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林毅夫:中国经济还会继续高增长

  通货紧缩没有影响中国经济高增长

    记者:尽管非典疫情给经济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2003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仍然达到了9.1%。一些海外媒体对此表示怀疑。请问,这里面有没有水分?

    林:我首先要肯定的是,近几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是真实的。但为什么国外会有人质疑呢?主要原因是,早在1998年中国就出现了通货紧缩的势头,而这之后的5年间,中国经济却保持了年均7.8%的增速。按照国际经济学的经验,当一国出现通货紧缩时,该国经济会零增长或负增长。但为什么我国还能维持高增长呢?原因是各国通货紧缩的成因不同。我国长期以来一直是短缺经济,物价水平的下降是企业生产能力提高,产品供应过剩引起的。经济增长主要取决于消费和投资。虽然我国国内消费需求基本不变,但由于多年来政府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加大了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力度,而这部分投资撬动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对整体经济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国外一些人对我们统计数字的怀疑是没有根据的,因为目前我国的经济统计有两个系统,一是上报系统,二是调查系统。我国有6000多家专门的调查点,它们分布在全国各地,对经济运行的数据进行调查收集。目前我国的经济数据主要依靠后者,这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上报中发生的虚报现象。所以,我们国家发布的经济增长率是真实的、可信的。

    记者:这么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您估计还能持续多久?

    林:一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潜力取决于它自身技术创新的能力。发达国家的技术创新依靠发明,但这往往需要大量的研发资金投入和较长的时间,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创新则依靠引进、学习和模仿。两种模式中,后者更为有效,成本更低。目前,我国的技术创新潜力还远没有被挖掘出来。2000年,我国农业产出占GDP的比重、居民收入的恩格尔系数(恩格尔系数=食物支出金额筑总支出金额)都只相当于日本1960年时的水平。这就是说,我国依靠技术引进的后发优势还远没有被充分利用,我国经济高增长的势头还完全有可能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并不仅仅是强制包工头按期发薪那么简单

    记者:在我国的经济发展中,您认为有哪些问题和隐忧?

    林:比如金融体制改革进展较慢,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呆坏账比率太高;消除腐败问题已到刻不容缓的地步;国有企业改革成效不明显;城乡发展差距日益加大等等。

    记者: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尽快解决农民增收难、看病难、子女教育经费难等一系列问题?

    林:“三农”问题是一个会影响我国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突出问题。目前,我国农民增收的途径少,增收的亮点少,要实现农民年人均收入增长4%的目标比较困难。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制度上入手,改变以往扭曲农产品和矿产资源收购价格,但却保障工业品价格的不合理格局,培育农产品流通市场,形成合理的农产品价格体系,使中西部地区农村在农产品和矿产资源方面的比较优势真正发挥出来。同时,通过大力发展乡镇企业,使一部分农村人口转变为城镇人口,把农产品的生产者转变为消费者。记者:您认为应该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

    林:解决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强制包工头按期发薪那么简单。这里面可能牵涉到如工程转包、三角债、拖欠银行贷款、房地产泡沫等更深层次的问题。当这些情况出现时,农民工作为弱势群体,遭受的损失往往最大。目前,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我相信这个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记者:美国制造业对中美贸易逆差问题的批评一直没有停止过,最近美国又刚对我国家具进行反倾销。您有什么看法?

    林:中美贸易逆差的根源是产业结构上的问题。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肯定要在劳动力便宜的地方生产,这才符合经济规律。美国的家具等产品即使不从中国进口,也要从其他国家进口,因为它劳动力太贵。美国的家具等企业如果不进行自身产业结构的调整,靠贸易保护是没有出路的。

    其次,我们还要看看中美贸易逆差究竟“差”在哪里。实际上,目前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只是以前美国对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等加在一起的规模。只不过,美国把其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逆差都转到中国身上了,而美国对亚洲国家的逆差在其逆差总额中的比重近几年是在缩小的。

    提高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非常关键

    记者:都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为什么中国经济连续多年高速增长,但股市却连续3年低迷呢?

    林: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上市公司和国外的在性质上不一样。我们的上市公司大都是经过“包装”后上的市。也就是说,公司的基本面本来并不好,为了成功上市,它们大都经过一番粉饰。根据我本人的调查,1991年,在沪市A股有69家上市公司。然而今天这69家公司几乎全变成了垃圾股。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无疑与它们上市后并未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有关。再说,这些上市公司也难以完全反映各行业发展的真实面貌,所以股市和经济的走势相背离也就不奇怪了。

    记者:那您认为现在股市中的水分挤得差不多了吗?

    林:我看不见得。我们股市的市盈率(股价筑每股盈利)仍有50多倍。这么高的市盈率,能说没有水分吗?现在分子(股价)是下来了,但关键还要看分母(企业利润)。如果企业利润不提高,股价再降也只是单方面的。所以,关键还是要提高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

    记者:您的人生经历非常丰富。您认为哪次选择是您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您有什么话要和海外学子说吗?

    林:学成归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事实证明也是最有价值的一次。我非常喜欢现在所从事的事业。对理论研究的偏爱,对现实问题的思考使我感到生活很充实,也很有价值。我欢迎海外学子回国效力,中国有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我主持的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就是其中之一。可以不夸张地说,除了中南海,国内没有哪个地方能有北大经济研究中心那么好的做学问的环境。国家给归国人才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现在是他们回国的时候了。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