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历史性电荒下优惠政策急如律令 炒小水电如炒股

中国经济时报

    8月11日,记者致电有着“中国小水电王”之称的浙江惠明能源投资公司,希望该公司对当前水利部整顿“四无”小水电是否有挤压小水电投资泡沫的意图,谈一些自己的看法。惠明副总经理郭羽禁不住哈哈大笑:“早在两年前,我们就认为小水电潜伏着投资泡沫倾向,而现在的一切,都不过是在印证我们两年前的判断而已。”

    迎来历史性电荒 优惠政策急急如律令

    纵观全国各地对小水电的优惠政策发现,还想不出来有什么产业有这么多优惠:对小水电实行“自建、自管、自用”的“三自”政策。小水电企业生产的利润不交所得税,直接用于小水电的滚动发展;国有小水电企业的利润,也用于发展小水电,不上缴财政。小水电实行低增值税政策。中国从1994年1月1日起实行了新税制,增值税率为17%。国家财政部1994年004号文规定,县以下小水电生产单位增值税减按6%计征。

    国家对小水电优先提供政府贷款,并鼓励外资进入小水电建设、运作市场。在国家新公布的外商投资参考目录中,中国将小水电放在鼓励外资全面进入的目录内。另外,各省为了加快地区基础产业的发展,也开出了鼓励外资投资小水电的优惠清单。

    尽管政府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鼓励个人投资小水电,但实际进入的民间资本并不多。2002年,国务院批准“十五”期间在全国建设400个水电农村电气化县,恰逢全国性电荒出现,小水电资源丰富省份开始引发小水电投资热潮。

    以云南为例,云南是全国中小水电的资源大省,可开发装机容量为1740万千瓦,位居全国第二位。去年10月,云南省人民政府做出了《关于加快中小水电发展的决定》,把中小水电作为未来的第一支柱产业。从2003年到2010年,全省中小水电确保投产300万千瓦,力争投产400万千瓦,在2002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到2020年突破1000万千瓦目标。

    《决定》要求各地要把中小水电开发作为地方招商引资的重点,统一协调管理,实行一站式服务。

    云南省政府对电力需求形势的判断是:从当前和未来发展趋势看,仅仅依靠发展大型水、火电在近期内满足不了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即使大型电站相继投产后,也须由一大批中小水电来补充,中小水电仍具有继续发展的空间和优势。

    各路资本涌入小水电产业 炒小水电如同炒股

    各省出台的一系列优惠措施和政策刺激着各种资本蜂拥而来。

    在今年的昆交会上,水电开发项目引资就达92.3亿元,占全部签约项目协议引资的36.9%,成为省外资金入滇的首选项目。云南省发改委投资处官员透露,民间投资占到大约40%。

    而在云南同期开发的的国有巨型水电站仅糯扎渡、景洪、金安桥、小湾、向家坝、溪洛渡等6大电站,装机容量就将达3265万千瓦之巨。

    四川是千河之省,水能资源十分丰富,可开发量10346万千瓦,占全国的26%。其中中小水电资源可开发量2146万千瓦,居全国第一。目前,越来越多的大集团与民营资本开始在四川的水电开发上跑马圈地。

    目前,国家级的大集团纷纷入川,国电集团盘踞大渡河、华能集团挥师岷江、二滩水电开发公司镇守雅砻江、长江三峡集团屯兵金沙江、华电集团入主杂谷脑河。此外,民营资本也不甘寂寞,刘永言旗下的大陆希望集团已在川内投资建设水电站;四川圣达集团投资修建的沙湾水电站也于2004年1月正式开工;宜宾民企伊力集团投入约20亿元巨资开发横江6个梯级水电站。

    来自北京、上海、浙江、湖南、广东、福建等省市和越南、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的投资者都纷纷进驻大西南,要求投资参与中小水电开发。

    而更典型的一个经济现象是:大量的东部民营资本正大规模流入入西部小水电开发中。相关研究资料显示,小水电是世界上能源回报率最高的电源,其回报率达205-267倍,远较其它电源的回报率要高。由于只需在上游建造很小的蓄水库,小水电站具有投资少、运营费用低等优点,很容易受到民间资本的青睐。

    浙江的水电业主中曾流行这样一句顺口溜:哪里有水电站,哪里就有丽水人。在众多炒水电的丽水人中,尤以“景宁”军团为最。

    浙江丽水市景宁县是个人口不过17万的小城,如今全县有1万多人投资小水电,直接受益人达5万多,光全县投产水电站的统计表就有15页之多。景宁县委办公室何向平向记者描述了这样一种人人炒水电的牛股迹象。

    从去年开始,两湖、河南、贵州、陕西等10省47个县市的小水电项目中,均有景宁人的身影。景宁县委掌握的资料显示,目前在中、西部已建、在建和已谈妥的共有104座“景宁系”电站项目,其融资总额近41亿元。

    炒电最烈的浙江丽水,不少人甚至将地产等不动产抵押贷款投资小水电,据当地人介绍,就连公务员也难忍清静,“跳河”炒电。

    在这支“圈河”炒电的景宁军团中,“水电黄牛”占三分之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自己开发,或者找别人集资合伙。

    “只要你有项目,一张纸就可以赚钱。”以水电项目转让倒卖在当地是公开的水电投资操作手法。通常的做法是,首先在丽水注册一家公司,然后以公司代表身份在中西部各省找项目,签意向,搞规划。一旦成行,回景宁后即以一纸标书转手上十万卖给有兴趣的业主,抑或以零资本金的方式要求占股3%至5%合伙经营。缘于每年8%至10%的投资回报,本息还清后有过亿利润的投资诱惑,使得浙江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全民投资小水电”狂潮。

    湖北省计委透露,2003年浙江民企在湖北境内的水电投资很猛,仅浙江纵横控股集团和浙江惠明能源投资公司4个电站的投资金额就达69亿元。

    有一组数据足以验证浙江商西进“圈河”的狂热。去年1至8月,仅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与外地客商签订的50亿元水电建设开发项目中,浙江商人就包揽了三分之一。

    浙江泰顺一些原投资水电站成功的投资者也纷纷转战到贵州、云南、四川等水能蕴藏丰富的省份。

    浙江国营企业也不甘寂寞。温州公交集团投资6亿元到四川凉山甘洛玉田电站,同时还有做电气的人民集团出资2亿元到四川东英建造一座装机容量2万千瓦水电站。

    不仅是浙江的民间资本对投资小水电情有独钟,江苏、广东、福建和广西等地区的民间资本在投资小水电上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广西英德市与来自南海的民营老板达成协议,以长达70年的经营权为条件成功引资2.5亿元开发锦潭水电站。而此前,阳山一位个体老板也以1190万元竞投买下该县一座国有电站。

    据官方统计,广东每年有近亿元民间资本逆流进山,投资建设农村水电。这股社会民间资本投资山区农村水电热,目前仍在急剧升温,投资额逐年增加。

    投资热情被点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当地政府的热情:浙江水利水电建筑安装公司先后开工建设贵州省德江角口、冷水岩、白水泉3座水电站,总投资1.1亿元。《贵州日报》报道说:行署专员亲自主持论证会,当天就办完了手续。

    据统计,我国目前已建成小水电站4万多座,装机容量2485万千瓦,占全国水电装机总容量的32.4%,年发电量800亿千瓦时,为全国水电发电总量的36.2%,而占全国半壁河山的小水电主要由私人投资。

    联合国工发组织国际小水电中心主任童建栋在去年就撰文说:中国迎来了小水电投资热潮。他举例说:看好小水电的不仅仅是企业家,现在一些部门也逐渐醒悟过来了。看起来与小水电行业从来不沾边的江苏省常州市,最近由一名副市长带领有关职能部门人员数次来杭州与国际小水电中心协商,希望在常州建一个全国最大的机电产品的营销市场,迫切希望这个市场能挂中心的旗帜,作为国际小水电中心的一个销售基地。

    水利部整治“四无”小水电 小水电乱投资泡沫惊人

    四川峨边明达电能开发有限公司在修建玉林桥电站,已经完成工程投资1500多万元的情况下,还未到四川省地方电力工程质量监督分站办理工程质量监督手续时,却把乐山市峨边县官料河上面的玉林桥被炸断。

    在四川,像明达公司这样的“四无”无立项、无设计、无验收、无管理 电站还有128座,在云南省也有21座。而随着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大力鼓励民间资本和国外资本进入中小水电建设,中小水电的开发将进入一个热潮,无序化的开发状态也随之显现出来。

    去年6月,水利部要求各地对“四无”水电站进行拉网式清理和检查。而刚刚结束的检查结果出人意料:全国清查出“四无”水电站3000多座。截止到今年五月,广东省约十个山区的违章、违规乃至违法建筑运营的小水电站就多达800余座,仅韶关市就有399座,370多座未经审批;江西省查处了281座“四无”小水电站。到今年6月,安徽省查处了全省76座“四无”水电站,已有近60座水电站基本具备整改销号条件。

    水利部对此总结了三条原因:跑马“圈河”,滥占资源;无序开发,浪费资源情况严重;工程质量低劣,不经验收和安全鉴定就投入运行,缺乏管理经验,威胁防洪安全,酿成多起事故,给国家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