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450亿美元注资要怎么用? 四大银行股改进行时

北京娱乐信报

  随着施罗德、基辛格、鲁宾等重量级后援团的相继出手,建行的IPO“选美大赛”愈发激烈,而两大行上市的温度亦是节节攀升。2004年,势不可挡地成为中国金融改革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与其说是两大行的上市倒计时,倒不如说是国有银行的股改进行时。实打实的450亿美元外汇储备,让两大国有银行迈过了及格线。透过这个金融界史无前例的举措,我们看到的
不仅仅是上市这个写意的轮廓,而是中国金融改革的坚定决心。

    保荐人“选美”竞赛

    农历正月初八,建行总行大楼16层的股改办公室里,刚刚结束了春节长达七天的漫长假期后,工作人员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工作,挑选上市保荐人的工作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根据以往的经验,国有企业从改制到上市一般需要两年的时间,不过一心要赶在今年年底前上市的建行,最近有消息称,已经选定了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海外上市的保荐人。不过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按照一位内部人士的说法,此事几乎成为建行的最高机密:“如果这时候讲出去,就等于递交了辞职报告。”而竞争上市顾问的国际投行——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和汇丰银行也均拒绝置评。

    按照国有大型企业股改上市的惯例,至少在选定的投行中要包括国内和国际的机构,而中外合资机构也很有可能参与。如果有中外合资机构参与,几乎可以肯定,惟一的选择就是中金公司。

    由于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中国国际金融公司CICC的中标几乎成为了业界的共识。该投资银行是建行和摩根士丹利的合资企业。由于摩根士丹利和建行的关系,它将是竞争中的领先者。了解上述情况的人士说,花旗集团和汇丰银行曾表示,建行需要一名拥有零售银行业务特许权的顾问,以帮助它重组分散的业务。那么,在零售业务领域遥遥领先的花旗胜出的概率又增加了几分。    

    去年12月下旬,建行经过挑选,邀请了几家投行正式竞标其IPO承销商资格。若建行按照预期出售25%股份,从而筹得约50亿美元,将可能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新股发行。而中标的投行则可能分享约1.75亿美元的顾问费。在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眼中,这绝非中标的惟一好处:“各投行对国有银行IPO感到十分兴奋,如果能协助这些资产处置复杂的银行上市,有利于提高在业界的声誉,随之获得更多业务。”

    由此也不难理解,德国总理施罗德亲笔写信给温家宝总理,为德意志银行争取保荐人资格;以及摩根大通请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出山、花旗集团派美国前财政部长鲁宾前往游说的用意。

    “国有银行上市选择投行除了要遵循市场规则招投标,还不可避免的要考虑到政治因素。”赵锡军说。建行新闻发言人表示,选择保荐人的结果将在本月对外公布。

    450亿美元注资怎么用?

在2004年内地到香港上市企业名单中,中国建设银行已经赫然在列。而中国银行行长肖钢上周对外透露该行上市的时间表定在2005年。在国有四大银行中,谁首先上市就意味着谁能够最先解决历史的遗留问题,融到更多的资金,改变整个银行的运行机制。而竞争力的大大增强,将会在未来竞争中处于有利的地位。

    对于最先成为国有银行改革试点的建行和中行来说,已经在起跑中抢得了先机。由于国家以外汇储备向国有银行注资在国际金融史上前所未有,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中行和建行各获得的225亿美元注资的去向。而为管理好这部分资产,国务院批准注册成立了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向试点银行注资,并作为出资人,督促银行落实各项改革措施,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2003年12月30日,国家补充中国银行资本金的225亿美元到账;2003年年终决算时,中国银行将原来所有者权益余额2000多亿元转为专项准备,将逐步用于核销历史遗留的不良资产。”肖钢公开表示,225亿美元不会兑换成人民币,也不会用于核销呆账。与国家外汇储备的运用一样,中国银行将运用这笔资本金的一部分购买国际上信用等级比较高的债券,在确保资金安全前提下,取得合理市场回报。

    用225亿美元补充资本金,对于建行的意义更加重大。就在股改和注资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标准普尔就将建行的评级展望从“稳定”提升为“正面”。此次注资使建行和中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达到8.01%和10.08%,达到了巴塞尔协议所规定的8%的标准。建行则是第一次迈过了资本充足率的上市门槛。由于银行上市与其他行业公司上市不同,除了要符合国内的《公司法》和《商业银行法》,同时还要达到国际监管框架《巴塞尔协议》的要求。因此一直以来资本充足率达到8%,不良资产率低于10%,被认为是国有四大商业银行上市门槛的“两率”。

    上市两道门槛

    “8%的资本充足率只是巴塞尔协议的起码要求,是上市的及格线,但最终投资者是否认可这只股票,它能不能卖个好价钱还不好说。”赵锡军在接受《盈周刊》采访时表示,美国商业银行的平均资本充足率都在10%-12%之间,远远超过巴塞尔协议的要求。“一般来说,一家银行10%的资本充足率,2%的不良资产率是安全的,投资者可以接受。”

    在通过注资达到上市标准后,为了赢得更多投资者的支持,国有商业银行还可通过发行次期债、利用税前利润加快撇账等方法来充实资本金。有消息称,建行和中行都在积极按照银监会的有关要求制定发行次级债的可行性报告。在国外,银行发行次级债券补充附属资本的做法非常普遍。而中国银行更是得天独厚的已经通过减持所持上市公司中银香港的股权来充实资本金。

    与资本充足率同样不可忽略的另一条上市标准——不良资产率,一直是困扰国有银行的难题。

    根据银监会的数据,受其监管的26.5万亿元资产中,四大行就占了14.5万亿元。而截至2003年6月末,国有独资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下降为2007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2.19%。而实际的数字据估测还要更高些。从国际银行业的风险控制基准而言,我国的工、农、中、建四大行都已在技术上破产。

    在中行和建行获得注资后,无论是银行保留的或是剥离出去的不良资产,还是已经核销了的损失类不良资产都需要大力清收。处置的方式有几种选择,一种是由现有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负责清收;另一种类似印尼处置不良资产的模式,由国家成立一个机构统一接收不良资产;还有一种是在各银行内部成立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不良资产的清收。

    虽然方式未定,但从近年来的情况可以看到,中行和建行内部都在加紧处置不良资产,并且与市场化操作越来越接近。

    记者从公开数字中了解到,截至2003年末,按照五级分类口径,中国银行集团不良授信余额为3438亿元,比上年末减少647亿元;不良比率为15.92%,比上年末下降6.45个百分点。而从2001年10月,就开始着手设计一套防控不良资产体系的建行,截至2003年10月底,累计处置的各类不良资产608亿元,回收资产358亿元;按照五级分类口径,该行不良贷款率已降至11.84%,是四大行中最低的。而建行行长张恩照最近一次在行内的讲话中透露,截至去年年底,按照五级分类口径,不良贷款率预计约为9.28%,较年初下降约为6.62个百分点。如果将可疑类贷款剥离后,五级分类的不良贷款率可下降到4%以内。

    不过四大行中最接近国际平均水平的建行还有4%的不良资产率,况且这个数字只是建行内部计算得出的,并没有经过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资本充足率与不良资产率倒挂,也就是说如果不良资产率比资本充足率还高,是让投资者非常不安的。”赵锡军不无担心地表示,尽快减小所有者权益与不良资产数的缺口的意义重大。

    改制才是重中之重

为了上市做“技术处理”,显然是投资者不愿意看到的。如果国有银行的运作机制不改变,新的不良贷款同样会再产生。

    “无论是给国有银行注资,还是促使国有银行上市,最重要的是完成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建立现代商业银行制度。”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专家易宪容这样认为。赵锡军也赞同前者的观点,在注资与股份制改造中更看重后者。1998年国家用发行30年长期国债的方式为四大国有银行补充了2700亿元资本金。设计方案时按照1997年底各行的风险资产规模,令其资本充足率达到8%的法定标准,计算了注资需求,并确定了注资方案。但是,随着四大行资产规模连年扩大,资本充足率在8%以下渐行渐远,四大行的体制改革却没有实质性进展。“股份制改造将使这两家银行从100%的国有银行变为由两个以上投资者参与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拓展了资金来源的渠道,这两家银行今后可以通过出售股票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融资,而不仅仅依靠中央财政拨款。”赵锡军补充说。

    “改制和上市,实际是两回事。我们的上市公司都是在券商辅导下改制后就进入证券市场的。然而,也正是因为上市公司在登陆证券市场前改制的水分太大,才造成了当前我国证券市场中上市公司的普遍性病态: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盈利能力低下,可持续发展能力欠缺,股东回报意识薄弱等等。”国家开发银行的陈潇瑾认为,“改制”在这里的重要性是怎样强调都不过分的。事关国计民生大计冲击力巨大的我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上市前的改制的意义非比寻常。改得好,满盘皆活,我国经济发展提速无疑;改不好,则等于给我国社会经济生活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从四大行目前的“体质”及其体制保障系统的现状看,其登陆证券市场前需要的“改制”任务是异常艰巨的。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建立起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外,易宪容特别指出以下的几个问题应该加以重视:两大行的不良资产如何才能真正清理好?如何避免逃废债的情况出现?如何使整个国有银行改革透明化、程序化,以便让潜在投资者更加了解两大行改革的进程及实况?如何出台相关配套政策,以减少这种改革对国内经济宏观及微观方面的冲击?如何在法律上先行,并把改革的成果制度化?如何借这次改革完全理清政府与国有银行之间的关系并用法律的方式让其制度化?如何处理好党管干部问题等。这些问题不解决,国有银行改革仍然不易。

    央行在完成对两大银行的注资后也表示,股改的核心是要把两家银行办成真正的商业银行。而加快深化内部改革,建立良好公司治理结构,转换经营机制,是这次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造的关键。国务院要求在改革过程中,试点银行必须建立规范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制度,引进国内外战略投资者,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

    整体上市还是分拆上市﹖

    从建行、中行提交的股改上市方案中看,整体上市是统一的大方向。中行行长肖钢上周还公开表示,整体上市符合国际潮流,上市后透明度更高,可最大限度减少分拆上市可能存在的关联交易。上市的前提是做好银行内部重组和改革,在这些工作做好之前,中行不会匆忙上市。

    而目前学界的主流观点也倾向于整体上市。原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从国际银行业改革的趋势来看,从小到大的银行重组是国际银行业改革的基本潮流,因此,如果四大行改革采取分立式重组是与国际潮流相悖的,是削弱了与国外银行竞争的实力。二是四大行担负着支持国家经济发展和维护经济稳定的社会责任,如果分立式重组与对外开放一定会增加国内经济的不稳定等。正如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姜建清所言,中国工商银行整体上市,保住工行5万亿资产规模盘子,“有利于培植国家核心竞争力”。

    不过这种高度统一的思想,在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姜建清的一套“分拆上市”方案向国务院高层及国有商业银行领导负责人专门汇报后被打破了。据透露,姜的思路也得到中央的认可——四大银行上市可以“一行一策”,分立式重组也成为四大国有银行改革的重要方式。

    “以我个人观点,国有企业上市,怎样方便怎样操作。”赵锡军分析,如果采取分立式重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分拆上市,很可能效法电信企业按照业务分拆,按地域分拆的可能性则比较小。“中行、建行打算成立由国家控股的集团公司,并在此基础上成立股份公司上市。股份公司将把不良债权一次性剥离给集团公司,使股份公司的不良贷款率降到6%以下,达到上市的质量标准。”但这种方式却是最令赵锡军担心的,“极易出现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财务、人员分不清、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的情况。而且银行行政色彩浓厚,上市公司与母公司尽管法人地位平等,但行政地位不平等,也会出现集团公司对上市公司的干预。因此要按国际惯例以商业化手段操作。”

    姜建清的特立独行也得到了一部分学者的支持。易宪容就是分立式重组的典型代表。“四大国有银行改革分三步走:即先按国有独资银行模式进行公司制改造,然后引进战略投资者及其他股东变成股份制银行,最后再上市的思路能否成功是十分值得怀疑。”他坚持认为,四大国有银行上市,分立式重组可能是最有效率最易操作的方式。

    按照易宪容的观点,企业规模的大小并不会成为企业改制和发展的瓶颈。事实上,在中国的国有企业中,扩张性重组的失败率特别高,相反,分立式重组却具有蓬勃生命力。“为了完成整个四大行的分立式重组,可以先让四大行总行改制为金融控股公司,然后根据业务、资产、机构等情况来组成资产结构各异的股份制公司,并且让一些资产质量高、经济效益好的股份制公司向社会公众增发股票上市。四大行的金融控股公司可以通过多种途径来调整。”

    一位接近决策层的人士告诉记者,国务院刚刚批准但尚未公布对中国工商银行的注资决定。据介绍,这次注资计划仍将采取直接动用国家外汇储备的形式,而工行获得的注资金额将超过前两家银行中任意一家,有400亿美元之多。而对于另一家国有商业银行——中国农业银行,这位人士分析,由于不良资产率一直徘徊在30%以上,改革的难度较大,不过在WTO保护期结束前,即2006年底,肯定会拿出一套解决方案。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