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30年品牌一夕遭毁 “寿桃”蒙黑揭示残酷市场法则

现代快报

    【新闻索引】漫漫30年和短短一天,有时候它们之间能划上等号。对于有着30年历史的南京市老名牌“寿桃”而言,从媒体曝光其“增白剂超标”那一刻起,30年创下的品牌信誉度便面临着毁灭性的考验。记者昨日走进创新食品公司,听“寿桃”的老职工们讲述30年的创业艰辛,以及痛定思痛后的刻骨教训。虽然老职工们一再强调这次真的是因为偶尔疏忽了对原料面粉的把关,但市场的法则就是那么残酷无情,创品牌难,毁品牌易,市场绝对不会对“疏忽”网开一面,也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创业之艰】两代人艰辛创下30年老名牌

    提到挂面,老南京人有个说法叫“要吃就吃凤凰街的”,他们说的这个最爱就是当时厂址还在凤凰街的“寿桃”挂面。1976年,南京市各个区的挂面厂合并为“南京市挂面厂”,“寿桃”这个品牌呱呱坠地。将近30年的风雨更迭,洗不去往日的辉煌。“辉煌”这个词不是记者想出来的,在提及“寿桃”的历史时,几乎所有在座的员工都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个词。南京创新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卫东、生产部长邵顺生都是1976年“寿桃”建厂时就在了,他们说:“和‘寿桃’相伴30年,它已经成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我们经历了‘寿桃’从发展到辉煌,再到衰败的全过程,也见证了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化的全过程……”提起过去,他们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自豪和兴奋。

    “1976年-1979年,‘寿桃’就赢得了‘部优产品’称号,当时已经达到年产1万吨的规模,不只在南京本地家喻户晓,在全国各地都广受欢迎,供给东北三省的货都是靠火车皮一车一车的运……1986年,我们厂花了70万元引进了日本第一条快餐面生产线,这在整个华东地区是首家;鼎盛时期,我们拥有3条挂面生产线、3条快餐面生产线,基本上都是每天24小时开通运转;整个80年代,我们都是‘南京市百强利税大户’,最高年产值高达一亿多元、纳税300多万元……”。

    “‘寿桃’这个品牌由厂里一个个‘老黄牛’辛勤耕耘了30年培育出来的,而且它凝聚了整整两代人的艰辛。”在孙为东的介绍下记者得知,在座的老职工们有的已经在厂里工作了20多年,有的从父辈起就是“寿桃”的职工,自己已经是“第二代”了。回忆起创业时的艰辛,似乎就是昨天的事。直到面临改制,厂里一群老职工怎么也难以割舍相伴多年的老品牌,80多个人硬是靠142万元把老厂给“盘”了下来。将近30年过去了,经历市场竞争、企业改制等一次次洗礼,“寿桃”的辉煌也渐渐退却,然而,作为“老名牌”,它的光环还在,目前仍然维持着南京本地超市月销售额近50万元的记录;在挂面市场鱼目混珠的情况下,老名牌如何保证几十年来形成的信誉保证,这无疑对整个行业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毁业之易】一时疏忽让“天都塌了下来”

    和30年创业的艰辛相比,多年的品牌基业完全可以毁于一旦,这样的对比何其残忍,却又何其现实。

    检验员戴玉琴满脸的委屈。她说,在南京的这么多生产挂面的厂家中,就属他们厂在质量检验控制方面最严格。她拿来了厚厚几沓的检测表,这些都是她在挂面生产前后的检测,每一天、每个班次、每个产品批次都有着详细记录,从挂面的厚度、水分、酸度、感官、卫生等几方面都详细检验。她说,这些年来,他们厂一直按照这样的程序进行质量监控,就连称错了挂面的重量也会被重重罚款。但平时的严格可能会被一夕的疏忽毁于一旦。

    “一时的疏忽,让整个天都塌了下来!”说这句话时,生产部长邵顺生脸上是不尽的懊悔。当年进厂时邵顺生才29岁,将近30年的相伴让他对“寿桃”的感情“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他和孙卫东都说,平时他们都是从定点的面粉厂家购买面粉,而且也一直坚持向面粉厂家索证,凡是没有检测报告的面粉一概不用。然而,去年底正忙着搬迁、企业改制和设备调试,又逢上面粉涨价、行情紧张,厂里便临时从安徽购买了两千斤左右的面粉,一时疏忽而未向面粉厂家索要相关的检验报告,恰恰就是这批面粉出现了问题。孙卫东说,由于制作挂面时不需要添加任何东西,因此他们厂并没有检测增白剂含量的设备,而且这样的设备太贵了,每套设备需要几十万元,他们根本无力购买。

    【重创之痛】“听到曝光,我当时就哭了”

    贾玉玲的妈妈也是“寿桃”厂的老职工,“寿桃”挂面增白剂超标被曝光的消息就是她妈妈打电话告诉她的。“当时我一听就蒙了,怎么会啊?眼泪也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贾玉玲说,她和父母怎么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还有很多职工像贾玉玲一样接到了无数亲朋好友质疑的电话。“当时的感觉就是:天塌下来了,企业要完了!”孙为东说,这些天来,几乎厂里所有的职工都和他一样经历了一个个不眠之夜。“这个牌子对我们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职工们说,自从厂子从凤凰街搬迁到江宁后,他们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要起床,坐上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赶过来上班,晚上再坐回去,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五、六百块钱,冬天逢到下雪,甚至还要步行很长一段路……“不过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只要这个牌子还在,大家在一起干活辛苦一点可是很快乐!”

    改制后,很多人面临着下岗,也有很多人因此获得了“跳槽”的机会。厂里一些工作20多年的老职工一下子成了小作坊的挣抢对象,有着27年工龄的许银就是一位,然而,面对小作坊开出的1000多元的月薪,他硬是拒绝了,心甘情愿地留在厂里拿着每月的500块钱,尽管妻子下岗后还卧病在床、儿子还要上大学。当记者问他这番选择的原因时,他说:“我舍不得这个牌子。”

    【痛定思痛】今后所有原料面粉都送检

    孙卫东说,尽管不是主观因素造成的,但是这次的事件的确给他们上了惨痛而深刻的一课。为了防止再出现这样的“疏忽”,厂里面出台了一系列品质监控举措,今后他们在购进原料面粉时将加倍严格管理,除了要索取相关证件、检验报告外,还将对每一批进厂的面粉送到有关部门进行检验,检验合格后再使用。他说,他们还要对半成品和成品挂面进行送检,虽然送检一个品种检查一个项目就要花费150元,但他们为了品牌的质量,还是要将15个品种的挂面全都送检,而且每批次都将再增加一个“增白剂含量”检测项目。孙卫东说,被曝光的那批增白剂超标的挂面已经在今年2月份召回了大部分,那批面粉已经不再使用。他说:“眼下最大的困难是我们停产了,然而一天不生产我们的工人一天就没有饭吃,我们真的一天都等不下去了,真希望能早些开工生产。”

    采访结束前,记者问了孙为东一句话:“晚些时间卫生局的检测报告就要出来了,你有把握吗?”“当然有!”“如果这次还是不合格,你打算这么办?”“关门!”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