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 规 查 询 培 训 信 息 征 订 信 息 您 的 留 言 企 业 家 沙 龙
 
       企业家沙龙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精品栏目:::::
 
新闻快递 政策动态
财经热点 最新政策
预测分析 财经言论
 
实时查询:::::
 
股市行情:::::   

 

 

 

   

  :::财经法规网>>>财经热点:::

 

访美驻华大使馆官员:美何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

中华工商时报

    美何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 专访美国驻华大使馆公使衔经济参赞王晓岷

    出生在菲律宾、13岁时便移民到美国的王晓岷(R ob e r ts.W an g)喜欢毫不掩饰地表明他的立场和观点。在将近一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一直试图向记者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入世三年,中国的市场特别是服务业市场还不够开放;中国市场的开放不仅有利于美国企业,而且对提高整个中国经济的效率也大有裨益。

    市场开放会提高经济效率

    《中华工商时报》:12月10日,中国入世将满三年,届时,中国大部分产业的保护过渡措施将到期。您认为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是不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王晓岷:从更广的角度来说,中国政府在加入WTO时所做的承诺其实并不是那么大,譬如说它只承诺打开四分之一或一半的市场。像保险业,中国现在还要求只有和中国企业合资才能进入中国市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壁垒,因为很多美国、欧洲或日本公司,他们不想和中国公司合资,他们希望百分之百地控制自己的企业。

    所以中国在加入W TO时并没有承诺把整个市场打开,而只是把它的部分市场打开,这部分市场打开后,当然会对中国企业特别是那些竞争力比较差的企业有一些影响,但影响并不是那么大。总的来说,中国企业是可以竞争的。

    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些市场打开后,可能对中国的个别企业会有一些打击,但从整个中国经济的角度来说,这对提高中国经济的的效率是有好处的。

    《中华工商时报》:在您看来,中国的企业是不是已经具备了国际竞争力?

    王晓岷:总的来说,中国很多企业应该是好的。特别是在制造业方面,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比美国和日本的都要高,因为中国各方面的条件譬如说劳工费用等等十分具有竞争力。但在服务业方面,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比较差,不管是保险、银行、会计还是法律事务所,有时候高科技公司的竞争力也比较低。美国和其它国家希望中国在下轮谈判中能够把服务业的市场打开的更大一些。

  何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

    《中华工商时报》:现在有不少国家都已经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了,为什么美国还不承认?

    王晓岷:很简单,如果从技术的角度来说,中国经济受政府的影响或者说受政府的干预还很大。象中国的四大银行都是国有银行,他们在贷款方面就要考虑政府的看法。

    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在整个市场运作中的作用还非常地大,不管是直接地还是间接地。虽然有时候我们不能说中国政府每一次都干预市场,但它能够而且有时候确实是在干预。譬如这一次经济过热,它就能采取一些行政手段,这明显地表明了中国政府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比任何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还是大的多。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相信中国不能说完全不是市场经济,但离真正的市场经济还有一定的距离。

    《中华工商时报》:那么,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美国会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王晓岷:这完全要看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进度。譬如四大国有银行,如果他们慢慢地从政府控制的银行转到上市的银行,然后再慢慢转成独立经营的银行,慢慢减少政府干预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就会考虑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要求。

  龙永图没有错

    《中华工商时报》: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的很多企业和学者都在批评龙永图,说他在和美国谈判时最大的失误就是在“市场经济地位和“特殊保障措施这两个问题上做了不该做的让步,您怎样看他们的批评?

    王晓岷:我觉得龙永图没有错。因为任何谈判都要妥协,都要有给(give)有拿(take),给和拿差不多应该是平衡的,你不能所有的都要,那些批评龙永图的人只看到了“给”而没有看到“拿”。总的来说,中国搭上W TO这辆车子后,得到的好处其实太多了,远远比它失去的多。

    另一方面,我想说的是,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中国加入W TO后,虽然打开了一些市场,但总的来说,它的市场还是关着的,很多东西不能进来,像服务业。制造业方面可以进来很多东西,可是中国在制造业方面的竞争力很强,它竞争力不强的地方还是有很多壁垒。像信息、电讯方面,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大公司都进不来,假如让美国的电讯公司完全能够自由地进入到中国市场来,我相信中国电信和联通根本就不是它们的竞争对手。再譬如,美国的关税平均是3%,中国的关税即使是加入W TO五年后也还是10%,但就是这样,我们还是认为,中国只要能做到它在加入W TO时所做的承诺,我们就暂时满意了。

    《中华工商时报》:在中国履行世贸组织协议的问题上,美国人的抱怨最多,这是为什么?

    王晓岷:我想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美国人喜欢有问题就提出,譬如美国的私人企业向政府诉苦的时候,或者美国政府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我们总是很直接地向中国政府提出我们的看法,我们的做法和日本人和欧洲人不太一样。所以,从媒体的角度来看,好像是美国人的怨言比较多。另外,我想坦白地说,美国最近的经济正处在过渡时期,工业慢慢减少,服务业逐渐增多,美国国内遇到很多问题。在这样的时期,美国政府比较坦白地、公开地提出和中国贸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中国政府离入世有多远

    《中华工商时报》:中国入世已经三年了,您认为入世给中国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晓岷:入世给中国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可以从这三年来中国的对外贸易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数据上体现出来。中国加入W TO后,对外贸易每年都以30%到40%的速度增长,在吸引外国投资方面,根据最新的消息,今年的外来投资大概要增长20%左右,外商直接投资额将达600多亿美金。

    除了贸易和投资方面的成果以外,我个人认为入世对中国最主要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经济范围里,而是慢慢影响到其它范围,譬如整个社会的政治透明度都提升了一些,政府官员的法制观念也在增强,从长远角度来说,这方面的影响更重要。

    《中华工商时报》:有一种说法这些年来在中国的政府部门、企业界和学术界非常流行,即“入世,首先是政府入世”,您怎样看中国政府这3年来的变化?

    王晓岷:总的来说,中国的政府官员在这三年来的进步是很明显的。中国虽然出台了很多法律和法规,但在执行时还有很多问题,譬如像知识产权问题,我们也知道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很不容易,它不仅影响到外国的公司而且也影响了很多中国的公司。还有就是透明度的问题,在美国和欧洲国家,政府在出台任何有关的法律法规之前,至少会留30-60天的时间征求意见,大家都很清楚在什么地方能够看到这些草案,然后在政府征求意见的时候,大家都会提出意见,政府也会考虑这些意见,而且还要开听证会。在中国,这方面虽然有点进步,但做的还很不够。像建设部出台的有些法规,影响到一些外国的在华公司,但他们在出台这些法规前根本就不征求这些公司的意见,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有必要征求这些公司的意见。

 
关 于 我 们 联 系 方 法 管 理 登 陆 版 权 声 明

Copyright © 2004 .中国常州.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 right