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6万元划线标准引起热议 中产阶层是什么样子?

经济参考报

    近日有媒体报道,国家统计局城调总队曾发放30万份问卷,花费600多万元,历时4个多月,完成了一份抽样调查报告,把我国中产阶层首次用数字界定下来。“6万元至50万元,这是界定我国城市中等收入群体家庭年收入(以家庭平均人口三人计算)的标准。”国家统计局城调总队综合处处长程学斌说。

    按6万元的门槛计算,我国现今城市人口有4亿左右,抽样调查中年收入过6万的家庭超过5%,也就是说现在我国已经有超过2000万人处于中产阶级或以上的水平。不过,这其中大多数人都对6万元这个门槛感到困惑。“难道我们家三口每人每月挣不到2000块钱就能属于中产阶层了吗?”专家们也纷纷表示,仅仅把收入作为划分中产阶层的标准值得商榷,“中产阶层从深里说应该是一种思想状态。”

    在人们的质疑声中,国家统计局新闻处处长张英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正规统计口径中并不存在所谓“中产阶层收入项目”,国家统计局也从未公布过相关数据。

    张英香说,不排除统计小组或个人进行与国外类比研究得出相关数据,但这不代表国家统计局观点,其数据的准确性和真实性国家统计局也无法评价。记者给统计局城调总队打电话,一位自称是副队长的人士告诉记者,队里目前不知道程学斌对外说了什么,也不接受记者的直接采访。当记者提出要找程学斌时,该人士说:“程学斌最近都不在,你不要找他了。”

    6万元门槛的界定

    在媒体的报道中,引述了程学斌对这项调查的介绍:国家统计局只选择城市,放弃农村的样本调查,主要是考虑到中国中产阶层研究的特殊性,“这个群体在城市的比例和现实性远远大于农村”,这是一个“基本判断”。而对“中等收入群体”的界定则是“城市社会成员中收入丰厚的家庭群体”。根据这一界定,就可以将“收入”作为对中产阶层最主要的衡量标准,对这一群体的描述就具备了“数字化”的特性。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国际通行标准,这个“收入”指的是当年获取的能用于个人支配的各种收入,其前提不一定是合法收入。

    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表明,全球中等收入阶层人均GDP的起点和上限,分别为3470美元和8000美元。但要将这两个数据相应的转换为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指标,还牵涉到三重换算:

    首先是人均GDP和人均收入之间的换算,“这两者之间有着相应的比例关系。”根据中国社科院“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的研究,2004年我国GDP的增长为9.5%左右,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率为8.5%左右。

    第二重换算是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汇率。这种换算存在的问题是,汇率仅仅只是一个国家货币的价格水平,它代表的只是国家进出口水平和竞争的平衡点,并非真实的购买力。

    所以还有第三重最为关键的换算指标——购买力评价标准,简单地说,就是在中国同样的生活水平,换算成其他国家需要多少钱?但是对于这个最重要的指标,程学斌表示,“这个指标在我国是保密的,不能公布”。

    根据这三重换算而来的收入参考标准,我国家庭年均收入下限6.5万元,上限是18万元左右,同时考虑到我国地区间居民家庭收入差距较大,最高收入省份中的10%高收入组的收入水平是最低收入省份的2.5倍,所以,最终被界定出来的标准成为6万至50万元。

    据了解,最后确定中产阶层的收入标准还要考虑到20年的发展速度,因为“十六大”明确提出,到2020年,中等收入群体要达到相当的比例。在有效样本中,家庭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的家庭为241746户,占到全部比例的91.7%,5万元到6万元之间的家庭为8471户,6万元到7万元之间的有4747户,7万元到8万元之间的2540户。在这种情况下,程学斌说,如果把标准下限定为8万元,“那20年的发展,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比例”,但如果定成6万元,“那很多人努努力就可以看到希望了”。按照这个标准推算,2020年,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将由现在的5.04%扩大为45%。

    中产阶层尚未成形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3年底,中国人均GDP达到1090美元,国内居民的财富积累达到了消费升级的临界点。消费结构改变,教育、医疗、旅游、电信、信息和家庭娱乐商品等更新换代产品,在消费支出中增速较快。对实物型消费比重在减少,对精神文化、餐饮、旅游的消费在增加。

    在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等城市,居民消费已由实物消费为主走上实物消费与服务消费并重的轨道。这意味着本世纪初的10年到20年间,这些大城市将迎来中产阶层形成的重要时期。预计今年我国将有13%的城市家庭步入中产阶层,到201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5%,即2005年将有2450万户达到中产阶层家庭,2010年将有5700万户。从人口规模增长速度来看,相应的中产阶层人数将达到7300万人和1.7亿人。

    此外,北京市统计局所做的截至去年年底的个人收入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抽样3000份,其中有60%中等收入人群,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为13083.6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宛丽认为,现阶段中国社会中的“中产阶层”具有6个特点,即在社会消费及生活方式上,讲究独特品味,唯西方文化格调马首是瞻;开始形成特有的私生活领域的行为规范及交往准则,以不同程度的个性化行为抗衡传统价值评价,张扬个性;关注自我的社会形象,追求社会成就,并具有一定的“精英化”、“贵族化”心态;身心紧张,精神压力大,存在较强的“地位焦虑”;关心并一定程度地投身社会公益事物;对社会政治生活淡漠,热心社会经济改革,行为上既求稳、务实,又积极进取。

    总结了这6个特点后,张宛丽表示,中国社会“中产阶层”现在还仅仅是在某些方面与西方中产阶级特徵有些类似,仅仅是种“雏形”而已。

    中产阶层是一种思想状态

    “我不同意简单用收入来衡量什么才是中产阶层,”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承耀对记者说,“中产阶层从深里说应该是一种思想状态。”

    什么是中产阶层?张承耀认为,一般来说应是“比较富裕的、中等生活水平”这一概念。这就要讨论三个问题:一是什么样的生活水平就算是比较富裕,从而达到“中等阶层”了;二是能不能用收入来衡量;三是收入多少能算得上“中等收入”。

    关于生活水平问题,张承耀认为,中国总的进化趋势是从“温饱”到“小康”。所谓“温饱”是指“衣”与“食”的问题基本解决了;所谓“小康”是指“住”与“行”的问题基本解决了;那所谓“中产阶层”就是指“衣食住行”都解决后,还有能力考虑提高生活质量,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能力从事学习、旅游、健身、投资与发展。因此,张承耀把“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定义为“有能力追求提高生活质量”。

    第二个问题是能不能把收入当成最重要的指标。张承耀认为,收入不能等于支出,更不能完全等于生活水平。一方面,汇率高低影响着收入水平的国际比较;另一方面,生活消费品的物价水平直接影响消费档次和实际内容。西方发达国家工资水平高,但一些物品的物价水平也高,两个因素相互抵消,实物消费水平比如住房面积可能和我们的一些地方相差不多。但在另一些项目中则反差很大,比如汽车,就是国内也很不平衡。再以房价为例,普通城市一、两千元一平方米,北京、上海动辄上万元一平方米。因为北京的房子不仅仅是卖给北京居民的,而是面向全国的。结果导致,大城市里居民的住房水平并不一定比小城市强。

    再就是收入具体数量上的判定问题。“6万元到50万元这个区间太大了,6万元的实力比50万元相差一个数量级!”张承耀说。

    那中产阶层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呢?这在物化的指标和社会意义的评价之间,不同的视角甚至可以得出差异相当大的结论。但在社会学者和经济学家的研究中,普遍认为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中产阶层实际上是一种思想状态,而不是经济状态,或者说,起码不是一种单纯的经济状态。地位声望、教养职业、经济收入、社会交往,这些统统都是不能回避的指标。“如果过分关注收入,可能会丢失人生最本质的东西。”张承耀说。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