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审计署驻武汉特派办负责人披露大要案的审计内幕

中国青年报

    李金华审计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所做的审计报告披露的问题触目惊心,其中有一些大案要案是审计署驻武汉特派员办事处审计出来的。今天,中国青年报就这些大要案的审计内幕,对话审计署驻武汉特派员办事处有关负责人(以下简称“特派办”)。

    长江堤防隐蔽工程偷工减料是怎么查的

    记者:你们是怎么审计出长江堤防隐蔽工程质量存在较大隐患的?部分施工人员与建设单位及监理人员相互勾结,
采取偷工减料、高估冒算等手段,骗取工程建设国债资金8000多万元,这些问题又是怎样发现的?

    特派办:我们按照工程建设标段,找它的施工方案、计划、图纸、发票等。比方说审计抛石量是否足够这一块,先看发票,显然这些都是有的,那么这些石头是在哪儿买的?发票上有公章,我们就去找采石场,发现有的是假发票,有的是假公章。可如果施工单位和采石场勾结,买了8000方,发票上写1万方,这又是问题。石头要靠船运,我们就找港监部门查运输记录,哪天哪条船运的?船的吨位是多少?船运了多少趟?时间、数量、单价一算,我们就能发现施工单位到底买了多少石头,是不是他们报的那么多?

    这是买石头,再看抛石头。

    我们查施工时的抛石日志,这中间就有很多漏洞,甚至很多时间根本就没有记抛石日志。除了查抛石记录,我们还查气象日志。看抛石头的那天是否适合抛石头,这中间就发现,有的时候下着倾盆大雨,他们还在长江抛石头,这显然是造假。

    审计中甚至出现了运输记录和抛石记录不相符的情况,船主说我今天没有运石头,可施工方说我们今天抛了多少多少石头,石头都没运来,哪儿有石头抛?

    如果说把经济犯罪比喻成“地雷”,纪检司法部门更多的是“排雷”,而我们就是在“探雷”,履行“侦察兵”的职能,有时候这些部门还到审计机关找案源。

    审计过程中截下外逃高官

    记者:原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理事长(副部级)林孔兴一案也是审计署驻武汉特派员办事处经手审计的?

    特派办:我们去年通过审计查出5起大案,其中难度很大、最曲折的是审计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林孔兴一案。这起大案最终牵出12起案件,35人受到司法机关处理,其中有副部级、正厅级干部。

    去年5月,我们开始进驻华中电力集团公司审计。

    6月,武汉天气很热,林某对我说,天热,想回老家河南避暑。我问他去多久,他说就20多天。我们综合有关情况,凭着职业敏感,感觉他有外逃的可能。因为我们从侧面了解到,他的女儿、女婿都在加拿大,儿子在美国,他有充分的理由和条件外逃。我们通过湖北省公安厅和省外事办公室查他的护照,发现护照没有过期。

    我们当时就急了,立马飞往北京,向李金华审计长报告。李金华审计长很重视,当即向国务院报告,国务院领导做出批示,公安部下达边境口岸布控令。布控令下达的第二天,在首都国际机场,工作人员拦截了正准备外逃的林孔兴及其同伙。

    真险呀,就一天之差。

    现已查明林孔兴任华中电业管理局局长、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期间,以权谋私,其女儿、女婿等在承包电力工程、向电力单位供货中暗箱操作,弄虚作假,非法牟利8300万元。林孔兴已被依法逮捕。

    审计工作常遇到的四种阻力

    记者:“探雷”工作充满风险,你们在审计过程中遇到哪些阻力?

    特派办:遇到阻力是司空见惯的,阻力的程度和表现形式也各不相同。

    第一种是抵制和拒绝。如不提供证据,包括纸质、音像、电子等资料,审计过程中很多相关人拒绝回答审计人员提出的问题和接受质询。甚至有的提供假材料,销毁资料。还有的采用拖延战术,口头上明天给你材料,最后拖个三四天。对假账,我们都炼出了火眼金睛。

    第二种是恐吓和威胁。一般通过发短信、打电话、留条子、第三者托话等方式给审计人员施加压力,尤其是遇到大案要案这种情况更严重。我们的审计干部就遇到过黑社会扬言要花20万元买人头的事。

    第三种是送礼和说情。去年在长江堤防工程审计中,就有人送来12万元钱,提出希望我们把审减金额少写100万元,我们的审计人员最后把12万元钱原封不动地退回去了。至于请吃饭、送纪念品等都是经常有的。还有方方面面的说情,有的通过朋友、亲戚、领导等,不知道这些人通过什么渠道知道我们家里的电话号码、手机号码等。

    第四种是造谣和诬告。说某某审计人员收受了多少礼金,与被审计单位有关领导是什么特殊的关系等。

审计独立,自己买单

    记者:审计报告公布后,你们感到了压力吗?

    特派办:这些天我们在网上、报纸上都看到了很多赞美之词和支持的话,倍受鼓励。但社会环境还有待净化,我们确实感到了压力,也听到了一些杂音,甚至有朋友打电话说,“你看你们,吃在湖北,住在湖北,干吗非跟湖北过不去,揭出湖北这么多丑。”有人对审计结果也提出了一些质疑。其实,湖北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视、支持、理解审计工作,我们很有信心,我们要求审计工作取铁证、办铁案,审计质量过得硬。审计署20年来没输过一场官司。

    记者:从2000年开始实行审计经费自理,切断了与被审计单位的经济联系,从而保证审计的独立性,这能执行下去吗?你们的差旅费、生活费由谁支付?

    特派办:审计纪律和审计质量是审计工作的生命线。每个审计人员都必须牢记审计纪律,维护审计机关的形象,切实保证审计工作的独立性。我们的差旅费、生活费、交通费、通讯费都由我们自己支付。在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我们审计了半年,交通用车是按每公里1元钱支付的,电话费都是我们自己买单。

    记者:审计工作的环境较前些年有所好转吗?群众参与度是否提高了?

    特派办:这些年我们也在不断改进方法,逐步走“群众路线”。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始造声势,开“进点动员大会”时,还邀请媒体来,公布举报电话,发动群众举报。

    刚进点,有的群众对我们有些怀疑,持观望态度,看审计人员是不是跟某某领导有交情?是不是走过场?随着审计工作的深入,很多群众发现我们是动真格的,信得过,检举信、案件线索越来越多,口子就越撕越大,真相层层揭开。

    这两年报告影响大是因为公开点名

    记者:今年的审计报告较往年有什么变化?为什么影响如此之大?

    特派办:去年的审计报告反响就比较大,今年的反响大到了我们都没预料到的程度。原因可能是我们揭露了某些高层部门和领导的问题。

    可能对审计人员来说,审计上千万元问题的事司空见惯,可对老百姓来说,那是天文数字,而且前些年报告的透明度没有这两年高。

    从去年开始,审计工作力度和透明度加大,把很多部委、很多人都点名了。去年审计报告指出了长江堤防工程建设的问题,可今年报告还有它,很多老百姓不能再忍了,反响很强烈。

    新一届中央政府的亲民理念、亲民作风及铁腕惩治腐败的决心,给我们开展工作创造了很好的大环境。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