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电荒未缓出“电慌” “国电”3天会花掉304万

京华时报

    审计部门始自去年的对原国家电力公司(以下简称国电公司)的审计,以6月23日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的报告为标志告一段落。报告主要从决策失误、损益不实和国有资产流失等三个方面,概括了与国电公司高层有关的一系列重大经济问题。但在这些重大问题之下,更有令人拍案而起的“插曲”———4年前国电公司召开的一个内部人事干部会议竟在短短3天里花掉了304万元。

    审计人员拨开迷雾

    2000年5月22日至24日,国电公司在武汉召开了主题为“强化干部管理、提高干部素质”的人事干部工作会议,会议由国电公司主办,华中公司承办,125名国电公司及公司系统内各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和人事部门负责人参加。

    去年,国家审计署对全国电力系统开展审计,当审计人员进驻国电公司华中公司开座谈会时,华中公司的群众对2000年开的这次会议意见很大,反映的主要问题是奢侈浪费,但是,在找具体经办人、组织者了解情况时,却遭遇到很大阻力。一方面是有关人员不配合,另一方面华中公司已通过假账将会议费用掩盖起来,账面检查难度大。

    最后,审计部门突破重重阻力,经过艰苦的调查和分析,最终拨开迷雾。审计发现:这个只开了3天的会议,花费达304万元,其中食宿费用91万元,接待费用82万元,礼品费用99万元,做假账发生的费用为32万元。

    “三高”会议极尽奢华

    据了解,在武汉召开的国电公司人事干部会议是继广州、上海之后的第三次国电系统人事干部会。在会议筹备阶段,有关方面就提出:“一定要把会议办好,超过上两次会议的水平。”在这种精神指导下,这次会议名副其实地开成了食宿标准高、接待规格高、礼品档次高的“三高”会议。

    国电湖北公司兴建有一家三星级的梨园大酒店,但有关方面认为档次不够,于是会议地点选定在武汉一家五星级酒店———香格里拉大饭店召开。代表的住宿一人一间,住宿标准是部门负责人住420元/天的高级单人间,单位负责人是750元/天的豪华单人间,分公司总经理住1500元/天豪华套间。

    国电公司原总经理高严(已经外逃)的住宿堪称“国宾待遇”。一方面,为了他中午有地方休息,会议专门为他在香格里拉大饭店安排了一套8000元/天的总统套房;另一方面,还在东湖宾馆花费6万元安排了一套特大套房,并按高严的个人喜好和身材特征,专门订做了实木家具,更换了床上用品,就连抽水马桶都是重新购置的。同时,除配备了华中公司保卫处的两名保安外,还专门请武汉市公安局派了两名民警负责高严的安全事务。

    承办方华中公司还动用了在武汉的各种物质资源和社会关系资源提高会议规格。在与会代表的往返接送上,华中公司除调用了公司及所属单位的车辆外,还通过当地公安机关和接待部门调用了3辆警卫车辆和丰田考斯特,分公司总经理以上级别的领导抵达武汉时,均用警卫车辆开道和殿后。公司总经理高严到达时,酒店甚至还铺设了用于接待国宾用的红地毯。会议期间经常是高档车队随着警车呼啸而过,引得路人侧目。另外,会议期间,为使会议代表享受高质量的视听之娱,有关方面还特地从北京邀请到一家全国知名的歌舞团,为会议代表和电力系统的干部职工在武汉剧院举行了两场专场演出。承办方为此支付的“会议费”达82万元。

    会议结束后,全体与会代表都收到了一份价值不菲的会议礼品,包括华伦天奴T恤衫、沙驰皮包、名牌剃须刀、高档洗漱用具、上等茶叶各1件,每份礼品价值逾3000元。会议工作人员也得到了一份价值不等的纪念品,高严身边个别工作人员甚至还趁机收受了一台价值约3万元的IBM笔记本电脑。这些礼品共花费99万元。

    苦心掩盖奢靡行为

    国电公司明白,一次内部人事工作会花费几百万“说不过去”。为了合法支付数额巨大的会议费用,应付检查,以达到在账面上根本看不出巨额花费的目的,华中公司煞费苦心对会议费用进行了“技术处理”。除对发生在香格里拉大饭店的85万元费用直接在公司财务据实列支外,其他诸如礼品、演出等费用均由其所属的全资子公司华中电力宾馆以会议费的名义虚收虚支。

    具体操作手段为:由华中公司向所属华中电力宾馆打借条(借条不入账),然后拿柴米油盐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等虚假票据计入电力宾馆的成本。根据成本,电力宾馆又虚增了收入。为补偿宾馆虚增收入后的税款开支,华中公司还按15%的税率支付给电力宾馆32万元。

    这样,没在华中电力宾馆开一天会,却在华中电力宾馆发生了219万元的会议费,再加上在香格里拉发生的85万元的会议费用,304万元的费用被包装得严严实实。审计部门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处长对记者说,账上除了85万元的费用外,没有一张会议原始发票,给审计人员的调查取证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另外,采用这种先借后销贷的方式采购大宗物品,采购人员有没有个人猫腻都很难说。

    参加这次审计的同志对这个会议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位审计干部说:“我们审计过不少国有大型企业,像这样奢华的会议还从没见过。一个公司内部管理会议不能创造任何经济效益,花费如此之巨十分罕见,会后还采取做假账的办法妄图瞒天过海,性质十分恶劣。”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