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热点聚焦:北京一国企私分国资 一个月发奖金12次

综合

  北京市东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领导班子3名成员和1名财务科长以发奖金、买保险等名义,疯狂为本部职工发钱,造成2400多万国有资产流失。日前,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终审判处这四人私分国有资产犯罪罪名成立,经理龚伟明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据悉,这是北京市司法机关适用1997年刑法新增设的私分国有资产罪处理的第一起“窝案”。私分国有资产领导班子“空前团结”

    北京市东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是一家经济效益不错的国有企业。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龚伟明原是区房管局副局长,公司总会计师夏建兰原是区财政局副局长,公司总支书记、副经理张岱雨以前也是政工干部。

    ■超发工资捅出2465万窟窿

    2001年,面临改制的住开公司要与其他公司重组,领导班子成员首先想到的是尽快分钱。在此之后,公司经理办公会(俗称“班子会”)频繁开会研究工资总额的使用、发放问题,甚至专门去类似单位考察。2001年一年中,公司以大病医疗费、清欠奖、供暖奖等多个名目发放奖金80余次,最多时一个月发12次奖金。且奖金发放的数量标准也大幅度提高。仅2001年12月至2002年5月公司就以“职工医疗补贴费”的名义,在“应付工资”和“福利费”中列支发放现金289万元,领导班子成员及部分科长每人分得12万元。最终造成了超工资基数列支工资性支出2465万元的窟窿,大大减少了应属国家所有的企业利润,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涉案的领导班子成员后来讲,每次开有关提高待遇的班子会,整个班子就会表现出“空前团结”,从来没人提出反对意见,也根本不理睬财务审计反映出的问题。

    ■780万商业保险打入成本

    2000年,公司经理龚伟明在一次党政联席会上提议要给职工购买商业保险,班子会一致通过,并选定了一份终身险,规定每个职工不论职务、年龄,每人3万元。在此后不久,领导班子又决定为50岁以上的正科和正处、副处干部买国寿福瑞险,保额是每人10万元。

    2000年底,公司经理龚伟明决定将购买的商业保险费用列到管理费里。他后来交代说,住开公司每年决算时由财务先算出利润,再由他和总会计师、财务科长一起商量该上报多少利润。因为该公司实行的是“工效挂钩”工资,因此,企业当年实现利润的多少,对下一年度应当完成的任务和可提取的工资总额是有较大影响的。保险列为管理费,就使得本应职工个人出资购买的商业保险算入了国有企业的成本,减少了应属国家所有的利润。个人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也变成了住开公司为这笔保险缴纳的高达33%的企业所得税。 

    但龚伟明很快得知,会计师事务所在年度审计中要对住开公司2000年将商业保险费用列入管理费的事实进行披露。龚立即找人疏通,最终摆平了会计师事务所。

    以后3年中,公司领导班子又为公司本部全体职工

    共投保商业保险4个险种,险种性质分别是分红型、赔偿型,换言之,就是职工每个人都能得到受益型的保险,缴纳保费共计1200余万元,其中780余万元保费列支在管理费科目中。此行为增大了企业的费用,减少了企业的利润,侵犯了所有者权益,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领导班子全被判刑

    这列支在管理费中的780余万元保费,将龚伟明等4名公司领导推上了审判席。东城检察院以私分国有资产罪对龚伟明等4名公司领导提起了公诉。东城法院一审认为,住开公司作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经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为职工购买的商业保险,系由个人收益的储蓄性保险,已超出了国家规定的企业为职工购买的基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及补充医疗、养老保险的范围,其实质是将国有资产非法分配给个人,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的后果,且数额巨大。住开公司的行为已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

    龚伟明作为公司经理并主管财务、劳资部门工作,夏建兰作为公司的总会计师,张岱雨作为公司党总支书记兼副经理,李美玲作为公司财务审计部主任,4名被告人均应依法以私分国有资产罪予以刑罚处罚。法院判处龚伟明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4万元;夏建兰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李美玲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万元;张岱雨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龚伟明等3人随后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日前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来源:北京青年报 记者/程婕)

  •  擅用432万元为职工买房 北京一单位两负责人被捕

 
   视点·监管政策

    新闻链接:什么是私分国有资产罪

    私分国有资产罪是1997年10月施行的《刑法》中新设立的罪名,是指国有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数额较大的行为。在新刑法颁布之前,私分国有资产行为有的以玩忽职守罪论处,有的以贪污罪论处,还有的在“法不责众”的错误思想指导下没有作为犯罪论处。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一些国有单位出于个人或者小集体的利益,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采取奖金、提成等各种方式将国有资产私分给个人,致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失。实践中,私分国有资产行为带来的社会危害性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已成为扰乱和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经济犯罪。这种以单位名义实施而使个人中饱私囊的行为,一般人数较多,数额大,造成国家财产流失极为严重,侵害了国家财产所有权。近年来,不断有一些单位因犯本罪被司法机关查处。

    据介绍,作为受国家培养多年的干部,龚伟明等班子领导已经有一定社会地位,享受不错的物质待遇,要他们违背道德与良心,明目张胆地贪污并不是他们最初始的选择。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打一些政策擦边球,这是他们的行为边界,也是他们打算采取的做法。可淡漠的法律意识没有使他们悬崖勒马,直到案发,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触犯了刑律。

    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办法出台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部日前公布了《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对企业国有产权转让行为的决策、批准及交易的操作程序等进行了规范,并明确了相关各方的法律责任。办法自2004年2月1日起施行。

    此办法的出台,旨在规范企业国有产权转让行为,加强企业国有产权交易的监督管理,促进企业国有资产的合理流动、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的战略性调整,防止企业国有资产流失。

    授权发布: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全文)  

   点·经济时评

    国企当家人要慎打“擦边球”

    对于许多国有企业的当家人来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终审判决无异于响亮的警钟。法院裁定,北京东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的领导班子成员犯有私分国有资产罪,四名涉案人员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不同数额的罚款,这样的处理结果完全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而且在国有企业中的反响想必仍然是震撼性的。

    东城住开公司的领导班子在企业重组之际,抓紧时机为领导和职工“发钱”,他们不仅以季度奖、年终奖、福利费等名义超额列支两千多万的工资性支出,更是把商业保险的费用计算在管理费科目中,从而达到逃避审计、私分国有资产的目的。这几位国企当家人虽然没有大规模中饱私囊,在“分钱”的时候也兼顾了公平,甚至让所有的职工都得到了“好处”,但是,他们的行为侵犯了国企所有者的权益,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因而触犯了刑律,他们应该为此受到法律的惩处。

    国企改制、重组、破产对于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意义。少数国有企业的当家人把企业的重组看成敛取钱财、私分国有资产的大好“契机”,巧立名目为自己和利益群体牟取好处,并将这种违纪甚至违法的行为称为“打擦边球”。由于部分国企在改制、重组的过程中存在着审计方面的漏洞,致使有些企业的内部监督机制也因为“利益均沾”而失效,国有资产流失的危险大大增加了,不排除极少数人钻了制度和法律的空子,由国企的当家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富翁”,而国有企业却被挖成了空壳。如果对这样的“擦边球”视而不见,国有企业的改制就会沦为少数人的原始资本积累。

    要想遏止私分国有资产的歪风,一是要强化企业外部监督,二是要加强对重点企业的审计工作,三是对业已发生的犯罪行为要予以追诉。而东城住开公司这起案件的判决也提醒了国企当家人,无论“擦边球”打得多么隐蔽,早晚也会被裁判逮着,那种“瞅准空子捞一把”的念头还是早早打消为好。(文/蔡方华)

    成为洗钱工具并非保险过错

    单位掏钱,为职工集体购买商业养老保险,本来是件为职工谋福利的好事。但是,个别企业领导却以买保险为由,花掉巨额资金,发票入账后再拿着保险单去找保险公司退掉保险,取回资金,挪为他用,使保险变成洗钱的工具。对于这种现象,保险公司是什么态度呢?

    “我们当然不希望客户退保了。”一位保险公司团险部负责人表示,企业在保险公司购买的险种多为养老保险,也叫企业年金。由于单位购买的保险一般期限长、金额巨大,有的趸交即一次性交纳的保费高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保险期限也多为几十年,一旦客户在一年之后退保,将严重影响保险公司的资金使用计划。“但我们无法阻止客户退保,因为投保人有退保的权利。”但为限制退保,保险公司一般会收取4%-6%不等的名为“计划中止费”的退保手续费。

    还有的保险公司在内部规定:任何团体年金在一年之内都不得退保。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精算研究院院长李晓林表示,洗钱并非保险的过错,防范企业挪用国有资产的关键应该规范企业自身的财务、审计、决策制度,而不在保险公司这边。但尽管如此,由于在1995、1996年前后,企业利用保险转移资金的案例较多,保监会在1999年左右下发了一系列文件,作出了团体年金险必须以支票退保,除了离开原单位以外,不得退现金给个人等特殊规定,同时监管部门还定期检测团体险的退保情况。因此,近几年,企业巨资购买保险然后退保的现象已经很少发生。(文/张艳丽)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