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甘肃第一贪”死刑不变 二贪魏光前死刑变无期

西部商报

    昨日上午,兰州中院对魏光前和徐光明作出一审判决,魏光前因犯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人称做“甘肃第一贪”的徐光明则因受贿罪、行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徐光明当庭表示要上诉。

    法院认定魏光前罪行

    魏光前于1993年3月至1995年下半年,利用职务之便利,多次收受广东南海桂鸿实业总公司经理潘志雄送的港币12万元,美金4000元。港币折合人民币130704元,美元折合人民币33710.8元。

    魏光前于1992年上半年至1994年下半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兰州连城铝厂连海综合开发总公司经理徐光明送的人民币28万元,港币14万元,美元5400元,实物8件,价值人民币26072元。港币折合人民币152488元,美元折合人民币45509.58元。

    魏光前于1992年1月至1996年初,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陈晓晨、李桂芳、马雅琴、王保昌、徐存龙等人人民币317000元,实物1件,价值人民币4180元。

    综上,魏光前的受贿总数额为989664.38元。

    魏光前受贿一案中,侦查机关在魏光前的住所、办公室及亲友处共查扣案款2041188.76元,实物66件。除受贿989664.38元和查证能说明来源的财产外,尚有406607.17元属魏光前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

    未认定魏光前犯罪事实

    1、指控魏光前伙同徐光明在东莞购地过程中收受回扣265万元的事实。

    法院审理查明,收受回扣是徐光明与广东省东莞市东泰实业公司商定的,魏光前事后才知道,徐光明将其中100万元以魏妻的名义存入银行,后在魏光前的办公室将存折给魏光前,魏光前表态,该款应当投到公司运作或用来补其他地方的亏空,徐光明将此款取出后转存。以上事实说明魏光前事后知道该笔款是回扣款,但仅以此认定其在主观上具有非法占为己有的故意证据不足,公诉机关出示的上述证据只能证实该回扣系徐光明单独收受,不能证实是魏光前伙同徐光明共同收受。

    2、指控魏光前伙同徐光明在与广东南海桂鸿实业总公司联营中共同收受好处费劲00万元的事实。

    经法院审理查明,此300万元已被徐光明堵了其任经理的连海公司上海分公司炒作国债、期货造成的亏空,并未个人占有、使用,此笔不应认定为魏光前伙同徐光明共同受贿。

    法院判决:无期徒刑

    法院认为,魏光前在任兰州连城铝厂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给国有企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且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其行为分别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为保护国家财产不受侵犯、惩治腐败,依法作出判决:

    魏光前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对于魏光前巨额财产中明显超过合法收入的差额部分406607.17元依法没收。

    法院认定徐光明罪行

    1992年,连海综合开发总公司购买东泰公司在东莞市的土地使用权300亩,后东泰公司陆续给徐光明回扣款265万元。另35万元由东泰公司自行留作茶水费15万元,付常生寿20万元。

    1992年10月,徐光明与南海市桂鸿实业总公司经理潘伟雄商谈为连城铝厂购买里水50亩土地的使用权。双方商定,每亩地价16万元。徐光明提出在已商定的地价基础上每亩再加价6万元,加价部分归徐光明所有。后徐光明从300万元贪污款中给潘伟标50万元。

    1994年8月,桂鸿实业总公司潘志雄为达到与兰州连城铝厂联营的目的,向徐光明许诺给魏光前300万元好处费,给徐光明200万元好处费。许诺给徐光明的200万元,潘志雄按照徐光明的指示汇给上海分公司80万元,送给奔驰300型小轿车一辆抵款60万元,余款给徐光明提了现金。

    1994年至1995年,徐光明为谋取审批铝锭、承揽工程等方面的不正当利益,多次向连城铝厂财务处处长王顺启行贿款、物共计人民币123600元,港币5000元。

    1992年4月至1994年间,徐光明给魏光前人民币28万元,港币14万元(折合人民币152488元),美元5400元(折合人民币45509.58元),照相机、录音机、服装、金饰品等实物共8件,实物折价人民币26072元。上述共计人民币504069.58元。

    综上,徐光明受贿人民币386万元;贪污人民币300万元;行贿人民币40万元,港币14.5万元,美元5400元,实物折价人民币29672元。

    未认定犯罪事实

    1、潘志雄许诺给魏光前的300万元好处费,后被徐光明堵了其任经理的连海公司下属的上海分公司炒卖国债、期货造成的300万元亏空。

    法院审理后认为,此款并未实际交付给2人,而是采取投资的方式继续投资桂鸿的经营活动,后又被徐光明堵了其在任的公司炒期货造成的亏损,徐光明、魏光前均未个人占有、使用,故此笔不应当认定为徐光明、魏光前受贿。

    2、许诺给徐光明的200万元,潘志雄按照徐光明的指示汇给上海分公司80万元。

    法院认为,该款汇往上海分公司后,由他人炒期货造成亏损,徐光明并未个人占有、使用,故该80万不应当计入徐光明的受贿数额。

    法院判决:死刑加身

    法院认为,徐光明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取回扣归个人所有,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其行为构成贪污罪,且受贿、贪污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予以严惩。同时,徐光明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行贿罪。

    为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徐光明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贪污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用受贿款购买的坐落于武汉市江汉区香河公寓住房两套、徐光明收受潘志雄奔驰轿车以及赃款61900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女儿送上清茶

    昨日开庭前,记者看见魏光前的妻子和女儿拎着一大袋东西守侯在法庭外。宣判后,魏光前的女儿拎着一大袋东西追赶着下了楼,她打开袋子时记者看见,里面装有茶叶、罐头等物品,在征询法警意见后,罐头和其它物品被拒绝,只有一小包用塑料袋装的茶叶被接过来交到了魏光前的手中。

    魏光前庭上表谢意

    宣判后,魏光前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用一种十分苍老的声音低声说到“我和律师商量后再决定是否上诉,感谢审判长、感谢律师”。

徐光明其人

    学徒出身的徐光明,一步一个脚印,从电解工、小组长、工段长一直干到连城铝厂总调度长、碳素分厂厂长。后任连城铝厂连海综合开发公司总经理,并将总部搬到兰州,正式迈向了经商之路。

    此时的徐光明把很多心思用在了和领导“沟通”上。当他听到魏光前对他的家人讲“能外听的随身听比较好”时,立即掏钱买来一台奉上;当魏光前感叹自家的照相机不好用时,他又赶紧递上一部进口的。看到徐光明如此善解人意,魏光前也就逐渐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心腹,先后给连海公司介绍了几宗生意,徐光明更是竭尽全力不辱使命,自己的摊子也就越铺越大,相继成立了兰州分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成都分公司。

    二奶“家产”100万

    在疯狂获取非法利益之后,徐光明开始了自己的“挥霍人生”。

    徐光明在广州中央大酒店长包了一间套房,闲来无事便租车去东莞看望他在一家歌舞厅结识的一位“风尘知己”,每次陪他唱歌跳舞或陪他说话解闷儿后,徐光明都会给她1000元的报酬。有一次,他去这位小姐的宿舍小坐,发现小姐面露悲戚暗自垂泪,徐光明顿生怜香惜玉之情,得知其父住院正需一笔钱,他便从身上掏出2万元递过去:“这点钱你先拿去用,不够了说一声。”他的这种一掷千金的“豪迈”行为,终于赢得了这位小姐的“芳心”,在他春风得意时跟着他游遍了大江南北,在他不惑之年还为他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温柔乡里又拥有了一个新家,他的钞票也就源源不断地流向了这个“家”,总数不少于100万。

    案发之后亡命天涯

    徐光明自觉罪孽深重,受贿行贿一旦败露,不但身败名裂,而且会死无葬身之地。1995年7月13日,徐光明带着121万元用赃款兑换成的美金,伙同金光琪、胡某(金光琪情妇)等,以旅游名义从广西出境潜逃。

    徐光明在潜逃越南失败后,来到武汉,化名王大志,与自己的情人邱某安身江城,做起了冰帽生意。终日惶惶不安,见到穿制服的人就躲得远远的。他心里知道,早晚有一天会被找到的,但已饱经逃亡之苦的他再也不想亡命天涯了。就在他做生意亏本、原来的同党都作鸟兽散时,有一天,他在武汉的房子里和邱某的家人打麻将,接到一个电话:“请问王大志在家吗?”邱某刚说“是”,电话便挂断。他的心里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接着房门被敲开,一副锃亮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上。

    徐光明曾当庭忏悔

    “我罪有应得我认罪”——这是兰州中院重审此案时徐光明在最后陈述阶段说的话。他表示,在他被羁押的6年多时间里面,已经为自己的罪行进行了悔过,并且积极地配合检察机关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到每个号所里面现身说法,还时常劝说其他犯人老实交代情况。最后,徐光明说,希望法院能够给自己一个公正、公平的裁定,也希望能够给自己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

    家人对其很失望

    昨日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徐光明的妻子和女儿对他的行为和生活作风问题都很失望,在案发不久徐光明的妻子便与其离了婚,而他的情妇也在之后也再无音讯。在向律师委托此案时,徐光明的妻子认为自己和徐光明已无任何关系,甚至不愿意签自己的名字,而他的女儿也没有过多过问徐光明的案子,和律师只是在开庭前后才联系。

    徐妻偷偷来法院

    在昨日宣判过程中,记者并没有看见徐光明的家属在场。但是事后记者得知,当日徐光明妻子其实是来到法院的,但是她只是在法院门口站了一会,并没有进法庭大门。记者十分困惑,为什么她对丈夫的行为伤心失望,又会来旁听,但是旁听又为什么不直接进去呢?据一位知情人称,虽然徐光明的行为给他的妻子、孩子带来了莫大的伤害,但是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的妻子还是很关心他的判决结果,可是因为早已解除夫妻关系,所以她不愿意让徐光明知道她来过。(本报记者 王敏 报道)

魏光前家属曾两获病危通知书

    得知兰州连城铝厂原厂长魏光前目前在劳改医院住院治疗的消息,记者于昨日两次踏访该医院,在医院记者了解到其在该医院住院并被抢救过,但对于其余事情院长、大夫到管教科干部都三缄其口,不愿意多做评说。而从魏光前家属处记者则了解到,魏光前家人曾两次接到魏光前的病危通知书。

    目前在劳改医院治疗

    昨日上午11时30分许,记者来到位于大砂坪的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兰州医院,了解兰州连城铝厂原厂长魏光前住院期间的情况,在得知记者的来意后,院长称,此人的确在这里住,但对于其个人生活及案子有关的情况一概不知。随后,记者又来到位于北楼的住院部,经证实,魏光前曾因心脏病、心机梗塞等病在住院部3楼综合病区住院治疗,随后,记者试图找到参与其抢救和治疗的大夫,可能是出于纪律考虑,大夫们多数还是避而不谈。

    但当记者走出该医院时,却发现中午下班出院的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魏光前其人。从谈话中记者得知,此人在医院较配合院方管教工作。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医院,据一名干警透露,魏光前的身体似乎不好,患有心脏病、心机梗塞等多种疾病,病情严重时,院方曾多次对其实施抢救工作,他已在该院住了好长时间了。同时,因为他是未决犯,归管教科管理,除了配合治疗和管教工作,根本不能和外界接触。

    家属:8年没见过面

    昨日宣判后,记者从魏光前的家属处获悉,在魏光前被关押后,他们已经有8年没有见过面了。因为魏光前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动脉硬化、静脉曲张等多种疾病,所以在2001年时她们就收到了2回病危通知书,在2000年高院开庭后,魏光前还因发生了车祸导致腿部受伤。

    对于案件本身来说,她们都不愿发表任何看法。她们表示,不管判决有罪、无罪、罪轻、罪重现在都不重要,这个案子给家人带来的精神压力太大,而且案子再这样下去的话,怕魏光前身体受不了,所以只是希望事情能够尽快有个了解。

    同事:魏光前能力不错

    昨日,记者来到了连城铝厂,在采访过程中有些工人对记者讲到,魏光前其实是一个敢于创新、颇有能力的领导。在他任职期间,厂里的效益和其它企业相比算是不错的,而厂里给工人发的工资也挺高。案件发生后很多具体详细内幕大家并不清楚。也有的人对记者讲到,魏光前当初确实为厂子带来了活力,但是他的功过并不能相抵,在金钱的诱惑下魏光前选择了损公肥私,如今走到这一天也是自食其果。

    律师:判决是客观的

    昨日记者采访了魏光前的辩护律师——甘肃致中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国平。他对记者讲到,在几次对魏光前的审理中,认定的犯罪数额屡次减少,此次中院判决和以前相比最本质的差别就是将“2.7亿国有资产流失”认定为“给国家造成了巨额损失”。在几次审理过程中,律师多次提出该认定没有证据,这表明法院采纳了律师的意见,所以判决是比较客观的。从第一次判决到此次判决,认定魏光前的犯罪数额共减少了80%,所以罪行减轻也是必然的。

    对于此次判决,田律师认为这表明在反腐败过程中,司法机关更为重视法治,也充分体现了法律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对于办案律师本身来说,也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判决结果也是意料之内的。

    而魏光前本人是否会对判决结果满意,田律师说,魏光前时一个专家型的厂长,在他会见魏光前时,魏光前说他一直承认自己有罪,但是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自己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再一方面就是徐光明等人拉他下水且编造许多虚假的事情。对于魏光前本人来说,他认为判处10年以下才是公正的。他说过,判处死刑并不可怕,但一定要争取一个公正的待遇。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