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银监会新年念“紧箍咒”:警惕券商融资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

    生机重现却频添险阻。
  2004年1月8日,当券商们仍沉浸于证券融资大门稍稍开启的喜悦时,中国银监会紧急召集各大银行,赴京参加内部会议。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会上,银监会有关高层下令银行收缩券商的融资贷款业务,此外,还要彻底清查各行对券商提供融资服务的真实情况。
  这对于本已十分匮乏,急需资金“止渴”的券商而言,无疑是当头一棒。
  此时,距离中国证监会最新发布《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行办法》券商融资新政仅隔28天,而与《证券公司债券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只有147天之遥。融资紧缩
  “现在,给券商贷款业务控制十分紧,有些都不让做了,”交通银行总行机构处某工作人员这样表示,“‘上面’(银监会)的意思是得先暂停一下。”
  不仅如此,深圳发展银行等数家银行都接到了来自“上面”的指示。虽然“上面”只是做了“原则性”的友善提醒,“希望商业银行在面对券商贷款时,一定保持清醒头脑,谨慎、谨慎再谨慎”,但在他们听来却无异于“紧箍咒”,各行开始加紧收缩券商融资业务,并且开展由上(总行)而下(分行、支行)的自查工作。
  交通银行这位工作人员表示:“这段时间,券商的股票质押贷款是不好做了,而短期同业拆借业务也是每一笔盯得很紧,并且每笔短拆都要报总行备案。”原来银行与券商间的同业拆借业务由分行层面直接操作,不需要上报总行。
  深圳发展银行上海分行加快了自查工作。据悉,日前,深发展上海分行对各支行下发了一份红头文件,“要求各支行上报每家券商的同业拆借授信额度及券商为他人贷款作担保的情况”。
  “银监会开始担心银行陷入券商的风险旋涡到底有多深。此前,似乎银监会也不十分清楚各行与券商融资合作的真实情况。”某资深人士表示。
  据悉,银监会在此次会议上透露的意图,除了友善提醒外,就是要彻底检查银行与券商的融资合作的真面目。
  银行与券商间的融资途径有五类:同业市场拆借、股票质押、券商做担保人、国债回购、场外一天头寸拆借。
  前四种属于正常的业务范围,而带有非法融资性质的“场外一天头寸拆借”正是银监会此次清查的重点。
  上述资深人士介绍,“场外一天头寸拆借”是指在同业拆借市场之外,由银行私下借给券商一笔资金,这笔资金必须当天或者第二天归还。
  一些不具备进入同业拆借市场资格的券商常常会使用这种办法以“T+0”或“T+1”形式来获得违规短期融资。
  “券商胆子大,我们也跟着胆大。”一位经手过“场外一天头寸拆借”业务的银行工作人员表示,“不过,在银监会没有检查完之前,谁也不敢再碰这业务。”
  其实,除了银监会,某些信誉好、管理强的银行也对券商的资质产生信任危机。
  据了解,某上市银行总行已悄悄对券商全行业展开整体摸底调研行动,通过获取内部数据,来看看券商的经营、财务质量到底如何。并且,该行会按照此次调研的结果,重新调整对每家券商的融资政策与授信额度。
  “很明显,降低券商的评级、减少授信额度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向上调。”交通银行总行同业处的于总表示。
  实际上,银行每年都要对券商的授信金额予以复审,因此每年都可以得到券商最近年度的审计报告,也许银行对此已不再相信,银行需要看到更真实的券商面貌。殃及池鱼
  “我们已感到一些资金的压力,”不少券商资金部人员告诉记者,“怪不得近期在同业拆借市场要资金比较紧张,当我们缺资金时,银行总是不配合我们。”
  1月8日,消息传出的当天,同业拆借市场信用拆借成交99.76亿元,比上个交易日减少83.93亿元;次日,1月9日,拆借成交79.30亿元,又减少了20.46亿元,而拆借平均利率则从2.1203%上升到2.1837%,增加了6.34个基点。
  而国债回购市场中,最活跃的R007品种,1月8日与9日也出现了成交量剧减70%而利率大幅上升50%的势态。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少业内人士把此次给银监会与银行业带来巨大“惊动”的原因归结为1月2日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事件。
  尽管此前,2003年10月,银监会已多次提醒银行“做券商发债担保要保持谨慎态度”,但这次银监会如此兴师动众地告诫全行业,并力图在查清券商贷款已给银行造成的损失或潜在损失之前,减少银行与券商的融资合作,正是被南方证券的真实面貌“吓了一跳”。“开始我们几乎都不相信南方证券会有这样的结果。”于总表示,“重量级券商出现致命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银行对券商全行业的信任度。”
  而原先,即使银行对券商并未曝光的财务问题有所顾忌,但为了开展业务,还是一如既往地放款。
  2002年年底,南方证券总资产288.70亿元,剔除2002年的亏损,账面净资产大约为22.93亿元,即净资产为总资产的7.94%,其中包括南方证券向银行的质押借款11.60亿,拆入资金15亿,应付款项40亿,长期借款9.66亿(数据摘自南方证券2002年资产负债表)。
  “无论券商是被行政接管,还是被撤消关闭,银行总是倒霉蛋。”于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范建军告诉记者,“问题的症结在于当券商被接管或撤消时,自然人债务即客户保证金会由中国人民银行再贷款解决,避免‘挤兑’,而银行与机构的债务将高高挂起,由新接管的机构偿还或由当地财政偿还,但何时偿还,是否会无限期挂在账上,这是个未知数。”
  银行担心的正是这难以控制的潜在坏账风险。
  范还表示,“银行应该摸底,因为目前某些证券公司乃至全行业风险很大。”
  据证监会2002年对127家券商的审计结果,审计意见不干净的占50%,其中带解释性说明的占22%,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占25%,无法表示意见的有2家,否定的有3家(详情见附表《证监会对券商的历年审计意见汇总》)。
  招商银行同业部的王小姐无奈地表示,“摸底归摸底,但究竟能否摸清楚券商真实情况,就很难说。”
  其实,对于王小姐的顾虑,多数业内人士都有感慨:券商有很大部分的委托理财或自营亏损并没有放在表内,而券商也不会主动或没有义务提供除审计报告外的资料或数据,那么,银行要找到所有券商的完整、真实的资料,的确很难。
  或许,在2004年实施《金融企业会计制度》后,券商财务真实性问题会得到较好解决。
  此外,券商的风险除了“惹恼”银监会,还引起了央行的困惑。
  几乎每家券商在证监会下令关闭或撤消后,都要找中国人民银行审批用于归还客户保证金的再贷款。
  据悉,新华证券在撤消时,央行以再贷款形式一次性拨付14.5亿元。
  “这实际上对中国人民银行的基础货币发行构成了巨大压力,”范建军认为,“不利于央行对国家货币政策的实施。”
  势不可阻
  尽管银行受到银监会的提醒,开始紧缩对券商的融资政策,但“我们还是愿意与券商保持紧密联系,并不会因此封杀所有与券商合作的机会。”于总表示。
  这种思想在业内得到广泛认可。
  银行与券商的合作,并不局限于融资借款,还有许多创新业务值得探讨与合作。
  据悉,除了银证通业务外,证监会刚批准券商集合理财业务,得到了各银行的关注与推崇。
  广东发展银行、民生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多家银行已开始“跑马圈地”,与券商寻求这方面的合作,力图以此业务吸引、巩固自己的客户。
  浦东发展银行总行陈经理告诉记者:“我们正与券商深入探讨资产证券化、现金流产品等新业务,希望能加深互相的合作。”
  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贺强教授认为:“应该用动态、发展的眼光看待券商与银行之间的问题。银行应在全面了解证券业的基础上,对不同质量的券商要区别对待,贷款前深入考察券商资信、把住关。”
  业内人士认为,银监会此次“提醒”与检查,不会造成类似2001年的股灾——当时违规入市的银行资金是股市的主力军,而现在,阳光基金正挥舞着大旗“器宇轩昂”地走过证券市场的每一角落。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