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公共信息用来赢利?北京114查号台有些“变味”

《市场报》

    “开锁热线”有亲有疏

    114查号台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据着重要位置,人们习惯于拨打114查询自己需要的电话号码,特别是一些生活中应急的号码,比如开锁公司、搬家公司、家政公司等服务电话。

    然而,最近,北京市2家开锁公司向本报反映,114查号台只提供仅仅由5家开锁公司加盟的开锁热线,其他开锁公司因此失去了公平竞争的机会,经营业务出现严重萎缩。

    开锁热线“生意红火” 开锁公司陷入困境

    2月11日,记者约见了这2家开锁公司———北京安定保开锁服务中心、北京安久开锁服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

    北京安久开锁服务有限公司经理柳云喜告诉记者,从2003年3月17日开始,114查号台变脸了,开设了一个所谓的“开锁热线”———96096600,只要有人查询开锁公司的电话号码,在不能提供开锁公司全称的情况下,只提供热线号码。记者随即拨打114查号台查询,果然如此。

    据了解,114查号之所以给5家开锁公司开通热线,是因为这5家开锁公司和北京畅捷网络通讯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一号通业务使用合同》。合同中表述,畅捷公司提供特服号码———开锁热线96096600,并保证114台开锁需求的模糊查询信息全部进入开锁热线。5家开锁公司每年支付服务费18万元。

    114查号台是北京通信公司营业厅的一个部门,而畅捷公司是一家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114查号台怎么会听从它的“指挥”呢?他们之间存在什么关系?

    实际上,畅捷公司只提供了技术支持,保证正常运行,软件升级,设备增容等技术性工作。该公司和另外一家企业———北京信海通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书》。合同中信海通公司“同意畅捷公司在114查号台登记96096600”,并“保证来自用户的开锁需要的模糊信息全部进入本热线。”畅捷公司向信海通公司支付查询费,每月5000元人民币。

    据了解,信海通公司是114查号台的另一个身份。记者拨通该公司电话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就是114查号台,对外的名称就是信海通公司。从信海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上也可以看出,该公司的法人代表王伟潮就是114查号台的主任,公司登记的地址也是114查号台的办公地点。

    就是这样一条热线,使北京市其他开锁公司的经营陷入了困境。“开锁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它的客户来源大部分都是依靠信息,目前主要是依靠客户查询114查号台得到公司的电话,才能进行开锁服务。从114台的开锁热线开通后,我们公司的业务一落千丈,以前每天收入3000元,现在公司的活儿少得可怜,最多能收入200元。其他没有加入开锁热线的开锁公司情况也是一样,都濒临倒闭了。”北京安定保开锁服务中心经理古彦平说。

    不仅如此,这条开锁热线还使北京开锁市场人为地发生了巨大变化。

    一方面,由于没有需求信息来源,没加入热线的开锁公司,处于倒闭状态;而另一方面,加入热线的开锁公司的营业额迅速攀升。来自开锁热线的开锁信息太多,以至于这5家开锁公司忙不过来,请别的开锁公司帮忙。

    “他们的活儿太多,就找我们帮忙。但是,我们只能拿到消费者付给他们价格的1/3。为了公司的生存,我们也只能接受。有一点活儿,总比没有强。”柳云喜无奈地告诉记者。

    随着拨打开锁热线客户需求的上升,开锁热线的开锁价格也相应提高了。根据记者的调查,开锁热线的价格比其他开锁公司高一些。比如打开一个普通铁栅栏门锁的价格,记者电话查询后,开锁热线报价150元,而北京安久开锁公司报价80元。但是,由于大多数的顾客查询不到别的开锁公司的电话,只能“享用”开锁热线的高价。

    加盟公司反戈一击 呼吁公平竞争环境

    出现这样的市场格局和供求关系,对于加盟热线的5家开锁公司来说,他们又有什么样的心态和看法呢?

    几经周折,记者见到这5家开锁公司之一的王氏开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振亚。面对记者的提问,王振亚十分坦白:“虽然我们在享用热线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但是,从内心说,我们也感到不安。况且,这样的情况也不利于我们公司以后的发展壮大。开锁行业是一个需要不断进步的行业,竞争靠的还是技术和服务。我还是想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靠我们的技术赢得市场和信誉。”

    记者:“114查号台为什么给你们开绿灯呢?”

    王亚楠说:“这是我们开锁公司和114查号台斗争的结果。”他向记者讲述了开通热线的前前后后。

    早在2年前,114查号台自己成立了一个“修开锁热线”,向公众推荐与其签约的开锁公司,“修开锁热线”先记下消费者的联系方式,再通知某个开锁公司和消费者联系,并收取该公司的信息费,每成功推荐一次均收取一定信息费。

    2002年7月30日的《北京晚报》中一篇报道也证实,当时名列“修开锁热线”中的奥顺通锁具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和114台签订的合同中写着:“乙方(114查号台)向甲方(奥顺通公司)每介绍成功一个开锁用户,甲方按用户开锁类型按不同的价格付给乙方佣金”,其中,“汽车和保险柜开修锁,每成功为用户开锁一次由甲方向乙方支付30元信息费;文件柜支付15元;防盗门或其他锁具开修锁支付20元;其他情况包括配钥匙每成功一次支付5元信息费。”

    “当时,我们和其他几家开锁公司认为114台不应该收取信息费,多次找114台协商。最后,114台同意我们可以开通一条热线,但是要收取服务费,并为我们牵线找到北京畅捷网络通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其实,北京114查号台不仅开通了开锁热线,还开通了不少类似性质的热线。

    公共信息可以用来赢利吗?

    透过北京开锁市场的纷乱,可以看出114查号台起到的“重要”作用。如果没有开通热线,而是按照114台以前承诺的“就近原则”查询,给开锁行业提供一个平等竞争的信息平台,那么北京的开锁市场将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史际春教授告诉记者:“114查号台利用公共信息的优势,对5家开锁公司提供开锁热线,导致5家开锁公司垄断市场,使其他开锁企业失去了公平竞争的机会,这违反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回首114的发展,可以发现,在电信改革之前,各地每年几乎都有114扮演企业“红娘”,协助企业达成经销往来协议、为企业解决生产难题,协助离散亲人合家欢聚,以及救死扶伤等类似的报道。114从此成为人人皆知的公众服务品牌,成为企业经营、人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随着国家在固话领域打破垄断,原中国电信独家经营全国固定电话网的现状被打破,目前形成了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铁通3家运营商为主的经营固定电话的新局面。原有的1个统一的固定电话网被3个各自独立的固定电话网所取代,而114随着电信体制的改革,理所当然地留在了主导运营商一方,即南方留在了中国电信,北方留在了中国网通集团所属的通信公司。现在,北京市通信公司的114台竟然办起了公司,开门做起了生意。

    引人深思的是,北京市114查号台收取服务费的做法,让人不禁联想到120、119等公共信息是否也可以拿来赢利。最近,重庆市云阳县农业局39岁的农艺师沈腾洲突发疾病,家人拨打120急救电话,原认为与其住所只有一街之隔的云阳县卫生局指定的120急救医院,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然而等来的却是距家较远的县中医医院的急救车,因错过宝贵的抢救时间,沈腾洲终不治而亡。悲剧暴露了管理的混乱。

    和119、120等特殊服务号码一样,114查号台掌握的信息属于公共信息,本该为公众提供服务,如今却被通讯公司所垄断,成了赢利的一种手段。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