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中国民企家族经营占八成 “富二代”难续辉煌

法制晚报

    300万家民营企业家族经营占八成,然而第一代创业者廉颇老矣。专家指出——“富二代”难挑守业重担。

    虽然浙江均瑶集团的新领导层一再表示,王均瑶的遗产继承人是“家属以及子女”,而不是只由长子继承,但这个结果丝毫不会影响还只是一个初中生的王瀚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富豪。

    作为刚刚病逝的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的长子,和李兆会一样,王瀚在被人们慨叹“命好”的同时,不可能不接受外界质疑的目光:王均瑶的这位接班人有没有能力接好父亲的班,带领均瑶集团继续其辉煌?在中国,以如此年龄就要背负起不相称压力的并非王瀚一人。

    统计资料显示,中国现有的300多万家民营企业中,家族企业占了80%以上。为数众多的家族企业在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后,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选择:做强抑或做衰。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正随着市场竞争日趋国际化而逐渐老去,目前,家族企业正处于两代人财富、权力的交接过程,而传承与转型也是家族企业成长进程中最脆弱的“关口”。

    在外人看来,那些巨资撑腰的“富二代”们俨然是十足的成功者,而在“富二代”们看来,由于财富并非自己亲手创造,因此,在享受财富的同时面对的还有压力。是将压力转为动力,还是在压力中崩溃,成为“富二代”们能否走向成功的分野。

     财富和权力代际交接 民企创始人开始传位第二代

    民企上演换帅大戏 二代少管家淡化家族色彩

    【观点】

    家族企业八成传不到第三代,“富二代”难续父辈辉煌

    中国有多少“富二代”?据全球最大投资银行之一——美林集团统计,大陆仅千万富翁就已接近24万,而所有民营企业中家族企业占了八成,如果按正常传承,有资格成为百万乃至千万富翁的“富二代”们数不胜数。

    创业易守业难,据美国布鲁克林家族企业学院研究,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8%未能传到第三代,只有3%的家族企业在第四代及以后还在经营。美国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研究结果也差不多:所有家族企业中,只有15%的企业能延续三代以上。专家还指出,具体到中国,情况更糟,三代可能要改为两代。

    一位家族企业研究专家认为,在中国,第一代创富者具有累积财富的基本要素及个人奋斗动力,即使偶然挥霍也具有自然的道德反省能力,以维护来之不易的财富。而“富二代”由于与创富者生活环境完全不同,尤其是创富者往往给予了他们远超社会常规的优越生活条件,塑造出一代自我优越感极突出的孩子,这样的孩子的能力、魄力与见识足以担当继富重任吗?回答多是否定的。基于此,富豪们需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大陆著名“富二代”

    创业者 继承人 关系 现职位

    鲁冠球 鲁鼎伟 父子 万象集团总经理

    刘永好 刘畅 父女 民生银行和金鹰基金股东

    左宗申 左颖 父女  ST宗动第一大股东

    李兆会:父亲的财富对我只有压力

    因为父亲李海仓意外身故,年仅23岁的李兆会不得不结束在澳大利亚的学业赶回来接班,出任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时过一年,这位年轻的“富二代”至今没有感受到作为企业掌门人的那份成就与自豪感,取而代之的是如履薄冰的谨慎。

    “从不会抽烟到现在天天烟不离手,一年多来,李总越来越沉默了。”李兆会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这样描述他眼中的年轻老总:经常独自一人坐在宽大的写字台后,嘴里叼着根烟,一脸深沉。的确,数十亿元的资产和上万人的生计全部压在这副尚显稚嫩的肩膀上,李兆会的压力非外人所能体会,他说:“父亲的财富对我来说没有快乐,只有压力。”

    目前,操持海鑫集团日常运作的还有辛存海、李天虎、李天仓、李满仓等10余位李海仓的旧臣,这些“托孤大臣” 正把李兆会“扶上马,送一程”。不过,李兆会自己也不清楚这一程得送到什么地步。

    茅忠群:重组管理团队亲戚一个不要

    和李兆会有几分相似,浙江方太集团的茅忠群亦是在父亲召唤下放弃学业,回到公司继承父亲的衣钵,掌门方太。

    和李兆会不同的是,由于有父亲茅理翔的鼎力支持,茅忠群接收方太的过程颇为顺利。上任之初,茅忠群在答应父亲任方太公司总经理时,作为条件,提出了成立新公司的要求,新公司不用父亲原公司的员工,而是重新搭建自己的管理团队,独立运作经理层。

    目前,方太集团除董事长、总经理由茅氏父子担任外,其余中高层管理者没有一个家族成员或亲戚,都是外聘人员。茅忠群也在对方太进行一系列变革的同时,确立了自己在企业中的地位。

    尹喜地:志不在此老父“只好由他”

    李兆会、茅忠群作为走上前台的“富二代”代表,即使这种职业与自己的真正兴趣、追求产生了冲突,面对家族的事业,他们都选择了担起父辈交付的重任,尽管也许这并非心中所愿。对那些尚未真正走上前台的“富二代”们,这种选择也将不可避免。

    重庆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已经66岁,在谈及下一代的接班问题时,他却显得颇为无奈。目前,其子尹喜地出任了力帆足球俱乐部董事长一职,女儿正在国外求学。

    尽管儿子已经接班,但在有关力帆足球队的新闻中,人们看到、听到的还是这位老者的身影、声音。尹明善笑称:“ 我有一儿一女,女儿还小,正在念书,儿子已在企业里给我帮忙,但他对经营企业的兴趣并不那么浓厚,不像我是个工作狂,他并不想当什么董事长,也只好由他了。”

  花絮:防儿孙不成器,设“败家子基金”

    为了自家企业能够长远发展,第一代富豪们可谓费尽心机,用心良苦,甚至不得不为有可能出现的不利结果早作打算。

    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出身修鞋匠,在全国民营企业中,南存辉首开先河,倡议设立“败家子基金”,股东子女“若是成器的,可以由董事会聘请到正泰集团工作;若不成器,是败家子,我们原始股东会成立一个基金,请专家管理,由基金来养那些败家子”,目的就是防止正泰集团高管子女将来接替父辈经营正泰时,也按股份多少而不是按能力高低来排定“座次” ,由此导致家族式管理,而使正泰在儿孙手中败落。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