欧洲以强大的信用力量来支撑它们,而维系这一强大信用力量的就是人们对美国和欧洲经济的信心,换句话说,就是人们看中的是目前欧美在掌握虚拟经济主导权和在世界范围内驾驭主流价值观———制文化权方面的能力更强些罢了。

    按照这一最新理论,3年前的“9·11”事件打击了美国经济体系的最致命部分———信心链,正是由于此,之后的美伊战争被认为是美国打响的一场“信心之战”,只不过现在看来通过战争这种方式,美国并未取得预期效果。

    更有经济学家的新近观点与上述推论不谋而合,经济学家王建指出“美国为什么要打伊拉克”,它的核心目的是“错位打击”———明打伊拉克暗打欧元。

虚拟经济是“皮草经济”

    作为一家百年老店,GE一直以顺应世界经济发展形势而闻名,当它做出收购娱乐传媒巨子NBC的时候,其CEO伊梅尔特直言不讳地说:并购NBC看中的是现金流,但令人看不懂的是,在并购NBC的前后,这家百年老店还曾决定收购制造业企业霍尼维尔公司,GE的多方位收购让外界一时难以摸到它的思路。

    “收购NBC,留住了现金流,这意味着留住了财富。”晓林认为在虚拟经济已占美国经济7成之多的情况下,GE必须不断扩大从事第三产业的比例,才能适应美国经济的发展方向。而收购霍尼维尔公司,则是GE又看到在其产业结构中,代表虚拟的经济的第三产业已经超过75%,GE此时必须增加实体经济的比重了。

    “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如同皮和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晓林在书中提出这样的结论性观点,在他看来,光有“皮”或光有“毛”的经济都不是健康的,只有“皮草经济”才是市场发展的方向。

    在提出“皮草经济”的同时,《看不见的心》一书还提出“托盘概念”———要处理人的心理需求与泡沫之间的关系,只有真正的心理需求,而不是泡沫,才能托住虚拟经济的“盘”,股市如此,楼市亦如此。

    《看不见的心》一书作者认为,近年来香港楼市的起伏跌宕是托盘概念的一个活生生例证。众所周知,在香港,地产价格向来是经济的一个风向标,地产价格已经严重背离

    使用价格,更多地体现为虚拟经济,这样一种虚拟价值是对香港作为自由港的一种心理认可,但香港回归后,特区政府开放新地域,扩大楼市规模的做法令股市狂跌,导致香港经济不景气。很显然,香港经济很大程度上与没有托住楼市的盘有关,如果从虚拟经济角度出发,香港政府就不应开发新住宅区,应借回归之机,发展香港的“总部经济”,进一步抬高楼市价格,同时在此基础上,如果需要再考虑开发一些新楼盘,其中核心的问题是要把已形成的楼市托住。

    事实上不久前建设部的一位官员在谈到内地房地产发展的时候说,我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房价很难下降,而且房价大起大落也是不正常的,理想目标是把房价控制在每年上涨3%左右,使老百姓买房与银行利率相比不会亏本。现在看来,这一说法就对托住内地楼市的“盘”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稳中有升的楼市将增添人们对经济的信心,也就是说,只要能把楼市托稳,人们就有信心在其他领域消费,整个经济规模就会做大。但反过来,如果楼市与楼价超过了人们的心理需求,房地产这个大盘子是谁想托也托不住的。

橡皮泥和橡皮囊

    楼市可以托住信心,股市可以虚拟财富,但当下中国的情况是,已经有不少人在大声提醒:涨幅过快的楼市已呈现泡沫,楼市的过热已在一定程度上令钢材、水泥、电解铝等原材料供应紧张。而在另一方面,作为虚拟经济极端典型形式之一的股市,却自2001年后一蹶不振,陷入长期低迷。

    中国遭遇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又一次严重滞胀,更令人头痛的是,粮食价格的上涨拖动整个社会消费指数的上升,当税率、利率、汇率等格局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经济学家们惊呼:市场不能解决所有的社会经济问题,于是政府最终采用了行政干预的办法。

    《看不见的心》一书作者认为采用行政干预是现阶段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办法,但他们同时提出了一个被称为“橡皮泥和橡皮囊”的观点,认为在虚拟经济时代,经济财富似乎由两个联通的大容器盛着,其中一个是由橡皮泥做的,装着实体经济,另一个是由橡皮囊做的,装入虚拟经济,其中只要信心一泄气,橡皮囊就会缩小,原来盛在里面的经济财富(货币)就会顺着连通管流入橡皮泥容器,也就是流入实体经济,这个时候一旦实体经济的增长赶不上货币进入的速度,就会出现滞胀。也就是说,这种滞胀不是因为货币发行量失控,而是由于原先在虚拟经济板块的货币突然间向实体经济转移而导致的通货膨胀。

    依照这些观点,要想解决经济滞胀,首要的是要撑大橡皮囊(虚拟经济)部分,使它装下更多的货币财富。青年学者秀生提醒说,近年不少国人沉浸于中国要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陶醉之中,却没有多少人深入分析一下,13亿人口,人均1000美元,就已炼成了世界头号钢铁大国,炼得能源紧张,环境难保,如果照此思路下去,即使真的达到人均3000美元,那时环境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很难想象。

    秀生认为,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股市发展就显得特别重要,如果今天的中国股市能健康地发展,也许涌入房地产业的1万亿元中的很大部分会进入股市,不至于造成房地产业可能产生的泡沫;如果建立发展了地产期货市场,也许想达到与现在炒实物房地产同样的效益,并不需要投入那么多的资金,也不会造成大量的钢筋水泥的浪费,并导致这些原材料的涨价从而增加了引起经济滞胀的可能。

    时间寻租

    虚拟经济的核心功能之一是为财富的增加提供了空间,《看不见的心》一书中指出,要想将财富托在橡皮囊中,不致橡皮囊瘪下去,其间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撑住虚拟经济需要掌握两个全新的经济要素———人气和题材,掌握了这两个要素,就可以激活几乎所有虚拟经济涉及的产业。

    做大虚拟经济是解决经济滞胀的一剂良方,那么做大虚拟经济的题材又何在呢?《看不见的心》一书作者也为此提出了一个令人寻味的新观点———他们从寻租理论入手,认为在土地寻租、空间寻租走到极限的时候,奔向时间寻租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事实上,“寻租”这个词在今天一点儿也不陌生,物资可以寻租,土地也可以寻租,特别是对于土地寻租,自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做到了极致,房地产热,开发区热,土地寻租越来越猛,一个典型例子是,以东莞为代表的珠三角农民就把昔日的农田建成厂房出租。

    土地毕竟属于有限的资源,当土地日益珍贵之时,很快土地寻租变成了空间寻租,楼房越盖越高,城市的容积率越来越高,空间作为一种资源,被越来越多地用来出租销售,而城市里一些有所积蓄者实际上也是在通过购买空间实现自己资产的保值、增值。

    “时间寻租”概念正是基于上述现象而来,所谓“时间寻租”实际上就是将经济活动中的时间要素作为题材进行寻租活动,把未来的财富提前激活,从而营造新的巨大财富空间。例如在地产行业中,时间寻租一开始就存在,比如现在的土地是50年的使用期,那么50年的土地出让金就是向时间寻租所付的代价。

    “要想打通传统资源的时间寻租壁垒,关键是要实现财富观念的转型,观念转型又往往和制度创新联在一起。”晓林认为观念转型和制度建设将成为今天政府经营的永恒话题。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