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原罪”:中国经济20多年解不开的结

  新闻背景2003年12月31日,河北省政法委颁布《关于政法机关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良好环境的决定》,其中所谓“大赦民企原罪”的条文引起了广泛争议;2004年2月2日,在舆论的热烈关注下,河北省委政法委发布了对该《决定》的说明。现节选该文件4个争议最大的条文如下。

    1.对民营企业经营者创业初期的犯罪行为,已超过追诉时效的,不得启动刑事追诉程序;在追诉期内的,要综合考虑犯罪性质、情节、后果、悔罪表现和所在企业在当前的经营状况及发展趋势,依法减轻、免除处罚或判处缓刑。

    2.法律没有明令禁止的生产经营行为就可以大胆做。

    3.对于国家工作人员参与招商引资活动进行保护。

    4.依法维护娱乐场所等特种行业及其从业人员的合法权益……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随意进行检查和调查。

    “严打”、“宽放”都违法治精神

    访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马怀德博士

    记者:以一个法律学者的眼光看,你认为河北政法委出台的《决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和作用?

    马怀德:我个人认为,从法律的角度看,《决定》本身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

    因为它所涉及到的具体法律条文,只有立法者才有权力解释。如果只是对原有法律条文进行简单的重复,作为一个地方党组织的机构根本用不着以这种方式郑重说明;再者,重复法令条文没什么意义,而且也没这个必要,因为法律已经规定的特别清楚;如果不是重复,是出于对法令条文的某种倾向性的解释,那又超越了政法委的具体权限范围。

    从立法程序上讲,《决定》又不符合《立法法》。因为只有全国人大拥有刑事法律的立法权,政法委作为一个地方的党的机构是没有权力作出这样的规定的,以一个党的部门身份来做这件事情的确不太合适。即使是出于对市场经济行为的保护,也要通过合法的法律程序加以明确。因此,可以说,这一事件的意义可能更多的在于给人们带来的警示思考。一个良好的愿望和初衷如何通过正当合法的程序加以实现是我们各级机关都应当认真思考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方式和程序比内容本身更加重要。

    记者:你怎么看待民营经济发展初期出现的一些违法问题,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原罪”问题?

    马怀德:在法律上不存在“原罪”这一概念。这是涉及宗教用语的一种习惯表达。既然“原罪”行为也是一种犯罪行为,不能因为是一种特定时期特定环境下所犯的罪行就享受特殊的“待遇”。能不能豁免,这是一个刑事法律政策问题,要由立法机关来确定。对于原始资本积累中出现的违法,不会因为是民营企业家或国营企业家就可以随意豁免或放宽,既不能过于苛刻适用和解释法律,也不能过于宽松。国家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如果在追诉时效内发现民营企业家有违法犯罪行为的,仍要追究其行政或者刑事责任;超过了追诉时效的,自然也就不可能追究。过去我们对刑事犯罪有“严打”一说,今天这一事件似乎表明了地方机关在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即“宽放”。我想,不管是“严打”还是“宽放”,都应当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慎重从事,而不能越权“冒进”。

    记者:你怎样理解《决定》中所极力标榜的“法律没有明令禁止的生产经营行为就可以大胆去做”的说法?

    马怀德:法治社会就是这样,很现实也很理性。对于老百姓而言,凡是法律没有明令禁止的,人人都可去做;如果国家认为是不合适的或者是不提倡的,那就要进行立法加以禁止。

    记者:从《决定》鼓励政府工作人员积极参与招商引资的角度看,要不断推动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政府、企业和法律之间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

    马怀德:首先,我想说明的一点是,对于政府工作人员是否利用了职务之便去从事招商引资活动,从法律上很难界定,从可行性来说很难操作,因为,人的身份是一个整体,有些东西是无形的。至于他们三者之间的关系,我认为企业发展首先需要一种好的环境,而这个环境只能由一个法治的社会来创造。

    规范的制度关系应由法律来固定

    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公共经济系主任黄恒学博士

    记者:河北省出台《决定》,目的是为企业做一件好事,但是为什么美好的愿望、善良的动机却备受争议,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呢?

    黄恒学:在我看来,这是市场经济制度建设中的角色调整问题。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不是政法委一个简单的文件就能调整到位的,规范的制度关系应由法律来固定。

    打个比方,企业是市场的运动员,而政府就是市场的组织者、规范者、调剂者、引导者、推动者。企业受利益驱动,肯定以追求最大利益为目的;社会也有许多利益集团,政府作为利益集团之一,一般会考虑公众利益多一些。所以我们一般认为企业是营利机构,而政府是不应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与政府的运行机制也不一样,企业是按市场规则来运行的,而政府不可以,它只能用人民的利益来衡量,要为公众利益服务。政府和企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要实行政企分开。社会主义的市场分工也是非常清晰的一个系统,要求各就各位、各司其职,这才符合市场发展的规律。

    记者:在这次论争中,有关民营企业的“原罪”问题十分醒目,你认为,从政府的角度看,该如何对待民营企业发展初期的资本积累?

    黄恒学:民营企业是社会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只有国有资本,肯定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潮流。我国还是一个资本很不发达的国家,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资本的分化问题,资本要走多元化的发展之路,就要有一个制度来规范,十六大报告已经提出,既要保护公有财产,也要保护合法的私有财产,这里就涉及到怎样对待原始资本积累的问题,因为原始资本积累时期会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官商不分、走私贩私、偷漏税等等。关于政府该如何看待这些问题,我个人认为,这需要尽快地出台财产立法。因为,私有财产中也存在界限不明的问题;还有一个严重的现象就是资本的转移问题:因为国有资本是一种垄断资本,是不足的,资本短缺是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资本外逃对经济的发展是不利的,所以说,现在对原始资本的追究应辩证地看,确实是严重违规的,就不能不追究,否则就是不负责任的。实际上,现在很多人的资产已基本通过一定的环节合法化了,例如,像福建、浙江、广州的很多企业将最初的资本投资办企业已合法化了。

    记者:你认为河北出台的《决定》,对民营经济的发展能起到什么直接作用?

    黄恒学:今年就要修宪了,对个人私有财产会有明确的规定。而河北省政法委的文件我认为不会产生直接意义,因为,这不是一种法律行为。但有一点不能否认,那就是:它在客观上会推动立法的进展。

    让民营企业坦然亮出自己的钱袋

    记者:我们发现,从表面上看,作为政策的制定者———河北省政法委似乎处于了争论的漩涡,但事实上,在这次论争中,民营企业作为在场的“缺席者”,依然充当了一个尴尬的角色。你如何看待中国民营企业的形象?

    黄泰岩:在这里,我不想过多地评价河北省的文件。不错,这场争论的背后,实际上是关于中国民营企业的形象问题。我觉得民营企业以何种形象走进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国有经济的改革、对民营企业自身的发展、特别是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同时民营经济的发展对中国的开放和经济的全球化也很重要。

    第一,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发展民营企业。积极财政的淡出,就要求民营资本能快速跟进。而让民营资本很好地释放出来,就需要一个很好的法律环境作依托。因为,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预期投资政策稳定,企业才会决定进行投资。而目前的中国恰恰需要长期投资,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工业化已经走向重工业化阶段,像钢铁、汽车、机械,一旦投资就要有十到二十年的过程;还有一点,就是资金量的问题。中国现阶段,需要民间资本的进入,更需要大规模的民企的长期投资,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经济就会上不去,也无法稳定。

    第二,国企的改革需要民企的对接。目前,国有企业的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突出表现为投资主体多元化的改革,也就是要吸引民资、外资的进入。而影响民间资本进入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企业的背景问题,也就是说要看你的企业有无进入大企业的背景资历和过去的公众形象如何。看来,要完成与国有企业的合作、对接,企业的形象问题也很关键。

    第三,经济全球化也要求开放从内着手。当我们面对跨国公司的大举进入时,就要考虑中国的企业如何与它们对接,如果继续实施对内的不开放,对民营企业限制,就可能造成外资进入的不利,可能使他们对大型企业的机制等问题产生怀疑。因此,首先就应对内开放,经过民营与国企的一段磨合,让中国的企业效率和竞争力提高了,再让外资进来。

    记者:你的谈话中认为民营资本的资金释放呈现出链条式的特征,你认为在这个“释放链”中,哪些因素最为重要?

    黄泰岩:环境问题,也只能是环境问题,这个环境主要指社会环境(对民营企业的社会认知度等)和法制环境。因为没有人不希望发展,民营企业也是如此。释放资金的目的是为了发展,是为了赢取更多的资金回报。

    民营资本的释放牵扯到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对以前的资金怎么看待的问题;二是对以后的资金怎么保护的问题。尽管第四次修宪即将解决后一问题,但对前一问题还没有解决。从这一点上看,河北出台的文件有其前瞻性的一面,它试图呼吁对前一个问题的解决。后一个问题的解决是前一个问题的基础,而不解决好前一个问题,好多其他问题也都无从解决。所以从经济发展的高度看,我们应该算大账,而不应该算小账。应站在国民经济发展的大的立足点上,对民营原始资本采取一种宽容的态度。

    记者:你认为具体怎么做,才能让民营企业坦荡地打开自己的钱袋?你如何看待国外“以钱赎罪”的做法?

    黄泰岩:这需要一个不断摸索的过程。我认为这次河北省的决定最大的意义也在于此。至于国外“以钱赎罪”的做法,我认为无可厚非。其实,我刚才谈的民营企业的投资,也可以看作就是赎罪,把钱拿出来回馈社会,就是一种较好的方式。反过来讲,他不把钱拿出来,把它存到银行里,他一点儿也没错误,也不会引起过多的注意。你说这样能解决问题吗?你也无法断定他是否有罪,原罪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发展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有很多企业家讲100万以上的钱都不是我的,都是属于社会的。另外,我不赞成用“赎罪”这个词,我们应该树立“向前看”的理念,因为,十六大讲得非常清楚,“要调动所有的资源来创造财富”。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