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完善石油流通体制 安全便宜地从国际市场买油

经济参考报

    一段时期以来,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由于我国采取的是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油价机制,今年3月、5月,国家相继调高了国内汽、柴油的价格,国内成品油价格也已达到有史以来最高水平。油价的上涨使各用油单位的成本大幅增加,但多数单位只能被动接受这种损失。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和企业人士认为,我国当前严格管制的成品油市场体制是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我国应该进一步完善原油、成品油流通体制,给企业以更多的经营自主权,来化解国际石油市场波动的压力。

    山西朔州平朔煤炭公司是我国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一,每月使用柴油为9000吨。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油价持续高涨,目前该企业获得的0号柴油价格已经达到了3800元/每吨的历史最高记录,比去年平均2800元/每吨的水平高出1000元。如果这种态势不变,今年仅油价上涨就会使企业增加成本两亿多元。该公司采购中心主任刘梦飞无奈地对记者说:“对于我们这样的大用户,中石油、中石化还是比较优惠的,实际现在社会上0号柴油价格已经涨到了4000元/每吨。我们没有进口油品的权限,如果允许我们到国际市场上购买油品,一方面我们可以用期货的办法降低油价波动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以煤换油的办法来降低成本,那就比现在好多了。”据记者了解,很多用油大户和平朔露矿的情况一样,在被动地接受油价的冲击。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对油价的上涨更是无能为力。记者采访了北京几个私家车的车主,他们表示现在每月用油支出比去年多了100多元,有时达到200元,可也没有什么办法,他们呼吁国内油价应该保持稳定,不能老是被动地跟着国际油价走。北京金建出租汽车公司司机杨敬祥向记者表示,汽油涨价后,他的富康车每天加油要比以前多花10块钱,一个月算下来要多300元,但是向公司交的“份儿钱”却还是和从前一样。过去北京曾经出现过由于油价高涨,政府要求出租公司为司机提供补贴的现象,这次也有这种说法。“再涨下去,我们只能把车停在家里休息了,干得多、赔得多,谁还出车啊,”另一个司机赌气地对记者说。

    然而,也有个别单位受到政策的特殊“照顾”,在这次油价波动中损失不大。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宣传部部长王永生对记者说,国航由于近年来被允许在国际上从事航煤期货业务,利用套期保值的办法,已经部分降低了油价上涨的风险。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从2002年11月开始,国家已经允许机票中含有因油价上涨而征收的燃油附加费用,因此,尽管此次油价上涨,但估计从机票价格中提高燃油附加费、将涨价因素直接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的可能性不大。

    同样情况的还有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该公司总裁办公室主任张际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坦言,油价上涨确实已经给企业燃油采购成本带来了一定压力,作为国内最大的航运企业,中远的船队每年需要大约200万吨的船用重柴油,这主要从国际石油市场采购。为此,国家外汇管理局特批中远为了控制自身用油成本,可以进行原油期货交易以规避风险。张际庆介绍说,目前中远是国内航运领域中惟一有资格进行石油期货交易的企业,而对于大部分航运企业来说,却只能被动接受燃油采购成本上升的事实。

    国内油价不断上涨,国内各方应该如何应对,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石油界专家。这位专家指出,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从国际上进口的石油将越来越多,预计2004年我国石油进口将突破1亿吨,这将对我国的能源安全构成重大影响,我国应该从长计议自己的石油战略。当前,国家基本上对石油产业采取严格控制的办法,在公司体制上采取三大寡头公司垄断经营;在流通体制上,国家严格限制参与贸易的主体资格、贸易的方式;在定价方面,国家根据国际市场价格调整国内油价。这种体制虽然保障了国家企业的效益和税收,但对降低全社会的能源成本,降低广大消费者的用油费用,考虑得不多。我国即将在2006年底全面向外资开放我国成品油市场,目前严格控制的石油工业格局需要进一步改革,其基本原则就是给涉油企业以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国家保留危机时期的干涉权。同时,建立我国自己的石油商品交易所,从事期货交易;建立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也迫在眉睫。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淮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国石油战略应该考虑的风险不但是国际石油供应可能中断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国际油价波动频繁对我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风险。他呼吁我国国家相关部门和几大国有石油公司在制定国家石油战略时,应充分考虑到当前“国际有油卖,中国有钱买”的格局。新的石油战略和石油体制重点应该是如何安全、便宜地将石油买回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也许是比找油、建管线更加重要的任务。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