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东北国企改制打响第一枪 沈变被成功重组并购

中国经济时报

  2003年的最后两天里,国内最大变压器设计制造企业的名字有了一点点变化。12月30日沈阳变压器有限责任公司前面加上了“特变电工”四个字,后面改成了“集团有限公司”,在外人看来这个变化或许很小,但在业内的反响却如晴天霹雳:一是沈变正式被新疆特变电工成功重组并购;二是沈变的被重组并购,成为今年提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后,第一家真正实现改革、改制、改组的大型国企。

    沈变易旗

    12月30日,沈阳的大街小巷里到处可以看到“东北要振兴,沈阳要先行”之类的横幅和标语。市区一隅的原沈阳变压器有限责任公司里一片平静,对于老沈变来说,这一天的到来早就是预料之中、顺理成章的事了,因为此前近五年多,沈变一直就在为自己的未来找寻“婆家”。尽管有着国内变压器老大称谓的沈变从感情上并不愿意这样早早地“嫁”给别人,但在五年之中的三次选择之后,沈变终于真正改制重组,新疆特变电工成为其新的“婆家”。而早期最有可能的德国西门子终于在五年后“兵败”沈阳。

    2003年12月29日,在经过特别电工股东大会之后,新疆特变电工注资4.4亿元并购了沈变。新沈变正式挂牌。

    对于沈变而言,新的一天开始了。原沈变总经理、现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昌绪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国企机制不活使沈变这头大象走到了今天的地步,今天的并购对于沈变而言,是变脸;对于特别电工而言,双方是强强联合,特变电工因为并购了沈变,从而取代老沈变一跃而成为国内最大的变压器设计制造企业。沈变在变压器行业最先进的技术、人才优势因为机制的变化、新资本的注入而重新焕发新的活力与生机,这正是国企改制的最大需要。

    记者了解到,沈变建于1938年,是中国建厂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变压器类专业制造公司,有“中国变压器之父”美誉。同时沈变还是中国最高电压、大容量变压器类产品的制造基地和科研中心,其产品技术、工艺水平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在1993年以前,沈变在变压器行业中辉煌一时,但之后,沈变由于机制不活、经营不善等种种原因,这个变压器的国企老大开始走下坡路,据浙江省勤信资产评估公司2002年评估,沈变总资产17.7亿元,负债16亿元,负债率为93%。

    辽宁省和沈阳市政府为激活沈变,近年来开始积极运筹,努力寻找战略合作者,从1998年开始,世界500强之一的德国西门子公司就早早盯上了沈变,原沈变领导之一、现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陈健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西门子欲揽沈变入怀的愿望与行动早已路人皆知,近年来西门子专门培训了众多的沈变技术人员,对西门子来说,这不过是为今后入主沈变做铺垫而已,在他们看来,西门子并购沈变是顺理成章、志在必得之事。从沈阳地方政府的角度看,有西门子强大的品牌优势和资本做后盾,两家的重组对老沈变无疑是一次新生的好机会。但最后的事实是,由于对沈变资产评估与认可的差异性,双方的合作一直是若即若离地维持着。

    就在此时,国内另两家企业——浙江正泰和新疆特变电工也瞄上了沈变。

    西门子计划落空

    就在西门子与沈变的合作看似要成的时候,沈变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改变了主意,一场公开招标摆在了西门子、浙江正泰、新疆特变电工三个竞标企业面前。

    这一改变的起因在于政府与各方对沈变地位与国资评估各有看法。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沈变是国内最大的变压器设计制造企业,拥有500千伏变流升压变压器和正负500千伏直流换流变压器的设计制造技术,是国内两个直流换流变压器的生产制造基地之一。直接为三峡枢纽工程提供交流500千伏、84万千伏安升压变压器。而且沈变已经拥有国际同行中最新最好的生产条件和试验条件,是我国大型核电站、火电站、水电站和超高压电网所需的大型变压器的生产制造基地,在我国乃至国际电力设备制造业中占有重要地位。

    专家们认为,德国西门子在交直流电力设备制造技术方面具有国际领先地位,特别是在直流输电设备制造技术方面具有垄断地位。而如果西门子收购沈变成功,一方面意味着西门子收购沈变后很可能会对中国变压器市场形成垄断;另一方面,由于电力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工业,电力设备制造业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和安全保障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若西门子收购成功,将对我国电力设备制造业的发展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甚至会影响到我国电力设备国产化战略的实施。

    而对于沈阳市来说,如何尽早更好地激活沈变这个国企是当务之急,而激活沈变最需要的除了改变机制外,就是巨额资金的注入。据了解,到2003年,沈变的银行债务已达10亿元,再依靠银行贷款已行不通。由于我国大型机械装备通行的1∶8∶1的付款方式,再加上大型变压器的生产周期较长,要维持沈变的正常运转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

    很显然,定在2003年国庆期间的公开投标就是希望在最大程度上争取更大资本的进入,但前来参加竞标的三家企业却未必家家都愿意多出钱。在此前,西门子出的价位是2.37亿元,不含产品和应收款,浙江正泰则出资3.5亿元,包含产品和应收款。但两家在与沈变的谈判中,都表示了原有的资产评估是2002年的,要求原资产评估价分别缩水15%和10%,这对于沈变和沈阳市来说,都是不愿接受的。

    就在这时,新疆特变电工表达了并购重组的意向。

    特变电工插足

    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变压器行业的首家上市公司从1988年的一个仅12万元的小企业,在短短15年时间里发展成为总资产近60亿元的国家级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大型输变电产品的生产和国际工程承包的出口企业。

    就在近3年时间里,新疆特变电工先后成功重组并购了全国第四大变压器生产企业衡阳变压器厂、山东鲁能电缆等多家企业,成为集输变电、新能源、新材料于一身的企业。

    特变电工董事长张新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在1998年西门子与沈变开始谈时,在他眼中,沈变在输变电行业中仍是一个庞然大物式的企业,虽然两家有来往,但五年后自己成为这家输变电老大企业的收购者,这变化的确来得太快了。但换个角度看,也可以说特变电工在短期内抓住了机遇。

    “我们是2003年9月29日得到沈阳政府方面的通知,说10月2日公开投标重组并购沈变。”特变电工总会计师尤智才对本报记者说,“董事会立即决定参与这次投标,因为投标沈变意味着新疆特变电工立刻可以成为全国最大、技术最高、人才最多的输变电企业。”

    为期三天的投标中,特变电工始终以高标额排名前面,最终联合战略投资者出资4.4亿元对沈变实施重组。

    原沈变总经理、现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昌绪说,“特变竞标的成功也在于特变对沈变无形资产的认可,而西门子与正泰都不愿承担这部分价格。”记者了解到,特变电工认可了沈变的技术和商标无形资产4918万元,因而在最后的竞价中比西门子高出3000万元。

    特变电工董事长张新表示:“我们认可,是因为沈变这块输变电企业老大的牌子与市场。”

    而新沈变公司的诞生,标志着“中国变压器第一股”的特变电工自西北-西南-华南-华北-华东-东北遥相呼应的输变电中国制造格局全面形成。

    2004年元旦,新沈变里新旧的痕迹十分明显。记者看到,新的超高压厂房车间与旁边陈旧的厂房形成鲜明对比。新沈变人告诉记者,过些日子,新沈变的厂房会是统一的品牌色彩,旧厂房与设备也将进行更新。工人们说,老国企将再次焕发活力。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