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华尔街银行家对网络股失去热情 中国网络需自救

北京娱乐信报

    中国网络股成群结队漂洋过海,但华尔街的银行家们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热情。

    舔拭着正在流血的伤口,盛大网络站上了纳斯达克;带着无限的惆怅与感伤,黄华国在科博会上黯然离场。一进一退之间,神采飞扬的中国概念似乎开始渐渐远离了当初的春光。

    任何轻率而简单的肯定和否定,都是错误的。

    我们只是希望通过冷静地观察,找到一个答案。

    虽然时间已是初夏,中国互联网公司的CEO们感受到的却是来自海外资本市场的阵阵寒意。

    流血上市 盛大很受伤

    5月13日,带着外界近乎仰视的期望,靠网络游戏一夜成名的盛大网络开始了它的纳斯达克之旅。但出乎陈天桥及微软中国前掌门唐骏意料,这个每一秒钟就有18.2元进账的公司,在纽约的IPO仅仅筹得1.518亿美元。这比陈天桥所期待的2.5亿美元的目标足足少了1亿美元,而半年前该公司保守估计IPO筹资3亿至5亿美元的豪言至今仍清晰可闻。需求的疲软迫使盛大将其上市股票从1732万股压缩至1380万股,削减幅度达20%。仅此一项,名列中国十大富豪的陈天桥及其家族,直接损失约3亿元人民币。

    就这样,盛大“流着血、割了肉”上市了。

    尽管盛大股票上市首日收盘时涨了8.82%,管理层也颇为兴高采烈地使用了“成功”的字眼,但这与数月前携程网上市首日涨幅达到89%相比,恐怕也只能用“及格”来形容。

    时也,运也,命也

    在纳斯达克的大门前,成群结队的中国网络公司正翘首以盼,但与这第二波海外上市热潮结伴而行的,却是萎靡不振的股价。最近鱼贯上市的中芯国际、Tom在线和灵通网三只新股跌破发行价的25%以上,徘徊在令人尴尬的11美元左右。

    以网络为代表的中国概念股,正在遭遇着新一轮的低潮。

    新股受伤,老股也没能逃过一劫。盛大流血上市当日,中国概念股全线下跌。老三大门户在过去6个月中的股价跌幅也都超过了25%,同期的纳指跌幅只有不到6%。把创始人丁磊拱上中国首富位置的网易,股价也从最高时的72美元,跌至目前的40美元左右,翻着跟头跌了近一半,如果现在再进行富豪排名的话,丁磊早已被抛出了十大富豪之列。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代表NASDAQ发言了。”5月22日,科博会的北京资本市场发展论坛上,纳斯达克中国首代黄华国上台说出的第一句话震动全场。

    1999年,黄华国在深圳举行的第一届高交会上宣布出任纳斯达克驻中国首席代表,五年后他同样选择在这样隆重的场合宣布离开。正是他,把纳斯达克带进中国,让中国的IT看到了精彩、无奈同时也历经磨难的外面的世界。

    “由于NASDAQ最近有一个战略调整,所以我决定离开。”黄华国满怀深情地向在过去五年中访问过的数百家公司、中国证监会、商务部等一一道谢。

    在国宾酒店,提着行李箱准备赶赴天津的黄华国告诉记者,这个职位没人接替。他在中国的同事都离开了,有的去上学,有的是去度假。

    就在记者截稿时,从纳斯达克传出了与黄截然相反的话语。其驻伦敦的国际市场高级董事总经理PeterYandle说,纳斯达克很快将宣布任命新的管理人员负责亚洲业务,此人的工作地点是纽约,他将“牵头对中国的人员安排以及驻华办事处的最佳地点进行评估”。

    尽管黄华国本人一再声称,自己的去职不会影响纳斯达克在中国的业务,但最近中国概念在大洋彼岸的低迷表现,却不由不让人浮想联翩。

短信透支

    与低迷的股价截然相反,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财报带给投资人的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最先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的新浪,收入也最高,净营收额已经创造历史最高纪录,飙升到4140万美元,而净利润也高达1600万美元;搜狐收入2590万美元,净利润1090万美元,而2003年同期净利润只有460万美元。网易也交出了1260万美元的季度净利润的报表。

    这些漂亮的报表与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的理论遥相呼应: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正在越来越趋于理性,已经找到了成熟的商业模式。

    但股价与业绩的背道而驰,却令人疑窦丛生。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过度透支的短信概念,让海外投资者为中国网站单一的盈利模式感到担心,他们已隐隐感觉出这其中正在吹起的泡沫。互联网分析师吕伟钢认为,短信增长放缓,使得纳市投资者对中国互联网公司主营业务信心不足。

    各大豪门的财报似乎也证实着这一论点,网易无线的短信业务收入比上季度下滑了12.3%,而搜狐以短信为主的非广告业务出现了20万美元的负增长。

    网易首席财务官李廷斌在总结财报时不无忧虑:由于竞争日益激烈,同质化严重,尽管第一季度恰逢中国的春节,本来应该是短信高峰期,但由于更多的竞争对手的出现而导致公司的短信收入下滑。

    纯SP的灵通却是激情四射,其财报显示:该公司的短信业务激增40%。

    传统门户流失的短信收入,正是流到了像灵通这样的新生的更专注的SP公司的囊中,市场被蜂拥而入的多家SP摊薄了。

    再来看网络游戏概念,盛大的折价上市,显示了投资人对网游概念的冷漠,其单一的盈利模式也令投资者不敢轻易下注,毕竟,盛大超过80%的收入来自它的两个在线游戏。

    此外,排队到纳斯达克“赶集”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日渐增多,也会过度透支美国投资者的信心。问题明摆着:这些公司都是以中国市场为生的本地企业,大家都没有去开拓海外市场,而中国市场的容量不是无限的。今后各只相关股票“此消彼长”才是正常的事情。

    信任危机

    有关中国人寿遭遇集体诉讼的消息已日趋平静,但其在纽约证交所的“披露”表现给“中国概念”带来的余震却并没有平息(详见4月16日盈周刊封面报道《围猎中国人寿》)。

    除了中国人寿,内地半导体晶圆生产巨头“中芯国际”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首日,收盘价较发行价低两美元。市场分析师MarkFitzGerald认为,中芯国际CFO的不当言辞可能挫伤了一些投资人的信心,直接导致了其上市表现不佳,使得投资者怀疑公司的状况和管理层的诚信。但究其根本原因是,美国投资者和策略分析师对整个半导体行业市场期望值的下调。事情并没有结束,台积电翻出了去年底在美国指控中芯以其股票和选择权引诱台积电重要员工,以期获得台积电的最新专利技术的案子。而中芯国际也随即发表声明,称对这种“恶意中伤”表示反对和遗憾。总投资超过24亿美元的中芯国际已经是内地最先进的芯片制造企业,但批量接收台积电的员工还是惹上了知识产权的麻烦。

    在海外市场遭遇的波折表明来自内地的上市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严重欠缺。慧聪集团的郭凡生说,现在世界500强有80%是高科技企业。他们是知识性的法人治理结构,通过制约关系,使企业本身的效益和社会效益能够双重最大化。在一个企业里面存在三边关系,一边是股东,一边是企业的职工,一边是市场。只有把三方面关系都处理好,企业才能做好。少数中国公司“信息披露”有误,是把“不拿中小股东当回事”的习惯带到了海外。

    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远不是一蹴而就的战役。在这一过程中,“契约”是关键词,也值得中国企业玩味。《华尔街日报》担忧:中国企业并不都遵循国际会计准则;由于缺乏透明度和披露不充分,信用评级机构无法对多数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制定评级等等。

    张朝阳的视角比较独特,在他看来,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优势比较集中,就像很多动物要过江,因为江太宽了,真正游到对岸的很少,游到对岸的那些动物就把市场全部垄断了。为什么有些游不过去?除了市场竞争外,还要克服非市场因素的困难,比如商业环境的问题。而美国则不同,游过去的动物非常多,但严格的竞争导致最后一些企业消亡。因此,美国投资人在对待中国企业时,往往以美国的标准看,造成了事实上的不了解中国国情。

    在与国内千差万别的海外资本市场,中国公司是一个团队概念。尽管未必是一荣俱荣,但却是一损俱损。任何一家来自中国的上市公司的过失都将被认为是“中国企业”的过失,在使自己蒙羞的同时使所有中国上市公司蒙羞。

    CantorFitzgerald公司的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希望上市企业历史记录良好,负债平衡表好看以及利润额度高,这都将是2004年IPO市场上的主旋律。”

宏观调控

    中国最近进行的宏观经济调控,也是影响中国概念股股价的因素之一。

    荷兰银行董事孙先生认为,今年原本是中国内地企业海外上市最为看好的一年,中国近期出台的抑制过热经济的措施,包括有可能进行9年来的首次升息,也引发了海外投资者的焦虑情绪。因为一旦加息,将导致企业的运营成本增加,这令海外投资者对扎根中国市场的中国企业产生了观望的心态。

    许多投资者离场后,将密切关注中国经济能否实现平稳着陆,如果海外投资者意识到宏观调控对中国经济长远发展有益,会重新对中国概念股恢复信心。孙先生同时强调,不过这一调整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而华泰证券的分析师郝国梅也持相同观点:尽管官方已有消息透露,宏观调控已基本到位,但是因大宗行业受调控影响,年内业绩的下滑已成定局。况且,在整个经济数据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前,紧缩措施仍将困扰市场,政策的不确定性继续成为市场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境外投资者之所以大量抛售中国概念股,就是期望对这种不确定因素的回避。

    在这种环境下,中国.com急剧膨胀的“纳斯达克情结”始终未能冷却。盛大的遭遇给百度、e龙等多家正在排队领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一个警告。

    但这次纳市降温,与2000年的低谷完全不同,即使持怀疑态度的人也承认,中国概念股业绩的现在值得骄傲的,不仅是他们有强劲的现金流,而且盈利在增长,收入来源也趋于多样化。

    海外投资人的态度说明了这个问题。世界顶尖的五家风险投资公司之一AccelPartners的合伙人PeterFenton本月首次访问中国,他向《盈周刊》表示,此前低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状况。今年,该公司成立以来第一次向中国的网站投资,选择了一个“社区交友”的新概念网站。“未来十年,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的创业基地。而中国的创业并不是美国模式的简单移植。”在考察了多个网站之后,这位投资人做出如此评价。他同时认为现在中国网络股的股价走低,其实正是投资购进的好时机。不管股价怎么涨跌,互联网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这种影响始终存在。现在投资中国的网络股还是很划算的。风险投资所看重的是投资的公司能不能在未来5到10年,建立起一个好的品牌。该风投公司今后将每三个月到中国考察一次。

    “其实,很多中国网站开发出的互联网产品是我在美国没有见到过的,极富创新精神。”中国之行让PeterFenton很兴奋。

    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从最近几天的股价中找回了些许自信。北京时间5月26日,对中国概念股来说是个好日子,一扫连日来的阴霾,出现了少有的全线上涨的情况。当天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盘上涨了41.67点,收盘于1964.65点,涨幅2.17%。

    网络自救

    面对投资人收紧的钱袋,中国概念股也采取了应急措施。搜狐董事会在发布第一季度财报的同时,宣布公司将在6个月的时间,尽快开始回购3000万美元的股票。张朝阳认为,搜狐的股价被投资人低估。3年前,当搜狐股票一路跌入谷底几乎成为垃圾股的时候,张朝阳倾力回购,然后将这些股票的期权奖励给员工。许多搜狐员工后来成了百万富翁。

    TOMOnline年轻的CEO王雷雷,放弃了“五一”的七天长假,秘密带队到美国、英国进行上市后的路演。王雷雷甚至决定把这种让CEO们头疼的路演,作为今后每次发布季度财报后的必修“功课”。在王看来,与海外投资人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告诉他们TOM在线在做什么、市场又是怎样的状况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等,“这种频繁的近距离交流会消除海外投资人的疑虑”。

    在等待股市总体向好的同时,中国互联网的从业者并没有停止摸索的脚步。尽快挖出下一桶金,为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比单纯关心股价来得更有效。

    在最受海外投资人关注的“短信”业务方面,搜狐的对策是产品的不断创新和扩大本地化销售渠道,特别是通过彩信和2.5G软件应用方面的发展,来吸引大量的用户。上周,搜狐宣布以1800万美元现金收购WAP服务提供商GOODFEEL,就是要在无线增值的新业务上积蓄能量。而网易也对公司的短信部门的人员以及该业务的发展思路进行了调整。但掌上灵通CEO杨镭并不简单地认为短信过时,而完全地投入到WAP、JAVA等新业务中。他坚定地表示,“短信今年仍有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而无线增值新业务大约只有15亿元的市场,尽管灵通也提供新业务的产品,但我们不会放弃一个100亿元的市场而完全跳到这个15亿元的市场争食。”

  在接下来的日子,张朝阳已将搜索、电子商务和网络游戏视为搜狐新的增长点。“今年6月,搜狐将推出自有品牌的搜索服务,搜索将会是搜狐下一个赚钱的金矿。搜狐在中小企业领域的搜索服务这方面的收入尚未单列在财报上,到今年二、三季度的时候会单列出来。此前,在线广告和移动增值业务是搜狐赢利的两大支柱。”与此同时,张朝阳也对公司管理层的队伍进行了调整,进一步放权,给高管更大的发挥空间。首席运营官古永锵晋升为公司总裁,首席财务执行官换成了余楚媛女士。张朝阳认为,这种调整将使得搜狐的管理队伍更加强大。

    作为第二代中国概念股的代表,TOM今后将坚持无线娱乐的概念。王雷雷说:“几个月的股价并不能说明一切,我们要抓的是公司发展的实质。”作为新生代,TOM将探索IT业与娱乐业的融合,该公司最近一方面与北京音乐台合作,推出TOM音乐无限,在移动数字娱乐市场谋取主力地位;另一方面,本周谋求到与欧足联的排他性合作,得到在网络与无线服务的双重授权,而TOM与体育的结合正是其发家的根源。

    盛大也在涉足新的领域,它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概念是“互动娱乐”。按照陈天桥的解释,盛大网络将打造“网络迪斯尼”,进军广告传媒业。这是避免单一模式危机的必然选择。

    灵通初登海外资本市场时的盛况。这让盛大既羡慕又痛苦。

三大平台

    著名互联网评论家吕本富认为,网络公司的商业模式有两条规则:如果一个公司网站能够维持非常高的顾客流量,一定争取先行,那么需要品牌;如果公司要在一个具体领域寻求突破,则需要创新能力和技术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成功。

    中国的网民现在只有8000万,互联网还很年轻。那么,中国未来网络应用的主流在哪里?未来的主要商机在哪里?我们现在还无法做准确的判断,就像两年前没有人能预测到短信会成为网络经济的主要利润来源一样。所以,现在的互联网好比是围棋的“开局”阶段,只要先做出“大模样”,在后续的经营中拥有可以维持变化的资本,就可以玩下去。

    吕本富在分析中国互联网的机会之路时认为,在中国,带来互联网二次繁荣的网游和短信的盈利模式,主要利润来自用户的娱乐诉求,而非商务诉求。那么,互联网的价值是否将一直停留在“娱乐服务介质”的层次上?

    在吕本富看来,网络的应用可以分成三个平台:交互平台(通信、交友、娱乐)、媒体平台、商务平台。在美国,这三个平台的应用齐头并进,但中国的情况却不一样,由于中国网民加上手机用户是全球第一,交互平台的应用呈现出“人头经济”的特征,在这个平台上,中国网络的应用深度已经远远超过美国。

    局外人看中国的互联网存在的局限也为业界提供了一种可以改进的角度。摩根士丹利最新公布的中国互联网报告指出,2003年,中国的移动用户与互联网用户的比率为3.5?押1,任何大的市场都远没有达到这种比率。仅仅根据数量、兴趣和发展势头,中国就有可能在移动电话和互联网互连互通、短信领域逐渐在规模上取得优势。投资者仍然低估了互联网在改变全球商业模式和消费者行为方面将会产生的影响,中国将成为证明这一论点的市场。但美中不足的是,中国目前还缺少大众在线支付系统,这对互联网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此外,中国目前也缺少用户生成的反馈评级系统。

    而媒体平台的应用前景,除了政策的限制以外,最重要的就是互联网能否与电视这个历史悠久的媒体形态相抗衡。这需要宽带网的普及和音像产业的全面数字化,这个整合过程可能将持续数年。

    那么,中国的互联网如何过渡到“商务服务介质”的层次?商务平台的应用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社会基础设施(物流和支付通道)的配套,更需要社会信用环境的配套。而社会信用环境配套的标志则是全社会诚信制度的全面确立。这是覆盖全社会的工程,只能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确立而逐步推进,可能需要数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在吕本富看来,即使这样,交互平台带来的收入也能够支撑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兴旺发达。中国的网络产业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对于创业者来说,这依然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