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李东生领衔:国企经营者完美变身亿万富豪群

21世纪经济报道

  一个新的亿万富豪李东生在中国浮出水面。而且,这次浮出水面的新富豪并非仅是李一个,而是一群!

    TCL集团整体上市,这不仅仅是一个财富的符号,更重要的是,它标志着,一群原先在国企中打拼的人,以自已的智慧,和可以昭示于天下的路径,成为中国另类的富豪团队。 

    李东生及其团队是富豪吗?这原来是个谜。

    李东生及其团队是拥有多少个人资产的富豪?这原来更是个谜。

    然而,随着TCL集团的整体上市,这个谜终于解开了。

    谜团被解于李东生及其团队所持有的集团股票———这个TCL集团原来的绝对秘密。招股说明书上明示,李东生拥有集团144,521,730股股份,占“本公司发行前股本总额9.08%”。若按每股发行价4.26元计算,李的个人资产已经达到了6.16亿元,要是算上新股上市平均38%的涨幅,李的身家更将一跃达到8.50亿元。 

    一个新的亿万富豪,在中国浮出水面。而且,这次浮出水面的新富豪并非李东生一个,而是一群!

    紧随李东生后的,还有数位亿万富翁杨利、袁信成、郑传烈、吕忠丽,以及数百位百万富翁黎健生、吴士宏、吴柯、胡秋生、高孝先等。

    TCL集团整体上市,这不仅仅是一个财富的符号,更重要的是,它标志着,一群原先在国企中打拼的人,以自已的智慧,以及可以昭示于天下的路径,成为中国另类的富豪团队。 

    决心与智慧

    1月8日晚,TCL集团股票申购日的第二天,记者拨通了TCL集团董事会秘书陈华明的电话,对于上市让李东生及TCL管理层一夜暴富的说法,陈华明不以为然———“这都是根据招股说明书可以算出来的数据,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有多少股,我不想多说什么。” 

    路演一结束,李东生就马不停蹄地奔赴美国。陈华明不愿透露李此次行程的目的,只是告诉记者,1月5日、6日路演后情况非常好,今天已经冻结了不少资金。

    1月13日,TCL将公布申购的中签结果,这将代表TCL通讯换股的正式完成。而换股发行的新股将与TCL集团公开发行的新股申请同时挂牌交易。在公开发行完成后,TCL集团要向交易所提出申请,由于深交所1月19日即开始休市,TCL集团上市“最早也要在春节以后”。 

    1997年下半年的某一天或任何一天,李东生不可能想到他会成就7年后的今天———坐拥数亿资产。

    当时,取代退休的张济时出任TCL董事长兼总经理才一年余的李东生,在深思如何在这个20世纪80年代初成长起来的新型国企中,改变100%国有控股的现状,实现产权制度的改革,为企业的持续发展增加动力。深思的结果是:改制,势在必行! 

    李东生及其团队几乎是豪赌:以企业的增量资产作为管理层股权激励的指标,这不仅在全国独一无二,也具有极大的危险。他与市政府签订了为期5年的授权经营协议:核定当时TCL的净资产为3亿多元,每年企业净资产回报率不得低于10%。如增长在10%-25%,管理层可获得其中的15%;增长25%-40%,管理层可得其中的30%;增长40%以上,管理层可得其中的45%。作为第一责任人,李需交50万元风险抵押金。李现金不够,只好把自己和父亲的房子也做了抵押——不成功,便成仁! 

    5年后,李东生交出了一张大家都难以想象的答卷:5年来TCL的国有资产增长了2倍多。地方政府除每年分红1亿多元外,享受的税收从1亿增加到7亿多(2001年TCL完税近11亿元,其中惠州当地实现7亿多)。与其同步增长的是,通过增量的分配及股权认购(1999年,TCL给员工发认股权证,鼓励员工持股,员工总计拿出1.3亿元认购股权),员工和管理层持股达42%,其中管理层占25%。 

    根据TCL集团的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资料,李东生及其团队,以及众多职工成为大小不等的富翁。对此,在路演中,李东生的回答是:“我个人没有那么多资产,我最大的理想是和同事们一起,把TCL做成中国最有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 

    换股上市开先河

    两年磨一剑。在路演现场,主承销商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滕威林先生不无感慨:“TCL集团上市的方案是从两年前就开始做了,前前后后光是方案就易稿20多次。” 

    TCL换股上市甫一亮相,立即受到业界极大关注,赞成者有之,而诟其病者认为,虽然在定价上(以21.15元折让)TCL充分考虑了中小股东的利益,但换股比例等并没有公告,更重要的是,中小投资者在是否愿意换股上,原则上讲是被强制的———这便极有可能损害他们的利益。 

    尽管如此,TCL换股上市还是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

    10月9日、10日,TCL通讯股价连续涨停,股价达到22.07元,超出换股价4.3%。从10月13日至11月20日,TCL通讯在获利盘的卖压下逐渐走低至21.36元,在21.15元至22.51元的区间波动。随后,TCL通讯陆续发布了债权担保承诺,商务部批准吸收合并、法人股股权转让等公告,市场的信心重新提升。同时11月下旬大市逐步回暖,TCL通讯的股价持续攀升,12月25日收盘达24.85元,高于换股价(21.15元)17.49%。

    在1月3日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中,首次公开了此次换股上市的折股比例———事实证明,这一比例是得到广大中小投资者认可的。1月6日,TCL通讯最后一个独立交易日,股票收盘价定格在27.34元上;至今也没有听说有投资者对被强制换股提出抗议的。可见TCL集团主观上、客观上均充分考虑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参与换股还是有利可图的。按24.85元的成本计算,换成TCL集团后的每股成本不过5.00元,在生产家电和移动通信产品的股票中,绝对价格并不高,15.97倍的市盈率在目前市场上也属偏低水平,而且新股上市一般都有一定溢价。此外,TCL集团通过吸收合并实现整体上市,在国内证券市场是一个创举,按照国内市场“炒先”的惯例,该股上市后将会受到追捧。因此,持有比卖出更合算。或许这就是TCL集团在换股上市前受到追捧的原因。 

    然而,TCL集团换股上市,还是存在着缺陷。这给TCL换股上市留下了遗憾。

    “TCL吸收合并方案的创新意义毋庸置疑,但如果能更严谨、科学地设计交易方案,就可克服种种缺陷,避免市场投机,引导投资者理性投资,市场影响也将更为深远。”一位资深证券分析人士如此评论。    此外,市场普遍认为,集团上市对持股的TCL管理层和职工是有利可图的。比如,通过集团上市为管理层持有的股份找到一条变现的通路,同时,发行的溢价本身会增加持股的价值,也为将来的变现找到一个好的价格,从而实现了集团股东与TCL通讯中小投资者的双赢。 

    然而,李东生对此却不以为然,“公司管理层在此次上市中没有直接受益,只有企业发展了,管理层最终才能受益,上市本身并不给管理层带来收益”。

    一场豪赌?

    撇开一切外在的因素,整体上市对TCL集团本身到底意味着什么?

    国内投行业资深人士指出:TCL集团上市把集团的所有业务和资产都放到一个上市公司中,而这些业务所处的阶段、赢利能力和发展前景各不相同,一起上市会产生一系列问题: 

    1.全部一起上市在公司定价、发行市盈率的确定上有困难,很难做出合理的定价,使市场无法对公司合理定价,而无论高估或低估对公司都不好。

    2.上市后,也会造成融资政策、股利政策等资本市场运作行为的不协调。目前赢利能力很强的手机业务本来可以以较高的市盈率上市,而一起上市市盈率会受到一些赢利能力弱、前景不好的业务的影响。    3.亏损业务没有剥离,这样降低了每股收益,降低了发行价格。其实把亏损业务剥离后,筹资规模不会减小。其实可以等到以后亏损业务有起色了,上市公司再行收购……

    国内一些投行研究资料认为,从TCL的产业状况看,集团业务涉及多媒体电子、通讯、家电、信息、电工等六大产业群,但效益最好的是手机业务。扣除TCL国际电工和TCL通讯两家上市公司持有的TCL移动股权享受的收益,TCL集团公司年收益率逐年下滑,而TCL移动手机毛利率已从2001年度的33%跌到2002年度的27%,一直下滑到2003年中期的21.08%。但TCL的一位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TCL手机今年的总利润是持平的。 

    而陈华明解释说,TCL集团近年来的支柱产业为手机、彩电,在彩电业近年来一直非常不景气的情况下,TCL集团的彩电也从来没有亏损过,最少的利润也有2.5亿,除有一年利润率是下降的外,均没有下降过,而2002年税后利润是4.5亿。而国际电工、美卡的利润率更是超过手机与彩电,“只是在集团整个业务中,所占比重不占主导地位,但将来会逐渐做大,即使是电脑,今年也将有3000万的净利润”。

    似乎是为了回应人们的各种忧虑,换股上市前后,TCL集团动作连连。TCL集团接连不断传出与飞利浦等跨国公司合作,以及收购德国施耐德等公司的消息,已非常明显表露出,TCL集团要走国际联合与国际扩张道路的图谋。 

    而2003年11月3日,宣布TCL集团上市后的1个多月后,TCL又一次把自己放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这次是TCL与法国汤姆森集团的合作协定,两个家电巨头将组建合资公司,联合生产电视和DVD影碟机。其中,汤姆森占合资公司33%的股份,TCL占67%,合并后的TCL-汤姆森电子集团公司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电视机生产厂家。 

    不难看出,TCL集团在上市后,将把彩电的国际化突破作为其新的利润增长点。走通此路,不仅可以避免反倾销的陷阱,更可避开国内价格竞争的恶性循环。

    李东生又把自己置于不成功便成仁的位置上,一场豪赌,正如他1996年与惠州市政府签订授权经营的协议一般kk如果做不好,前功尽弃。

    这场豪赌,李东生你能赢吗?

    新闻回放

    早在2003年2月17日,本报所作的《TCL集团密谋“换股”上市大小股东利益博弈能否“双赢”?》在新闻界首次对TCL集团换股上市计划进行了全面的披露,并对大小股东博弈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但旋即TCL通讯便停牌,发布公告予以否认。然而半余年后,TCL最终公布的上市方案与本报的报道基本一致。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