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中国股市10万个为什么:中国经济有没有“泡沫”?(上)

《中华工商时报》

    一年之际在于春。

  2004年2月4日是中国农历的立春。这一天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在北京召开了新年之后的第一个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宣布对钢铁、电解铝和水泥三大行业进行调控,并且指出“制止钢铁、电解铝、水泥行业过度投资,是党中央、国务院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保持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重要举措”。2月8日,中国银监会宣布将对钢铁、电解铝、水泥、房地产、汽车等行业的信贷资金实施专项检查。根据国务院的安排,国土资源部、人民银行、环保总局和质检总局等相关部门也都将采取相应措施,中国经济新一轮的宏观调控终于开始了。

  如果说2003年还存在着是否“过热”的争议的话,那么2004年的主旋律已经确定为降温;如果说2003年央行准备金上调是周小川学习格林斯潘而采取的预调实验,那么2004年立春的国务院会议就是曾培炎效仿朱镕基而进行的微调革命;如果说2003年央行121号文件是孤军奋战并最终被房地产业掀翻的话,那么2004年就是国务院各军兵种的立体组合作战,资本的力量遭遇的是最严厉的行政制裁。

  2004年的春天,北京的房地产业大佬突然集体向媒体倾诉2004年北京房价要涨的预言,口气之坚决,立言之凿凿令人感动又困惑。春江水“寒”鸭先知,潘石屹们的冲动说明开发商比我们更早地感觉到了颈后阵阵逼来的寒气。

  2003年的中国经济毫无疑问就像一个高速行进的火车头,其间虽然由于SARS的原因被强行顿了一下,但是惯性依然使其保持了强劲的增势。虽然国家统计局的官方统计GDP只有9.1%,但是第四季度9.9%则明白地告诉我们,9.1%并不是一个真实的影像。2003年4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SARS疫情新闻发布会之后,水皮在杂谈中发表“SARS为什么不足为虑”的杂谈,其中有一段专门提及“SARS在2003年度的中国经济年度报告中应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文章说“根本的原因并不在SARS造成的社会恐慌以及这些恐慌对民航业、旅游业自‘9.11’以来一直萎靡不振的雪上加霜,也不在于受恐慌影响零售百货业可能受到的冲击从而导致内需的不足,更不在于由于担心SARS而取消商务活动以及可有可无的所谓这论坛那峰会将使相当一批职业‘会客’失去从业机会,而在于SARS病毒的蔓延在中国经济出现新一轮景气周期的当口浇上的冷水,这桶冷水很有可能给迅速过热的投资热潮起到冷却的作用,从而平衡、延长新一轮的景气周期。因为不管什么原因,第一季度中国GDP已经达到9.9%,创出6年以来的新高,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27.8%,根据社科院发布的春季报告,按现价计算,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将占GDP的45%,经济复苏是大家的心愿,但是复苏过猛过快就会导致过热,就像二级市场一样持续的暴涨结果只能是暴跌,以空间换时间不如以时间换空间。”事实证明,这种判断是对的,从GDP的增速看第一季度是9.9%,第二季度是6.7%,第三季节已经恢复至9.6%,第四季度公布出来的是9.9%,而实际的可能或许更大。各项经济指标中,除外商投资总额535.05亿,远远低于估计中的570亿美元,增幅仅1.49%亦大大低于上年12.5%之外,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是55118亿元,增幅26.7%和第一季度相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45842亿元,增幅为9.1%,出口总额4300亿美元,较上年3000亿美元净增1300亿美元,外汇贮备4033亿美元,增长40%,净增1168亿美元,GDP总额116694亿元,相当于1.4万亿美元,人均达到1090美元,考虑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只增长了1.2%,2003年的经济简直就是高增长、低通膨的完美模式。

  在这个近乎完美的模式中,无论是钢材、电解铝、水泥三大原材料产业还是房地产和汽车这样的消费投资类行业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钢材,2003年钢铁行业预计钢产量2.2亿吨,比上年增加3840亿吨,预计2004年末钢产能将达到3亿吨。2003年全年消费2.6亿吨,而全世界2001年消费的钢材才7.2亿吨,中国占了36%;

  电解铝,预计2005年产能1000万吨,国内市场需求才600万吨;

  水泥,2003年全年消费8.2亿吨,全球产能不过15亿吨,中国占了55%;

  煤炭,2003年全年消费15亿吨,全世界总数才49.3亿吨,中国占了30%;

  房地产和汽车尽管在2003年度频频遭到警告,央行先后收紧了房地产信贷和汽车信贷,但是进入2004年,增长的势头不仅没有减缓,而且呈飚升的态势,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34.9%,大大高于上年21.9%的全年水平,汽车同样增势达到了令人吃惊的54%。

  与此同时,来自金融机构的数字又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这种高速增长的投资不是来自别处,恰恰是银行的信贷。

  数字表明,2003年,全年投放的现金是2468亿元,较上年多了879亿元,M2(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19.6%,M1(狭义货币)供应量增长了18.7%,市场流通的货币量M0增长了14.3%均远远高于GDP增幅。2003年全部本外币存款22万亿,增加了20.2%,全年多了3.7万亿,其中居民存款10.4万亿增加19.2%,全年增1.7万亿,形成对照的是2003年全部本外币贷款余款17万亿,增长了21.4%,全年增加的贷款数是3万亿,远远高于2002年1.8万亿的增长。换句话说,2003年的贷款增长高于存款增长幅度,货币供应量处于前所未有的宽松状态。

  国际经验表明,当一个国家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消费进入升级换代的时候,这是为什么房地产和汽车能够保持如此巨大的投资吸引力的原因所在,回过头来下游商业的巨大需求又催生了钢材、电解铝和水泥这样的原材料产业的投资,于是“没有温度的发烧”就这样出现了。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